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皮定均与张烽

2007/7/29 15:07:45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邓晓娟]
  在我国的将军行列中,原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是一位特别受毛泽东器重的将领。1953年我军第一次授衔时,原定授予他少将军衔,但毛泽东亲自批了8个字:“定均有功,由少晋中。”于是皮定均被授予中将军衔。1976年7月,皮定均不幸飞机失事遇难,在追悼会上,毛泽东送出了他一生中最后一个悼亡花圈。
  
  皮定均在战场上勇猛无敌,他与夫人张烽奇特的恋爱与婚姻故事,说明他不仅是战场猛将,也是位情场敢作敢为、忠贞不二的闯将……
  
  他对县长说:“我给你个任务,把这姑娘介绍给我做老婆!”
  
  抗日战争爆发后,皮定均担任了八路军一二九师特务团团长。
  
  1939年7月20日,皮定均率领特务团,雨夜急行军,出奇制胜,在涉县河南店一举消灭了300多名日本鬼子,极大鼓舞了太行山区军民抗日的信心和斗志。5天后,他与涉县县长郑晶华在县政府正商量抗日事宜,忽然听到敲门声,接着就走进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姑娘高挑个子,细眉大眼,一脸的温顺,显得淳朴又不失机灵。她向郑县长请示过工作后,轻盈地一转身就离开了。
  
  皮定均心中一根弦倏地被这陌生姑娘拨动了。他痴痴地望着姑娘的倩影,脱口就问:“郑县长,这姑娘是干什么的?”
  
  “她叫张烽,是我们县妇救会主任,很能干!”
  
  皮定均一听,居然笑嘻嘻地对郑晶华说:“我给你个任务,把这姑娘介绍给我做老婆!”
  
  郑县长听了一惊,可看到皮定均诚恳认真的模样,随即笑了。他蛮有把握地回答说:“好,我去说说看。成功了,可要请我喝酒啊!”
  
  “好说!要身上的肉,我也割!”皮定均说。
  
  郑县长找到了张烽,他照直说了。他以为,像皮定均这样年轻的名声显赫的八路军将领,哪个姑娘不喜欢呢?没想到,张烽竟一口拒绝,说:“我不想嫁人。”
  
  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郑县长没有办法,只得遗憾地去复命:“皮团长,很抱歉,我没有完成任务。”
  
  皮定均神情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随后大度地一笑说:“不同意就算啦!我的酒,你是喝不成了!”
  
  可是,皮定均心里怎么服气?他认定那个叫张烽的年轻的妇救会主任正是自己心目中的爱人。他不信追不到这个姑娘。只是战争正紧,他不得不暂把这终身大事扔到脑后,率领部队战斗在抗日的烽火硝烟之中。
  
  介绍再好的姑娘也拒不见面,一口咬定:“我就要张烽!”
  
  1942年冬季反扫荡大战后,部队休整。稍闲下来,皮定均又想起了张烽。他的一厢情愿遭到拒绝后,他反而将张烽牢牢地记在了心底。
  
  这年年底,皮定均升任五分区司令员。他没个对象,好心的领导和战友都为他着急、操心,给他张罗介绍了几个条件都不错的姑娘。可是,皮定均却犟着连面都不见。他说:“我要张烽!”
  
  分区司令部就设在涉县,可是张烽已不在县里。皮定均打听到张烽正在太行区党校学习,便寻觅起再见张烽的机会。
  
  一天,皮定均参加太行区党政军高级干部会议,见到了谢富治的爱人刘湘屏,得知刘湘屏与张烽很熟,又是张烽的领导,皮定均便把刘湘屏拉到一边,红着脸说:“刘科长,张烽你很熟吧?”
  
  刘湘屏望着皮定均点了点头说:“你明知故问吧?”
  
  皮定均的脸更红了,却还是直率地说:“求你把她介绍给我做老婆。”
  
  刘湘屏哈哈一笑,说:“果然是位猛将,敢打敢追!”她当过多年的县长,这时担任行署行政科长,做这种工作自然是拿手好戏,于是一口答应:“你是战斗英雄,哪个姑娘不爱?成人之美,我去说!”
  
  皮定均喜不自禁,抓住刘湘屏的手紧握,摇了又摇。
  
  刘湘屏很快就去找张烽做媒。她不说皮定均的大名,只说男方的条件,要带张烽去见面。张烽一听.心里早已猜了个八九分。皮定均的情况谁不知道呀?但她并不点破,只是说:“我谁也不想见。”
  
  刘湘屏还是有办法。会议期间有一场文艺晚会,刘湘屏把张烽和皮定均的座位排在一起。
  
  皮定均终于和张烽并肩坐在一起了。知情的战友望着他俩笑。张烽羞红了脸,低着头。皮定均却把头高高扬起,面带微笑。天渐渐黑下来,皮定均向张烽挪靠一点,张烽就埋头向旁边让一点。看你让到什么时候?皮定均正要再靠过去一点,刘湘屏在后面拉了拉他的衣服。他偏头一看,呀,再“进攻”,人家张烽就坐到地上去啦!他便殷勤地与张烽找话说,可张烽淡淡地三言两语就算作答,使他丧气又无奈。
  
  晚会开始以后,皮定均没一点儿心思看戏,心里想着张烽,眼睛不断地扫描她。她却正襟危坐,一副认真看戏的样子。
  
  晚会结束,张烽向刘湘屏打声招呼就走了。皮定均不免觉得扫兴。
  
  两天后,刘湘屏拿着一张纸条来找皮定均。得知是张烽写的,皮定均喜滋滋地接过。一看,却傻了眼——
  
  刘科长:
  
  我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斗争。党校有规定,不能谈恋爱。请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学生张烽
  
  皮定均那颗火热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他对刘湘屏挤出一丝苦笑,自嘲地说:“这姑娘怎么比日本鬼子还难对付啊?”
  
  刘湘屏和颜悦色地说:“老皮啊,张烽并没说不喜欢你呀!她说的有道理,党校规定不准学员谈恋爱。你放心,这事儿我负责到底。等她党校学习结束,我再做她的工作。”
  
  皮定均仿佛又看到了一线希望。
  
  1943年,皮定均准备率部队挺进豫北,开辟七分区并兼任七分区司令员。临行前,他有了新搭档——五分区新任政委徐子荣。徐子荣到任前专程去向刘伯承师长请示工作,刘伯承特别指示他:一定要帮助解决好皮定均的婚姻问题。
  
  徐子荣一到任,立即组织妇女干部为皮定均物色了几位姑娘,让皮定均挑选。皮定均还是连面都不见。徐子荣急了,问:“你究竟要什么样的人呢?这么好的姑娘你都不见,你要怎么挑呢?”
  
  皮定均也毫不含糊,说:“我就要张烽!”
  
  “张烽?”徐子荣一听,乐了:“你怎么早不开口?这个问题我负责,你放心去豫北吧!”
  
  死心塌地穷追不舍;“围堵”中的张烽终于“投降”。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徐子荣不打无把握之仗。了解清楚了张烽的情况以及与皮定均的关系后,他这才派通讯员把张烽找来他的办公室。毕竟是做政治工作的好手,徐子荣自有对策。经过一番长谈,张烽虽仍未答应,但到底松了些口,说要回家与父母商量。
  
  张烽走后,徐子荣当即写信给皮定均通报情况,要皮定均趁热打铁,赶快主动出击。然后,他又专程去拜访张烽的父母。
  
  皮定均收到徐子荣的信的当晚,便趴在煤油灯下给张烽写信。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没谈过恋爱,不懂恋爱的技巧,但在长期的军事生涯中他已深谙进退之道和时机的把握。他在信中只字不提自己对张烽的一见钟情以及倾慕之心,写的尽是豫北的山水风光和他满腔的革命热情。之后,他又托晋冀豫边区妇救会干部常子华做张烽姐姐的工作。
  
  张烽的父母对张烽说:“张烽啊,你也不小了,该考虑个人问题啦!人家皮司令是多好的人,你还犹豫什么呢?”
  
  姐姐也劝他:“你怎么这么固执?皮司令这样的人才,这样的条件你都不答应,你还要挑怎么样的呢?是不是头两回拒绝了下不了台?这回人家又给台阶,还不快答应?”
  
  一时间,张烽有种四面楚歌的感觉,似乎非嫁皮定均不可了。
  
  正在这时,张烽收到了皮定均的来信。气不打一处来。她在回信时,便把所有的不快和委屈、怨气一古脑地向皮定均发泄。她还将皮定均来信中许多错别字改正后,给退了回去。
  
  皮定均收到张烽的信时,一看她把自己的信退回,顿时泄了气。他无望地看着手中的信,突然发现张烽为他改正了错别字。他一页一页看下去,又惊喜地发现张烽的信居然藏匿在自己的信中。尽管张烽的信写得“很不友好”,但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他忍不住冲到屋外大喊大叫起来,令部属莫名其妙。他连夜写了封热情的回信。
  
  一来二去,鸿雁传书,两人开始心平气和地交流思想,皮定均还在这样的通信中提高了文化知识水平。
  
  这时,上级党组织决定从五分区选派一批年轻的干部到豫北,支援那里开辟新区的工作。徐子荣把张烽列入了选调干部的行列。张烽就这样来到了豫北,担任林县合涧区委副书记,开始与皮定均一起工作。两人的接触自然多了,了解日益加深,感情也像泉水般潺潺地从心底涌出。
  
  终于,在皮定均勇敢的忠贞不二的穷追之下,在战友和亲人们的前拉后推的“围堵”中,张烽真的对皮定均由拒绝而了解,由了解而敬慕,由敬慕而倾心,终于决定嫁给皮定均了!
  
  1943年6月底,他俩在河南省林县合涧镇举行了十分简朴但很热闹的婚礼。
  
  夫妻聚少离多,孩子相继夭折,将军忍悲杀敌,屡建奇功。
  
  在动荡不安的战争年代,皮定均和张烽难得团聚,一起生活的日子不多,但两人间的思念、牵挂、担心却把他们的感情考验得那么纯洁、炽热和坚强。
  
  1944年,他们的第一个男孩出生了。这年8月,皮定均奉命南渡黄河,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张烽必须随行。这样在战火中相伴的机会太难得了,但是他们却不得不把孩子寄养在老乡家里。谁料,1946年夏天,孩子却不幸夭折。
  
  1946年6月,国民党30万重兵包围了中原解放区。那时,张烽因有身孕行动不便,组织上让她化装成老百姓独自提前突围。历经艰险,她独自一人终于到了太行山。在一个老百姓家里,她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又一个男孩,然后把孩子寄养在老乡家里,再去寻找部队。
  
  1949年4月中旬,皮定均准备率部渡江作战时,张烽怀的第三个孩子也快降生了。他希望母子平安,并且希望这个孩子出生时,他已率部攻占了国民党的老巢南京。他接到三儿子皮国宏平安出生的消息后,在日记中写道:“……给我带来了令人兴奋的消息。……这已经是第三个儿子了,可是所有的儿子我都没有见到过。前两个因为环境的艰苦、战争的隔绝,都死在寄养的老乡家里了。这个可不能再让他死掉……”
  
  将军的心啊,谁言不软;将军的情啊,谁说不柔?
  
  一代名将猝然遇难,忠贞不渝的真爱与功勋卓著的威名百世流传。
  
  60年代,担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的皮定均主管东南沿海防务,指挥我军打了很多漂亮仗。张烽默默地工作、理家,让皮定均没有一点后顾之忧地全身心投入到国防上。连他们的独子皮国宏都从小耳濡目染,爱上了父亲保家卫国的军旅生活。在这个特殊的将军之家,生活是那么紧张,又是那么和谐,夫妻、父子、母子都相敬如宾,亲情融融,其乐融融。只是,做妻子的张烽却有时仍然像战争年代一样,担忧着皮定均和皮国宏父子的安危。
  
  1976年7月,福州军区某部在福建东山岛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海陆空三军联合演习。皮定均当时因患眼疾刚做过手术,本来军区已派出工作组前去指导,但皮定均决定亲自前往。7月7日上午,皮定均乘坐的直升飞机飞至漳浦县时,撞到58米高的灶山上,机上13人全部遇难。
  
  一代名将皮定均就这样永远告别了他的戎马生涯和一生挚爱的妻子张烽。同机遇难的还有他年仅27岁的儿子皮国宏。
  
  噩耗传来,张烽怎么也难以相信。她终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她把皮定均用过的放大镜装在胸口,那上面有皮定均的气息;她把儿子皮国宏看过一半的书抱在怀里,那上面有儿子的手印……她哭,她悲,可是她已经无法唤回丈夫和儿子的生命!
  
  带着巨大的悲痛和追思,张烽写下了字字催泪的悼念文章《忠贞不渝光明磊落——痛悼战友皮定均》发表在《人民日报》上。文中写道:
  
  “我多次去过你牺牲的地方,那里的干部、群众已把现场作了整理,在失事的崖石上镌刻了‘遇难烈士永垂不朽’……我在林间徘徊,我在山前伫立,我凝望那撞山的痕迹,禁不住如涌的泪泉、剜心的伤痛。我在心底里向群山高喊,向大海疾呼:你们父子和同志们在哪里?在哪里?然而,回答我的只是山的回响、澎湃的涛声……”
  
  一晃,皮定均将军遇难20年了。人们怀念屡建奇功的这位将军,也由衷敬佩将军夫妇的爱情。不论在战场,还是在情场,皮定均将军都是一位勇猛的说一不二的堂堂正正的伟丈夫!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