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经视问政》: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答群众问

2014/3/13 14:54:06 [稿源:湖南经视] [作者:] [编辑:王娉娉]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答群众问)

  刘娜:好,欢迎大家继续关注经视问政。低保的分配问题也是很多群众向我们问政栏目反映比较多的,那接下来,我们就来看记者有关这方面的调查短片。
  
  【VCR】标题:家境贫苦却得不到低保
  
  实况:村里面大景 简陋的房屋场景
  
  配音:一个四处透风漏雨的老房子,家具电器破旧不堪,炉子里从早熬到晚的中药,这就是熊跃满的生活景象。熊跃满,57岁,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民,由于体弱多病,仅靠养些鸡鸭维持生活。最近家禽市场生意不好,他家的生活更是陷入了困境。而说到低保,他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同期】
  
  实况:
  
  记者:您为什么吃不了低保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民熊跃满:我们没半点关系 又不认得一个人 又没有路子 书记告诉我 你还可以劳动 你不能吃低保 再问他理都不理 都没来我家里看过
  
  配音: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农村贫困人口最后一道生活保障线,它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农村贫困人口的关爱,也是农村最贫穷群众的救命钱。熊跃满觉得自己虽然可怜,但是和63岁的范远发比起来,自己的条件还算过得去的,而范远发同样没有吃到低保。善良的熊跃满认为范远发比自己更有资格享受低保,执意将记者带到范远发家中。
  
  【实况】
  
  带记者去的实况。
  
  【配音】映入我们眼帘的依然是一幅破败的景象,范远发老伴去世几年了,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可就在前年,刚结婚的儿子又得了尿毒症,每个月两千块钱的血透费用,让这个家庭瞬间崩溃了。为了能帮儿子添补一点医药费,范远发每天带着老花镜,用变形的手指吃力的抓着绣花针,在家里做点穿竹垫的活儿。(黑白电视机坏掉的墙壁 带着老花镜穿竹垫的妈妈)
  
  实况:记者:这么一小块儿需要多长时间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民范远发:那要一二十分钟 一天能赚个十块钱
  
  配音:每天十来块钱的收入,对于每月两千块钱的血透费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范远发是个好面子的人,要不是被生活逼到了绝境,她不会开这个口。当儿子得病之后,万般无奈之下,她提出了低保申请。她原本以为,以她这样的条件,应该可以得到政府的救助。
  
  实况: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民范远发:我们低保的钱就是救命的钱
  
  刘娜:好,我们看完刚才的短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到,站在我们被问政席上的省民政厅的段厅长。什么样的人才符合低保的条件?能给我们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吗?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这个城乡低保是我们政府为了保障低收入,特别是困难群体的家庭,出台的一个政策。那么这几年,我们湖南省的城乡低保工作城市低保从1999年建制,从15万人增加到了143万人,每个月平均每人救助的水平从38元增加到了270多块钱,那么农村低保我们从2007年建制,从当时的110万人纳入低保,增加到了现在270多万人,救助的标准也从当时的23块钱提高到了119块钱,这个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刘娜:那您能说得在具体一点吗?比如说收入或者生活条件,要困难到什么程度就可以去申请低保了?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刚才这个电视片中反映出的这几户家庭。
  
  刘娜:您直接说也行,熊跃满和范远发他们符不符合低保?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按照省政府的要求,我们从今年开始实施,实行统一的城乡低保救助标准,那么这个标准就是城市低于330块钱的可以纳入低保,农村是一半,低于165块钱的可以纳入低保。那么那些人是不是低于330块钱的收入,是不是低于这个165块钱,这个要通过入户、核查、调查、公示一套的程序。
  
  刘娜:这钱本来就是国家给这些需要帮助的人的,那他们两人,您刚才看了应该是符合条件的,那为什么他们就办不下来呢?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一方面是我们湖南的贫困人口多,我们的低保资金还不够,我们湖南的农村的低保面只达到了4.9%,还略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那么和我们中部省份相当,这也反映了我们湖南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水平,这是一方面。那么同时也是说我们在核查低保的过程中,在低保申请,因为这个资金不足,比如说过去的话,我这个村可能有100户,可以纳入低保或者说生活比较困难,但是资金保证量到不了这么多,可能只能保障8户。
  
  刘娜:是,刚才厅长自己也说了这当中还有一些工作,确实没有做到,这一份关爱本来应该是直接给老百姓的,只要符合申领的条件,申领的对象也有规定,但是事实是不是如此?我们再来看第二个短片。
  
  【VCR】
  
  (二)标题:有房有车有儿女 一家两口竟享受两个A类低保
  
  实况:熊家怡的府邸
  
  配音:这是离熊跃满和范远发不足一里的地方,我们来到同村村民熊家怡的家中。白色石柱围起来的院子,两层的楼房煞是打眼。外墙瓷砖、红色瓦片、铝合金门窗,和之前我们在村里见到的房子外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在刚装修完的家中,液晶彩电、冰箱、空调也是一应俱全,在旁边的仓库里,记者还发现了两辆摩托车、一辆农用车。熊家怡有些炫耀的告诉记者,这几年他家里的生活确实是越来越好。
  
  实况:熊家怡:2010年我就搞了村里的红白喜事棚子 一年还能赚几万块钱
  
  记者:儿女都参加工作了 熊家怡:女儿在深圳 记者:女儿有工作 儿子还没有 熊家怡:儿子没有 儿子做做事情 在搞装修 媳妇生完孩子就在棉纺厂上班 我们两个人就在家里插田 记者:你现在和阿姨都吃了低保 熊家怡:吃了 记者:您本来还有社保 熊家怡:我有社保 记者:低保一年大概有多少钱 熊家怡:大概有两千七八百块钱
  
  【配音】
  
  大家没有听错,虽然住楼房,有儿女,家里电器齐全,熊家怡夫妇二人却享受了农村两份低保。随后记者在石门桥镇镇政府低保公示栏里果然看到了熊家怡的名字,上面显示,熊家怡和他的妻子都获得了A类低保。那么,这个明显不符合低保政策的家庭,是如何得到低保的呢?
  
  【实况】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支书赵安凯:这个我不能解答
  
  记者:那他们家的实际情况好还是不好 需不需要您也不知道吗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支书赵安凯:那我不知道 哈哈
  
  记者:您是村里的书记 您怎么不知道 还是您不好说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二港桥村村支书赵安凯:是我不好说 因为他是领导安排的 我怎么说呢
  
  配音:领导安排的?在低保的申请、调查、审批等环节上国家都有明确规定,从社区、乡镇到县民政部门的一整套完善的机制。对已经领取低保的,还要定期入户调查,不符合低保条件的,要及时进行调整。应该说,只要监督到位,不符合条件的想吃低保难度非常之大。他们是如何突破重重监管,得到低保名额的呢?
  
  同期声: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民政所民政专干刘丽:因为他们两夫妇年纪比较大了 两个子女 家庭条件不是很好 并且他的儿子在工作中眼睛受了伤
  
  配音:刘丽还告诉记者,这里走的程序很细致,是由本人申请、村里审核公示、镇里审核公示。
  
  同期声:记者:那低保的ABC是什么概念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民政所民政专干刘丽:因病因残享受到是B类 如果是其他的就享受的C类 三无又没有达到五保条件的就是A类
  
  记者:三无是什么
  
  常德市经开区石门桥镇民政所民政专干刘丽:没有经济收入 没有劳动能力 没有生活来源 没有法定的义务赡养人的
  
  配音:民政专干所说的条件,熊家怡夫妇没有一项符合,他们却堂而皇之的吃到了低保,而同在一个村的熊跃满和范远发,家庭虽然贫困,却被拒绝在救命钱之外。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猫腻,当地主管部门为何对此视而不见?我们不得而知。
  
  刘娜:有很多想法,这样的生活条件还能够吃两个低保,我就想到刚才上一轮厅长所说的,我们的资金是有限的,可是我们低保户数量是多的,所以我们有这样的权利可以控制,是不是。今年给20个,还是今年给30个,剩下的留到第二年,那这个权利的使用当中,这个短片就反映了出问题了,到底给谁不给谁?谁是A类,谁是C类,有人擅自使用了自己的公权。接下来的时间给到我们的群众代表,谁先来发问?
  
  市民代表:段厅长你好,我是一名教师,看了刚才第二个短片,我顺着前面主持人刘娜提到的问题,我想问一下,熊家怡这样的情况明显不能拿到低保,那么段厅长你对这件事能做什么?对这一类事情可以做什么?请你回答,谢谢。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首先我要十分感谢媒体的记者,用这种对比的形式,挖出了这一个低保毒瘤,大家知道,低保制度建立以来,人情保、关系保一直是政府要求要坚决防止的,也是民政部门、财政部门、审计部门和监察部门,在力求制止,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在昨天的网上,李克强总理拍了桌子,为什么?有一位副部长的父母吃了低保,
  
  刘娜:但是我们现在谈的就是这个落实的问题,下面就是没有落实下去啊,我们听群众提问,好不好,好,第二个群众代表谁来?
  
  市民代表:厅长你好,我刚刚看了这个片子,我觉得这个熊家怡家里过得蛮好,有房有车,只有抱在手里的孩子没有收入,你看我的条件,我是一名下岗多年的普通职工,我的条件还没有他家里,我就想请厅长是不是今天搞个现场办公,帮我办个低保,可以吗?谢谢。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这个刚才主持人和这个问政代表提的这两个问题,我们就电视里反映的这些问题,我们回去以后马上组织一个调查组,到常德去进行核查,刚才实际上我已经简单的说了,不该吃的要坚决清除出去,进行处理给大家一个公平的回答,把该吃低保的纳入进来。第二个,至于你刚提出的问题,到时候我们根据你提出的情况,你所在的乡镇或者是社区,再来核实你的收入和你家里的财产,如果符合的我们把她纳入,如果不符合的,那就是厅长也不能办。
  
  市民代表:但是我注意到这个片中,住着洋楼而拿到低保的,根据村主任的陈述他是领导安排的,所以我想请问一下厅长,那么为什么我们有这样严格的程序,但是我们看到的这个住洋楼的,他突破了这种程序的限制,通过领导的安排就直接拿到了低保?然后我想请问厅长,是什么样的领导才有这样的特权?而您作为厅级干部,您有没有这种特权?在冒昧的问一句,您作为厅长是不是也做过这样的安排?谢谢。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这个是什么人让这个不该吃低保的吃了低保,我们刚才说了要马上去核查,查清楚该谁负责的我们要追究谁的责任。第二谁可以允许他们这样吃,这样不该吃的吃了,谁都不具备这个权力。这实际上就说明我们,各级民政部门来承担这一块工作任务的,乡村这两级的干部在从事操作层面的,利用了这个程序,来谋取了他们的私利,这是要坚决的制止和查处的。我们调查的结果会给你们一个回访。
  
  刘娜:您看我们刚也拍到了,姓熊的这一家人,他都在公示板子上了,你也说了公示是为了让老百姓监督,那老百姓肯定看到了,他也知道这两人是领导家里的,但是去问的话,工作人员就会说他们符合条件,这老百姓的监督又怎么会发挥作用呢?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说明公示范围接触群众还不广,因为这个张榜公示多数是在村组所在的地方,监督的力量还不够,我们还要继续加大群众的监督和媒体的监督。
  
  刘娜:对我们上面也应该派人到下面去。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对,要经常性进行抽查核实。
  
  刘娜:这个熊姓家的这个领导应该会做个典型了吧?您接下来调查的时候。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那我们肯定把这个调查的情况要向有关部门,还有有关的组织,比如说常德的开发区还要反映,涉及到哪一级的违规违法,就追究到哪一级。
  
  刘娜:对于刚才厅长这一轮问政的回答,大家觉得满意还是不满意?来,举起你的大拇哥,告诉我们你的答案,你们举得这么缓慢是想鼓励一下厅长是吗?举大拇哥的不是很多,好,我们有请其中没有举大拇哥的,谁来讲一下为什么?
  
  刘娜:您觉得咱们申请低保程序是无懈可击的吗?
  
  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段林毅:刚才我说了,正在通过制度的完善,现在的程序还是存在一定的缺陷,全国对于低保的监督,我们要按照中央国务院的政策坚决的落实,通过这件事,不单独调查常德这一件事,就是对全省面上的,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我们同时要进行整改。
  
  刘娜:好,我对低保工作不了解,但我觉得这工作不难,国家给了我钱,然后我去调查谁需要这钱发下去,有那么困难吗?为什么总是出现这样的问题呢?我们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两位点评嘉宾。有什么分析和意见。首先丁力教授。
  
  丁力:民政部门在过去的这些年应该属于比较冷门的部门,因为你们不是赚钱,你们是花钱,但是现在人民对你们关注度越来越高了,为什么呢?因为你们涉及社会公平,所以我在这里听了以后,我想给你提两个小小的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关于公示的问题,其实坦率的说,公示有点像聋子的耳朵,更多就是个摆设,为什么呢,很重要的就是公示老百姓发现问题以后,处理过程相当漫长。
  
  刘娜:谢谢丁教授,来,王教授。
  
  王林:刚才对于段厅长的答复,我觉得态度是诚恳的,而且对于未来工作的设想,我觉得也是非常扎实的,要严格纪律,那我们现在很多东西上面很好,到下面就走样,所以有群众说,是上面很好,下面好狠,我们党的威望,政府的威望,往往就是下面的少数官员,他们在执行中,他们走样了,他们走偏,乃至造成老百姓的不满意,所以我建议这个方面,民政厅一样的,我说起码门前雪,我们要把它扫的非常干净,就绝对是“零容忍”,这对于关系低保,领导打招呼的低保,要“零容忍”,在这方面的话,我也觉得就是说,我们在这方面就形成一个下面不敢走关系、不能走关系、不会走关系,这么一个局面我们才能真正的突破目前这种困境,谢谢。
  
  刘娜:谢谢王教授,实际上我们刚才片子当中,还有之前不管是廉租房,还是低保,都是让人揪心的一个问题,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底线,是党和国家对我们老百姓的关爱,所以每一分钱一厘一毫都应该是给老百姓的,所以对我们民政部来说,应该是肩负着这个很重大的使命,接下来的时间就给段厅长,希望您赶快把我们反映的问题,彻底给亮出来,解决掉,好吗。好,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问政,段厅长,请坐!
  
  主持人刘娜:这是是经视问政的节目现场,今天我们最后要问政的部门是省水利厅,是什么问题呢?一起来看问政记者的调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