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政协“新生”田绍登坦言“压力很大”

2008/1/19 11:32:47 [稿源:湘声报] [作者:姚依农] [编辑:曾小颖]
  2008年,湖南文理学院美术系主任、常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田绍登在不惑之年,当选为五届常德市政协委员、十届省政协委员。面对荣誉,他坦言“压力很大”。
  
  “这是一种责任,一种担当。角色不断变化,责任更加重大,我对政协的了解不多,还是一年级的小学生,我要提高自身的素质和参政议政的能力,要加紧学习!”言谈之间,田绍登朴实平静,没有丝毫的造作。
  
  与平常所见的艺术家相比,田绍登没有特别的长发美髯、与常人迥异的服饰等个性化标识。不过握手时,却分明感觉到他手指头因长久握笔而生的硬茧。作为常德市书法、国画同时走向全国的第一人,圈内的朋友“甚至能听到他拔节时呼啸的声音”。在近些年若干重要中国画展览中,他以独特的艺术特色引起了美术界的关注。同行们在称道其山水画艺术品格的同时,也对他运用普通粗质白布为底本所达到的效果给予了肯定。
  
  年轻的艺术家
  
  一句“与政协结缘是缘于艺术”,道出了田绍登的心里话。
  
  2002年,全国政协为扶持国画创新发展,发现一批有潜质的、对传统国画有突破的代表性画家,培养一批国画大师,组织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在北京进行当代国画巡展。为此,湖南省委、省政府拨款150万元在北京举办湖南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为了公平公正,省政协特别委托全国政协组织专家评委先后两批来长沙评选。当时有38个人的作品参加评选,田绍登的两幅作品被挂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专家看到了田绍登的作品,就问工作人员“还有这个作者的其它作品吗?”,于是工作人员又拿出了他的几件作品。专家看后当即决定上他的作品,令专家意外的是作者竟如此年轻。
  
  2005年2月27日,湖南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隆重举行,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副主席王忠禹、张思卿、李蒙和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湖南省政协主席胡彪等领导,中国美协主席靳尚谊等大师齐齐出席。这次画展是我省美术界20年来整体实力首次集体亮相全国,田绍登与省里著名画家陈白一、朱训德等10人成为参展的画家。
  
  开展那天,贾庆林主席在田绍登的组画《桃花溪》前,驻足欣赏,当他仔细看了墙上的作者简介后,笑着说:“(作者)1968年9月出生,很年轻嘛。”陪同参观的省政协主席胡彪在旁边介绍:“这是我省这10位画家中最年轻的一位。”田绍登指着自己的作品告诉贾庆林主席:“我画的是我们的家乡桃花源,它是我心中的一个梦境,抒情,优美……”一旁的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忠禹打趣道:“桃花源里应该画美女呀!”田绍登回答机智:“美女都在房子里。”主宾闻言,一齐哈哈大笑。
  
  在谈到田绍登的作品时,中央美院博导邵大箴大有感触:“一直认为湖南画界是工笔重彩取胜,没想到年轻的田绍登笔墨功夫这么好。他的作品中意境特别美,令人神往。”
  
  还有业内的专家称,田绍登在粗质白布上作画强化了水墨的强度和质感,从而使他的作品在润泽中有质朴。材质赋予“先天”的涩感,使其避免了传统水墨画容易出现的熟腻,作品的视觉冲击力大大加强。
  
  “才子”+“苦行僧”
  
  书画创作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两种人,一种是苦行僧,一种是才子。苦行僧成功的秘诀是坚持不懈的精神,才子则靠天分干出事半功倍的业绩。而田绍登二者兼具。有着书画天赋的他没有任何家学渊源。1968年9月,他出生在汉寿县贫瘠的乡村毛家滩回维乡,在高中以前,全家6口人一直在为吃饱肚子而奋斗。20岁以前,他成为家中种田的主劳力。父亲对4个孩子唯一的希望就是:努力读书,端上一个铁饭碗吃饱饭。
  
  1985年,姐姐将辍学的田绍登接到自己任教的汉寿三中读书。一个简单的理由让年少的田绍登迷上了书法。因为他的一个同学钢笔字写得不错,常受到老师表扬。为了引起老师的注意,田绍登买了一本庞中华的钢笔字帖,短短的几个月,他的钢笔字突飞猛进,老师果然注意到了他,要他帮助刻印钢板。这小小的虚荣心确立了一个孩子未来生活的方向……在炎热夏天,他经常打着赤膊穿着短裤,挥汗如雨。“功夫不付有心人”,经过不断的努力,后来他考入怀化师专美术系。
  
  进入美术专业学习后,“巨大的幸福感马上变成了沉重的压力”,对于眼花缭乱的艺术世界,他“几乎是白纸一张”。骨子里有着一股倔强劲儿的田绍登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成为最好的学生。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途径就是“恶补”。怀化师专的美术楼4楼有一个废弃的男厕所,里面堆放着杂物。田绍登瞄上了这间屋子,因为这里的灯是通宵不熄的,他每晚可以多画几小时。
  
  “才气决定你是否有能力从事书法事业,勤奋决定你从事书法事业的希望程度。”田绍登在自己撰写的《书法散论》里这样说。
  
  艺术生命的二次绽放
  
  1989年田绍登毕业后进入常德师专(现湖南文理学院)。后来学校推广“三字教育”,他被分到数学系去搞书法教学试点。几年的教学生活,让他在艺术上趋于成熟。从“流行书风”的引领者,到“学院派”的代表人物,再到逐渐构建自己语境空间的青年书法家,田绍登一步一个脚印。但在2000年,被人寄予厚望的田绍登却突然淡出书坛,将自己的主要精力转向专攻山水国画。这种嘎然而止带来的遗憾令许多人不解,但这其实是外表温和、骨子里倔强的田绍登非常正常的一种表现:不断挑战自我,不断挖掘自我。
  
  然而此时,他的生命接受了另一种挑战。
  
  2000年11月底,湖南卫视“真心风采”栏目特邀田绍登及其他来自北京、益阳等地的书家、画家做一期“湖南名人故里行”节目,即兴在名人故里挥毫舞墨,作品由湖南卫视拍卖后捐赠给公益事业。连续几天奔波采风,身体一直不错的田绍登忽感强烈不适,检查结果是急发性乙肝爆发。来势凶猛的病情一下子将乐观的他击倒在病床上,从市第一医院到长沙湘雅医院,病危的通知书下了两次,身上一半的血液被换掉。朋友们怀着诀别的心情去看望这位年轻俊才,他却强打精神鼓励朋友们要对他抱有信心。两个多月的医院抢救,田绍登终于微笑着走出了医院大门,随后静养了一年多。
  
  这段生命经历,给了田绍登许多感悟,“终于明白,写字画画已是我生活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一种人生的追求。”“喜欢一种散淡、随意的生活方式,一种典型的文人的生活方式”,原来作品中弥漫着的张扬、躁动淡去了,宁静、空蒙、神秘成为他笔下新的意境。
  
  在生命接受死神挑战时,田绍登不仅战胜了死神,而且获得了第二次艺术生命的绽放。
  
  田绍登的人缘很好,闲暇时候,他会在酒桌上击碗吟唱,谈笑风生,全然一副闲云野鹤的派头。他还和常德市一大班子书法爱好者一起“捣鼓”了一个民间社团“清荷雅集”,把他们活动的大本营设在了当地一家有名的茶馆。2004年8月,他还专程把黄永玉请到了茶馆做客。写字,画画,喝茶,聊天,田绍登说“这是很文人的生活方式”。
  
  1月12日,田绍登将在省书画院举办个人作品展,“对自己艺术做一个小结,争取以后有更大的突破”。他的山水画由于材质的变化,触及到了变革绘画笔墨结构的问题。这是以水墨为表现语言的中国画艺术最大的课题,也是田绍登将要攀登的艺术之峰。
  
  田绍登,1967年9月生,汉寿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文理学院美术系主任、教授。新当选为十届省政协委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