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从生到死所有证件 长沙“假证村”称能全搞定

2010/4/27 9:15:17 [稿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记者 张颐佳 实习生 李青见 廖甜添] [编辑:李泽清]

警方顺藤摸瓜,赶到中心医院附近的石马村150号。在这间小屋子里查获了大量办假证的物件,并抓获了“卷裤男”。记者李丹摄

(警方顺藤摸瓜,赶到中心医院附近的石马村150号。在这间小屋子里查获了大量办假证的物件,并抓获了“卷裤男”。记者李丹 摄)

  大学生举报:毕业证、房产证、医师证、各国签证……只要客户有需要,“东南亚证件集团”就能提供80多种从生到死的证件!
  
  记者调查:2小时,一本重点本科的毕业证如期交付,称再多加钱还能上网“验证”!
  
  公安出警:一举捣毁假证窝点,抓获“假证鸳鸯”!
  
  [举报]
  
  大学附近假证泛滥

  
  “人家花点钱几小时就重点大学‘毕业’,我们花近十万读4年还不一定能顺利拿到文凭,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查处,这种‘假证现象’在大学附近很是泛滥。”王思思(化名)是中南大学铁道学院大四的学生,4月27日,她致电本报,呼吁有关部门管管“假证泛滥的校园”。
  
  王同学递给记者一叠她收到的各种办证名片。一个名为“东南亚证件集团”的名片引起了记者注意,从出生证、结婚证,到存折、学位证,这个“集团”自称“人从生到死的证件都能代办”,数数有80多种。
  
  [调查]
  
  “我们办的准生证,医生看不出来”

  
  记者以办证的名义拨打了“东南亚证件集团”名为阿平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她称自己办证水平很高,真假难辨,“我们办的准生证,医生都看不出来”。记者说希望办理一张湘潭大学法学院的毕业证,并约定半个小时后在长沙市中心医院门口拿照片。
  
  半个小时后,一个卷着裤脚的中年男子找到了记者,“卷裤男”拿了照片,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以180元的价格成交,他收取了20元的押金,并保证会尽快将证办好。
  
  两个小时后,阿平如约“交货”。记者补递了160元后,她递来一本湘大的“毕业证”,说:“这个不能上网,要能上网查询你还要多出几千块钱。”
  
  记者发现这本假证从照片钢印、烫金封面到“校长签名”等都做得像模像样,背后肯定藏着假证团伙。
  
  [追击]
  
  跟踪发现“假证村”

  
  当记者跟阿平交易完成后,另一组记者从中心医院尾随她,阿平向南走了300米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突然拐进一条小巷子,快步消失。
  
  记者注意到这个地方叫石马村,都是一些老式低矮的民房。在石马村的巷子里到处都写着办证的电话和名片,感觉像是走进了“假证村”。
  
  通过对小巷口三天的蹲守,记者发现阿平和“卷裤男”每天频繁出入巷口,来来回回手上总拿着不同的证件或照片等资料。还有一些其他的假证贩子甚至直接在巷口“交易”,偶尔也会有“放哨”的人警惕地看着记者和过往的行人。
  
  记者通过5次换人跟踪调查,终于确定了阿平的假证窝点正在石马村内,登记门牌150号。
  
  [出警]
  
  搜出上百本假证

  
  记者随后把这个窝点举报给辖区的长沙市雨花亭派出所。
  
  4月21日上午11时30分,阿平又出门和买证人交易,在长沙市中心医院门诊部前坪被事先埋伏的警察逮了个正着,从她身上搜出正待交易的“湖南大学文学院毕业证”和多份宣传资料。警察对她进行了简单的讯问后,迅速赶到了石马村150号。把正在整理假证的“卷裤男”一举擒获。
  
  公安民警从床垫下、衣柜中、抽屉里搜出了上百本假证件和宣传资料,其中包括身份证、驾照、医师资格证……甚至还有刻着“安徽省建设厅”和“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两枚公章,正在制作和还没来得及交易的各种证件铺满床铺。
  
  这对“假证鸳鸯”男的叫王旦辉,女的叫邓国荣,在雨花亭派出所,他们坦承证件是20元一张买来的,然后加工一下,一般两个小时就能做好。邓国荣说:“假证纸张的质量和颜色都比不上真证,其实很多时候都不管用。”
红网新闻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