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黄永玉下月将迎来九十华诞 《黄永玉全集》在京首发

2013/7/29 9:00:07 [稿源:红网-潇湘晨报] [作者:] [编辑:王娉娉]

  7月28日,《黄永玉全集》首发仪式在北京贵宾楼饭店举行,黄永玉在答记者问。图/记者陈勇

黄老在翻阅《黄永玉全集》。

阿诗玛创作时间:1956年

庚申年创作时间:1980年

荷创作时间:2009年

九荷之祝创作时间:2011年

  7月28日,两日阴雨之后,北京放晴。

  透过花园大厅的穹顶,明媚的阳光洒下来,在每个人的脸上“画”出斑驳的日影。

  人群之中,即将迎来九十华诞的黄永玉处在中心——他的身边,总有“粉丝”环绕。

  “为了太阳,我才来到这个世界。”黄永玉曾经如此引用巴尔蒙特的诗句。尽管曾身处逆境,但他相信不顺是短暂的,并坚持保持着自己的包容与快乐。作为从湖湘大地走出来的一位文化巨匠,黄永玉跨越两个世纪,经历新旧两个社会,横跨文学、艺术两个门类,用他的旷达、幽默、睿智,创造了一个大善大美的艺术世界。

  而在当天首发的《黄永玉全集》,亦如黄永玉所说的“太阳”,带给他、以及更多的读者,快乐与温暖。

  在出席首发式的学者看来,《黄永玉全集》记录了这个湘西“无愁河”畔走出的“浪荡汉子”所留下的鲜明而结实的足迹,呈现的是中国现当代艺术与文学的双重传奇。

  红网北京7月29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徐海瑞 陈文嘉 通讯员 谢爱友)7月28日,北京贵宾楼饭店花园大厅。身着休闲西装的黄永玉健步走进会场,迎接他的是阵阵掌声致意。这是《黄永玉全集》首发式的现场。作为当天的主角,黄永玉面带微笑,与每一位到场的嘉宾、朋友相互问候。

  《黄永玉全集》由中南传媒旗下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中宣部出版局局长郭义强,湖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许又声等领导出席了该书的首发式。

  湖南省委办公厅、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新闻出版局、湖南日报、湖南省广播电视台、中南传媒以及黄永玉家乡的领导和亲友代表约200余人参加首发式。湖南人民广播电台、腾讯文化、雅昌艺术网、红网等媒体进行了同步直播。

  《黄永玉全集》首发式由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主持。

  邬书林认为,《黄永玉全集》是湖南美术出版社继《齐白石全集》、《吴冠中全集》之后的又一鸿篇巨制。在他看来,《黄永玉全集》做到了文献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集黄老文学艺术作品之精华,是一件文献性和学术性俱佳的艺术藏品。他希望中南传媒和湖南出版界续写更多的辉煌,出版更多的优秀作品,促进中国的文化繁荣。

  许又声代表湖南省委、省政府对《黄永玉全集》的出版表示祝贺。他说,《黄永玉全集》的出版,是湖南也是全国文化界、艺术界、出版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湖湘文化又一靓丽的名片。他认为,黄老以其一生孜孜不倦的艺术创作,为源远流长的湖湘文化做了一次文学的阐释、一次艺术的弘扬。黄老的艺术创作历程,再一次为世人展示了“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的湘人气质。

  龚曙光说,作为知名的画家和作家,黄永玉既是当代中国艺术的指标人物,也是湖南文化的鲜活名片,为了把黄老创作的文学艺术作品收集好、出版好,中南传媒聘请多位专家,以传承文化的历史责任,历时3年完成了《黄永玉全集》的编辑出版工作。

  黄永玉:我这个人一眼就看透了

  各位好!我一秒钟之前都没有准备,也没有事先准备,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到刚才一点都没有想到我要上台来讲话,我也不知道我要讲什么,只好多谢我们湖南省的领导帮我出这本书,我想可能是我年纪大了,九十岁了,湖南省画画的没有比我老的了,所以就给我出这么一本书,说不出什么别的理由要为我出这么好的一本书。

  我写文章,也是“文革”以后情绪好一点,平常也是东说西说、东想西想,就这么写出来的,也不是什么成大气的东西。现在,把它集起来没有想到有这么多,我倒是感觉到,我刻木刻刻了几百张,摆在展览会一看,哎呀,我这一辈子刻了这么多木刻,因为刻木刻的问题是要铲底子,算起来铲那个底子就要花好几十年,这一点可以了,别的没有什么好讲的。

  我这个人一眼就看透了,几十年相处的老同事、老朋友也晓得我是一个什么料子,讲多了也不太好,就这样吧,多谢大家!

  【编者说】

  5下凤凰,15次走进万荷堂

  红网北京7月29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徐海瑞 陈文嘉 通讯员 谢爱友)作品数量多,跨越年代长,资料收集、整理难度大——《黄永玉全集》的编撰无疑是一项规模浩大的工程。7月28日,看到装帧精美的《黄永玉全集》首发,湖南美术出版社编审、《黄永玉全集》执行主编左汉中终于一身轻松。

  据介绍,编撰《黄永玉全集》,湖南美术出版社组建了堪称豪华的编委会阵容:由著名美术理论家刘骁纯和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李小山担任主编,黄永玉儿子黄黑蛮、资深编辑左汉中担任执行主编,编审郭天民担任总体设计,学者李辉担任文学编主编,还有广军、殷双喜、徐虹、秦龙、邓平祥等共同组成编委会。

  左汉中说,在编撰的3年时光里,他与同事曾15次走进北京万荷堂,5下凤凰,寻觅艺术大师的足迹。2010年2月,为了拍摄作品资料,出版社的拍摄人员冒着大雪前往湘西凤凰,在沱江边的文星街“刘大炮印染作坊”拍摄到了黄永玉与刘大炮合作的浆染画四件及黄永玉彩墨作品两件,这仅仅是众多次收集拍摄资料过程中的一个略影。

  征集美术作品的同时,还要鉴别真伪。为了防止假画鱼目混珠编入“全集”,以假变真,所有入选作品均由黄永玉本人及儿子黄黑蛮亲自审定,保证了每件入编作品的真实性。收集,整理,反复校对,就连作者的一些引用评注,也需要一一核对标明,务求准确。

  作为“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之一,《黄永玉全集》是湖南美术出版社继《齐白石全集》、《吴冠中全集》之后的又一鸿篇巨制。据悉,《黄永玉全集》分为精装版和特精装版两种,精装版13800元/套,共1000套;特精装版128000元/套,随书附赠黄永玉签名的编号收藏证及铜质书立雕塑两对,共200套。

  寄语“90后”:

  一辈子跟着书走,不会坏

  “莎莎的同学”:如果用一道湖南菜形容您自己是什么菜?为什么?不管您是什么菜都是我们最爱的菜。

  黄永玉:我也不会说这个话,如果要我说的话,我是青辣椒炒红辣椒。为什么?就是辣。

  网友微信提问:我是一个90后,您对我们有哪些忠告?如果用三句话总结,是哪三句话?您一生当中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最失意的又是什么?

  黄永玉:我一辈子没有什么骄傲的,失意的也不是我自己丢掉自己,某种情况底下把我丢掉了,我自己是不会丢掉自己的。对90后有一些忠告:珍惜时间、好好读书,一辈子跟着书走,不会坏。

  【永玉答问】

  “我只管画画,写文章,没有想着什么派不派的事情”

  谈派别:没有想过要成派

  中央电视台记者:现在很多艺术家都有自己的流派,您的画作,您的文章也好都是极品,为什么没有“黄永玉流派”呢?

  黄永玉:流派这个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笑)我只管我自己画画,自己写文章,没有想着什么派不派的事情,没有想。

  中央电视台记者:如果您给您的画作定派别您怎么定?

  黄永玉:就是没有派别,哪一个写文章也没有派别,画画的有老师,有师傅,但是没有派,我也没有师傅,也成不了派,也没有想过要成派,写文章更谈不上。我写的都是没有人写过的文章。

  谈创作:可能有一些变化

  记者:您年纪大的时候创作的散文和画,和您年轻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吗?

  黄永玉:一个人一辈子都是统一的,不是区别。可能有一些变化,但是里面没有什么区别和矛盾。

  记者:您写过《比我老的老头》,对此有没有什么感悟?

  黄永玉:我自己的感觉年轻的时候很多老人家对我好,等到我们成长了以后这个老人家就不在了,我们当时在一个不太正常的时代,我们想去找那些老人家都没有机会去找,老人家想见我们也不敢见,我们想见他们也怕耽误他们,这样的情况下错过了很多老人家。

  谈未来:希望老年痴呆慢一点来吧!

  京华时报记者:黄老您好,现在有一个问题,第一重要的是文学,第二重要的是绘画,这样排对吗?同时您能否对几十年艺术人生做一个评价?您觉得中国的绘画是什么样的?

  黄永玉:都90岁了还有什么规划呢?不要浪费时间,好好的做事情,别把题目弄得很大,事情做得很少,那就糟糕了,90岁不容易,还有多少年呢?就每一天认真地过,希望老年痴呆慢一点来吧!

  潇湘晨报《晨报周刊》记者:90岁的时候您想想,年轻时候的梦想是什么?现在大家都在讲各种中国梦和梦想,您当年的梦想是什么?

  黄永玉:我很少做梦,我这一辈子一觉睡到天亮,很少做梦(笑)。我干活干得很认真,睡觉一觉睡到天亮,很少做梦。我没有做梦。

  谈凤凰:希望不要把原来美好的东西盖住

  潇湘晨报《晨报周刊》记者:问您一个来自家乡的问题,您12岁就离开家乡,但是你给家乡做了很多大手笔的事情,包括给凤凰做设计、建设、包装,还有不遗余力地推广,我想问,曾经又妩媚又野蛮的凤凰它现在在您心中还剩下百分之几?现在的凤凰还是不是您理想中的样子?您理想中的凤凰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黄永玉:那个时候就野蛮,现在收钱收得很野蛮(笑)。我希望这个野蛮不要把原来美好的东西盖住就好。

  【对话黄永玉】

  修桥是让大家走的,没必要搞庆典

  潇湘晨报记者 向群 北京报道

  “大伯,我扶扶您吧。”

  “不用扶,我自己走。”

  7月28日下午,北京贵宾楼饭店,在“《黄永玉全集》首发仪式”即将开始前,当本报记者看到黄永玉老先生要走下几级台阶,并提出扶他走时,黄永玉这样说。而就在这两天时间里,本报记者专程从长沙来到他在北京的家中——万荷堂,就《黄永玉全集》和即将到来的“黄永玉九十岁生日”采访黄老。

  与十年前过八十岁生日不同的是,黄老的左耳听力现在有些下降,但相同的是,他的思维依然敏捷,甚至旁边的人想“忽悠”黄老时,都会感觉“没门”。

  生活:每顿还能吃两碗米饭

  潇湘晨报:听黑蛮(黄永玉的儿子)说,您现在每顿饭都能吃两三碗……

  黄永玉:一日三餐自然不能少。但要说每顿都吃两三碗,也不全是。工作累了,一顿吃个两碗米饭,还是有的。

  潇湘晨报:菜呢,喜欢凤凰菜吗?

  黄永玉:炖牛肉。我最喜欢吃这个。

  厨师是从湘西家乡请来的,不过并不是每顿都做湘西菜。平常过日子嘛,没那么多讲究,不过厨师确实会经常给我搞些湘西菜。

  潇湘晨报:夫人(张梅溪)似乎没跟您一起住在万荷堂……

  黄永玉:平常她会在香港,黑蛮照顾她。还有两个孙子要上学……我在这儿(万荷堂)有黑妮(黄永玉的女儿),黑蛮好像每个月也会(从香港)回(万荷堂)来一次。

  潇湘晨报:万荷堂好像养了不少狗,而且并没有圈起来……

  黄永玉:差不多有三十多只吧,最老的应该十多年了。(指着一只大狼狗)这只叫“大头”,好像有三岁了……

  养狗为什么要圈起来,自然一些他们才会感觉舒服。

  家乡:会出钱给家乡修更多的桥

  潇湘晨报:下个月就要九十岁了(黄永玉生于1924年农历七月初九,按照生日“男做进女做满”的家乡习惯,今年8月15日即为农历七月初九),会回凤凰过吗?

  黄永玉:现在肯定回不去了,他们(把活动)都给我安排满了。就在这儿(万荷堂)过吧……

  潇湘晨报:听黑蛮说,去年过生日,你们黄家几兄弟都到齐了,今年呢?

  黄永玉:去年我们五兄弟确实都在这儿聚了一回(黄永玉目前健在的共有五兄弟),今年嘛,还要看他们有时间没有。我不会强求。

  潇湘晨报:前几年,您出资给家乡修建了总共十座桥,但好像至今一直没搞庆典仪式……

  黄永玉:桥好像确实已经修好了,他们(家乡人)也确实想搞(庆典仪式),不过我拒绝了。桥修好了是让大家走的,没必要搞这些形式。既然你们修得好,我就出钱,修建更多的桥。当然,使用的时候放一挂鞭炮,我也不反对。

  潇湘晨报:这两年回(凤凰)家少了,那么凤凰在您心目中是个什么样子?

  黄永玉:我不好说……

  反正我认为,凤凰现在收费就是野蛮,不好。

  爱好:拳击,我当然一直喜欢

  潇湘晨报:前两年过生日,我曾采访过您,您说现在来万荷堂的老头儿越来越少了,现在呢?

  黄永玉:更少了。

  当然,我住在这儿(离北京城较远的万荷堂),他们(来)也不方便。

  (黑蛮介绍:至少最近已经很少有老朋友来跟爸爸聊天了,他每天都会工作很长时间……)

  潇湘晨报:十年前您过八十岁生日时我曾采访过您,您当时说非常喜欢流行的电视剧,现在还看吗?

  黄永玉:看电视剧当然也会看,不过就是赶上了就看看,不会专门(花时间看)。现在感觉时间总是不够用……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告诉你。

  《非诚勿扰》我经常看,可以了解现代年轻人的思想。

  潇湘晨报:那拳击赛呢?

  黄永玉:我当然一直喜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