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长沙动保协会志愿者:你可不理解我们 请别伤害它们

2014-07-10 08:53:47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陈月红 编辑:胡弋

  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流浪动物收养基地,志愿者在给小狗剃毛。 记者 唐俊 摄

  位于长沙县金鼎山村的基地。

  核心提示

  他们出钱出力志愿做些别人嗤之以鼻的“猫事狗事”。

  “拿那么多钱去救狗,为什么不去救人?”他们常常面对这样的质疑,在他们眼里,“猫狗再小,也是生命。尤其那些流浪的、被遗弃的、被虐待的小猫小狗,更需要有人来给它们温暖。”他们说,保护动物也是保护人们的心灵。

  一场玉林“荔枝狗肉节”,让国内动物保护人士出现在人们视野。在长沙,也有一帮动物保护人士。去年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花万元救赎千只小猫,让我们看到了身边的动保力量。

  这些动物保护人士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多次沟通,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终于同意三湘都市报记者“贴身”采访。

  疑问

  为何屡拒采访?

  不希望“被不务正业”

  7月6日,周日,上午9时许,长沙大雨倾盆。

  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亨特”开着协会唯一的车,在长沙市万家丽路一家医院附近接了5名志愿者后,加大油门开往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这是给基地狗狗们采购一周食材的日子。

  “要买猪肺、鸡架。”半个小时,食材采购完毕。

  “说实话,我们真不希望接受媒体的采访。”一边忙碌,“亨特”一边解释会员们多次婉拒记者采访的原因,“所有会员都不是专职,都是因为喜爱小动物而走到一起。尽管我们是利用业余休息时间保护小动物,可把时间和精力花在猫狗身上,这在很多人看来有点不务正业,大家不想在单位同事、领导眼里留下这样的印象,所以都不会透露自己的真实信息。”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协会,但很少人知道协会会员是非专职的。很多人一谈论起来都问,加入协会有什么好处有什么特权啊? 协会工作人员有多少钱工资啊?“亨特”说,这样的问题让他非常地无语。

  现状

  找个家难?

  不到9年基地搬了6次

  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2005年9月成立,如今基地位于长沙县春华镇金鼎山村泉塘组。从长沙城区行驶了40多分钟后,拐上一条泥泞的山路,约十多分钟后,基地在一座山的偏僻处出现。

  “租地、建房花了六七十万,除社会捐款外,都是我们会员筹集的。”“亨特”说,因为地处偏僻,离长沙较远,交通极为不便,志愿者们只能一周来一次。“没办法,这已经是我们近九年来第六次搬家了。”

  “想开一个收容猫狗的基地,太不容易了。”“亨特” 说,因为总是被邻居投诉,不得不一次次搬迁。这个新基地占地约5亩,不会影响到周围的村民,2011年11月,小动物们搬到了这里。

  基地里,犬吠声此起彼伏。约30间被单独隔出的圈舍里,一些狗冲着记者叫,一些狗病恹恹的一点精神也没有。

  一条缺腿的丝毛狗怯生生地看着人们。“亨特”抚摸着它的头,眼里满是怜爱。“它叫茜茜,两年前收养的。”“亨特”说,“茜茜”被车碾伤腿后,主人就把它遗弃了。“我们给它做了截肢手术后带回了基地。”

  基地里有100条狗和5只猫,其中80%都是遭人遗弃或伤害后,被志愿者和好心的市民救助送来。

  “一个月能有3例收养就不错了,有的被收养一段时间又被送回来了。”“亨特”说,对这里的大多数小动物而言,基地就是它们最后的家。

  问题

  为什么救猫狗?保护人们的心灵

  在基地放好食材,“亨特”又准备去一公里外的米厂买米。“我们恨不得将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在一旁给狗狗剪毛的志愿者“彩虹”笑着调侃。

  “每月开支很大,1000元能买来500斤大米,只够小家伙们吃一周。给它们买吃的、治疗、请饲养员等,每月至少要花一万多,这还不包括爱心人士捐赠的狗粮等物质。”“亨特”说,很多人知道协会能救助流浪猫狗,但很少人知道协会是靠大家的爱心捐款和义卖收入在艰难维持。

  “拿那么多钱去救猫狗,为什么不去救人?人不比狗更重要吗?”面对这样的质疑,“亨特”有点无奈。他们被这个问题问了近10年。

  “猫狗是人类最亲密的朋友,理应得到人们的善待。猫狗再小,也是生命,尤其那些流浪的、被主人遗弃的、被坏人虐待、在事故中受伤的小猫小狗,更需要有人来给它们温暖。”

  在“亨特” 等志愿者眼里,保护猫狗等动物,也是在保护人们的心灵,“通过努力让善良成为社会主流,如果我们对那些弱小的生命都不能怀有一些真诚和善良的话,如何想象人与人之间能建立起信任和关怀呢?”

  “潇潇”是位资深的“动保人士”。她说,这些收养在基地的猫狗只是“幸运的少数”,还有“不幸的大多数”期待着人们去善待,这也是她和同伴们存在的价值。

  对于来自社会上不喜欢猫狗的人士的反对与质疑, “潇潇”说,他们这些小动物保护志愿者一直秉持的一个信念是:“你可以不喜欢猫狗,也可以不理解我们的工作,但请你不要伤害它们。”

  心愿

  不再有遗弃,不再有杀戮

  在不少市民眼里,小动物保护协会就应对流浪猫狗的求助来者不拒。

  “由于主人不负责,如今街头流浪猫狗还真不少,如果敞开收,一晚上至少可以收二三十只。但我们能力有限,只能优先救助老幼病残的小动物。我们收养猫狗的目的是让它们活得更好。”

  志愿者们一向不主张不自量力的滥收养。可不收养,就常会被指责为推诿、不尽职。

  “譬如前不久有市民拨打我们的电话说,有只猫困在20多层高的小区楼上的空调机上,消防没办法,让我们去救。我们不是高空施救专业人士,也没有专业设备,总不能鲁莽地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吧。听说我们无法去解救,对方就表示很失望。”这样的市民,在“亨特”看来还算客气的,“如果运气不好,碰上了不讲道理或者讲不清道理的‘爱心人士’,就会面临训斥和拷问。”

  尽管前路艰辛,在“亨特”和每个动物保护志愿者的内心深处,永远有一个最柔软的角落留给那些可爱的生灵们。

  对话

  Q:被遗弃的小动物很多,一味收养应该不是根本?

  “亨特”: 有些求助电话让我气得想揍人,譬如有市民打电话来要我们收留他养的狗,因为家里有小孩或孕妇。如果我们收留了,这不是在纵容甚至支持这种遗弃行为吗?

  被遗弃的小动物很多,被救助的只是少数,如果不能从观念上改变人们对动物的态度,单纯的收养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社会树立正确的养宠物观念,不遗弃、不杀戮,才可以救更多的动物。

  Q:你对玉林“狗肉节”事件怎么看?

  “亨特”:有些爱狗人士的行为有些过激,譬如为了护狗冲进狗肉店、围堵屠狗场、对狗肉贩子拔刀相向……使得护狗行为变成了一场集体情绪宣泄,失去了保护动物的最初意义。爱狗护狗要理性,“尊重人”应是前提。

  Q:如何看待玉林“狗肉节”中救狗的是与非?

  “潇潇”:我不想评价,这是一场炒作,通过这件事,各种人物、各种思想都站出来表演了一番。有关“狗肉节”的事,我一直不评论、不转发。

  ■记者 陈月红

  志愿者日记

  心中有沉重

  但绝不悲伤

  中午接到求助电话,说火车站附近有只流浪狗趴在路边,情形殊为可怜。求助人虽有恻隐之心,但对流浪狗颇多忌惮,仅以电话通知为己任,而对协会的诸多难处则有微词,让人略感不爽。

  午饭后前往。狗狗的样子凄惨:天刚下过雨,一身打结的毛沾满了泥沙,双眼浑浊,一只眼睛貌似失明,嘴巴下部有很大一块伤口,一条后腿瘸了,趴着几乎不动,精神很差,去抱它也基本上不做挣扎,只是无力地哼哼两声。地上扔着几根火腿肠,都是完整的。我在众人的围观下把它放进单车篮子里,送往宠物医院。

  给它清洗时,谁知清洗到头部时突然发飙,咬住我的手指,让猝不及防的我很受伤。检查伤口时,医生说这是肿瘤,病变得很厉害,鉴于手术的复杂程度、将来的康复前景以及它那孱弱的身体所承受的痛苦,我不得不下狠心做出了帮它永远摆脱病痛折磨的选择。

  看着它平静地离开,我心中只感到沉重,或许还有几分释然,但绝无悲伤。赖活不如好死,离开这个只能给生命个体带来身心痛苦而不是愉悦的世界,不管在旁人眼中是不是残忍或者不负责任,在我看来至少不是最坏的结局,人狗皆然。晚上,把狗深埋在绿化带内,算是送它最后一程。

  已给它建档案,取名“小可怜”。生前没有人关心,走了以后在这里还有个记得它的地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