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书记去哪儿》双牌篇 苏小康进山寻“路”

2014-08-28 10:02:06 来源:红网 作者:曾小颖 编辑:李艳华

  8月13日,双牌县五星岭乡和平村一组。双牌县委书记苏小康(左)花了近一个小时爬山,只为和住在山上的村民聊聊修路的问题。

  8月13日,湖南省双牌县五星岭乡和平村五组。村民蒋元鑫告诉苏小康(左),自己原来在广东打工,是因为村口那条路修通了才下决心回乡发展。

  何家洞乡龙洞文化艺术产业园。这里是全国首个高山上的美术馆,苏小康说,有点798的范儿。

  在龙洞文化艺术院带队写生的湖南师大美院研二学生舒伟(右)告诉苏小康(左),这里山水秀美、环境清静,加上古朴的民居木楼与浓郁的民俗风情,“是个安心画画的好地方”。

  沿江风光带工地旁的滨江小区入口处。看到工地代表为感谢居民慰问贴出的感谢信,苏小康举起手机拍照留档。

  给工地送西瓜凉茶的居民代表们告诉苏小康,尽管一时不便,大家都支持沿江风光带的建设。“现在施工我家是最吵的,可以后也是风景最好的。”

  红网记者 曾小颖 永州报道
  
  “(前面)没路了,爬山吧”,8月13日清早,湖南省双牌县委书记苏小康从皮卡车上跳下来,招呼大家一起爬山。
  
  说话时,汽车的车轮已陷在齐膝深的草丛里。就是这样乱草丛生的“马”路,也只通到山脚下。山上是五星岭乡和平村一组的村民,因为没有路,他们被迫“隐居”。
  
  其实,山下不远处就是刚修好的公路(二广高速双牌连接线)。这为山下的和平村五组带来了交通便利。但通路并未解决全部问题——从砍树卖钱转为造林“存”钱的村民们,亟需其他收入来源。
  
  双牌是个“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林区县,长期经济结构单一。要真正为双牌打开山门,苏小康一边爬山一边说,得找出一条发展的新路。
  
  爬山,为一条路算“明白账”
  
  这天来和平村,苏小康是想和村民聊聊二广高速连接线通车后的打算。都说“要想富,先修路”,但苏小康明白,修好了路只是开始。
  
  在双牌,几乎所有人都为这条路激动。在此之前,因为缺乏东西向的公路和潇水阻隔,双牌是出了名的“东西割裂”。以前“东双牌”要去“西双牌”,司机们大多绕道永州。阳明山是双牌的招牌,但大部分去阳明山的游客没到过双牌县城。
  
  正是二广高速双牌连接线的建成打破了双牌“东西割裂”的局面。山区修路难度极大,这条才20多公里的二级公路足足花了3.7亿元,从2009年开工至今年才完工。但为了突破县域发展的交通瓶颈,苏小康说,这些年双牌是“咬着牙”才修起了这条路。
  
  和平村五组村民蒋元鑫告诉苏小康,自己原来在广东打工,是因为这条路才下决心回乡发展的。原来出门只有一条烂泥路,去县城要颠簸个把小时。连收木材的商人都不愿来,活禽蔬果更难运出去。现在出行运货都方便了,路上还常看到来往阳明山的旅游大巴,蒋元鑫说,“如果有钱真想开个农家乐”。
  
  有啥想法?还有啥难处?这是苏小康最关心的。蒋元鑫想了想,还是说出来——看看山上,自己是个“百万富翁”;但摸摸口袋,兜里又没啥钱。
  
  和平村人均有三十来亩山林,蒋元鑫家承包有一百多亩山林。当年大家穷,山里的林木多被贱价砍伐。眼界渐开的村民们选择了植树造林,“百来亩林子长成材,至少值一百万”,但育林成材至少需要十年。
  
  山上“百万存款”的前景再美,大家也需要近在眼前的增收。可要发展林下经济、集中养殖,资金、技术、市场都不是村民们能一下子解决的。
  
  找到了新问题,这让苏小康很高兴。如何找技术、找市场;尝试林权抵押、土地流转,让“绿色存款”尽早变现……对着一杯冷茶,苏小康与蒋元鑫等几个村民聊得越来越起劲。
  
  当听说和平村还有一个组在山上,村民们因为没路而“隐居”。苏小康就打算爬上山听听村民的想法。汽车在荒草中开了四公里,前面再无路走,苏小康一行又爬了半小时山,这才来到和平村一组。
  
  山上的常住村民只剩下7户。村民黄清仁说,并非自己死脑筋不肯下山,这片山是大家承包的山林,得在此照看家当。如果一组搬下山,就要分薄山下乡亲们的田土。
  
  尽管这是自己的选择,但说起下山没路的苦处,黄清仁两眼泛红:孩子不愿回就不必说了;想下山卖点山货土产,只能靠肩扛手提,没一个小时到不了村口的马路边……要是得个急病,能不能熬到下山都难说。
  
  村支书黄国富也在一旁猛点头,说木材商人上门收货的行价是1100元/立方米,到这里就只出800元/立方米,“还不愿意来”。
  
  能不能给咱们修条路,再窄都好。说这话时,黄清仁充满期待。这让苏小康有些为难,他要先把修路的账算明白。
  
  山区修路成本高,这里就算修三米五的小路,每公里造价也不低于30万元。从山脚下到村口有四公里,需要120万元。乡村修路可以申请上级交通部门补贴每公里12万元,可就这样还有七八十万元的缺口。双牌比这里交通更困难的村寨还有很多,苏小康说得坦率,县委政府得一碗水端平,不能只把这条路包下来。
  
  一听县委书记算“明白账”,村支书黄国富觉得反而有戏,他说村里还有44亩公共林,买木材能卖50万元,这条路还能通到旁边山上的国有林场,相信林场也会出一部分资。
  
  自己算过账,又听过村里的“一本账”,苏小康给黄国富留下联系方式,建议村里先想清楚再做决定。如果确定要修路,“县里一定支持”。黄清仁在一旁听得很服气,说“县里的书记”能当着大家算明白账,这才是真支持。
  
  离开五星岭乡,苏小康要去五里牌镇田洞里村。村里的种粮大户胡彩玉也有修条路的心愿,苏小康要赶过去听听她的想法。
  
  对话,高山上感受艺术“798”
  
  离开田洞里,苏小康继续爬山。翻过险峻的三十六湾,在紧挨广西的何家洞乡,这里建起了国内第一座高山美术馆——龙洞文化艺术产业园。
  
  偏僻的山村里建艺术园?“绝非噱头”,苏小康说,这里不走编故事圈地卖门票的套路。“我们在最原生态最‘土’的乡村里尝试”,苏小康介绍,建起最前卫的艺术原创基地,看看能不能做出“798(北京的艺术聚集区)的范儿”。
  
  刚建成的龙洞艺术园一期项目原本是一座废弃的乡镇造纸厂。现在这里改成了美术陈列馆和创作写生基地。一批湖南师范大学的美术生正在此驻点写生。龙洞艺术园董事长赵荣军说,这是今年第五批来写生的学生。
  
  湖南师大美院研二学生舒伟是这次写生团的带队。他说,这里山水秀美、环境清静,加上古朴的民居木楼与浓郁的民俗风情,“是个安心画画的好地方”,适合从素描到油画的各个画种。
  
  更实在的是,舒伟算了笔账,一名美术生一年至少写生两次,一次半个月到二十天。如果去凤凰、平遥等旅游地,一年大约要花一万多一点。而在这里写生两次,舒伟告诉苏小康,只花了两千多一点。
  
  等到整个龙洞艺术园建成好,龙洞艺术园董事长赵荣军称,将不止于此。今后,这里将集原创画创作、艺术培训、艺术品展示交易、民俗文化展示体验、原生态农家生活体验等于一体,是双牌县重点文化产业项目。这条独特的“艺术之路”,苏小康说,也将成为拉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之路。
  
  学生们群聚写生,这样的场景,让曾在湖南大学任教的苏小康,有了回到岳麓山下(长沙河西大学区)的感觉。“在哪儿吃饭啊”,眼看饭点到了,苏小康打算和学生一起“混食堂”。
  
  但美术馆的食堂尚未建成,学生们带着苏小康去村支书周善华家“搭餐”。一边吃饭,苏小康一边说,希望大家多为龙洞找找茬,“有啥不好只管吐槽”。
  
  进山的路不好走,厕所太脏不敢用,手机没有3G网络;村里民居很有感觉,可是电线杆和几栋瓷砖房影响了整体的风格……学生们七嘴八舌提起意见来。
  
  苏小康把学生们的抱怨一条条记下来,还和开饭的村支书老周支起招:菜做得好吃,不妨把木楼修缮一下,开个不错的民宿旅馆。
  
  尝试一下嘛,苏小康劝老周,说不定就闯出一条新路。双牌也是这样,苏小康很认真地说,真要打开山门,就得找出一条发展的新路。
  
  说寻找新路可不是空喊口号。“在来的路上你们可以看见被关掉的锰矿提炼厂”,苏小康说,这并非双牌不要工业。而是不打算跟着别人的脚步,“挖大矿、建大厂、搞大开发区、上大项目。”
  
  “不会让大家守着宝山受穷,也不能把子孙饭都吃光了”。对此双牌已有规划,苏小康透露,譬如从砍树卖钱到育林“存”钱的转变,又譬如开发楠竹资源发展竹木深加工产业的尝试。楠竹两三年就能成材,以竹制品取代木材,能节约森林资源,资源的生产周期也大大缩短。
  
  夜访,“一封来信”的感动
  
  下山赶回县委,苏小康处理完积下的工作,已经天黑。他匆匆扒了几口饭,又赶去县城沿江风光带的建设工地。他打算去工地上探个班,和施工者和附近居民好好聊聊。
  
  一名县委干部把工地与社区“一封来信”的温情互动告诉了苏小康。沿江风光带是双牌县城提质工程的重点项目,包括防洪堤、路面改造、公交站台以及景观绿化等系列工程。此前,部分工程曾一度滞后。为了赶工期,夜间施工时有噪声扰民。但最近天气暑热,附近小区的居民们却自发为工地送来了西瓜与凉茶等慰问品。感动的施工方在临近的小区门口贴上感谢信,承诺更快更好更安静地完成施工。
  
  其实在此之前,附近居民也曾多次投诉抱怨夜间施工扰民。县里没有回避过这一问题,也多次解释,协调施工安排。现在施工者和居民却成了相互体谅的好邻居。现在工地就在居民眼皮下,每天施工的进度、质量大家都看到。
  
  入夜,工地上仍在施工,但夜间施工已限定在十点以前。苏小康遇到了带头送西瓜的社区居民、退休教师唐珍熙下楼散步。唐珍熙家住滨江花园一栋,紧挨施工中的沿江大道,正对潇水河,“现在施工我家是最吵的,可以后也是风景最好的。”
  
  对这条路有感情的也不只是双牌人。交流中,施工方湖南二建公司一名技术人员告诉苏小康,10月1日前可以如期完成路面,到那时大家就可以放假了,他要先和居民们一起在亲手建好的马路上散散步。
  
  记者手记:双牌要出牌
  
  双牌要打什么牌?常有人借着双牌的名字来发问。
  
  双牌多山,苏小康常以山来作答——走绿色发展之路,“不再守着宝山受穷,也不能把子孙饭都吃了”。譬如从砍树卖钱到育林“存”钱的转变,又譬如开发楠竹资源代替林木的尝试。而不是跟着别人的脚步,“挖大矿、建大厂、搞大开发区、上大项目。”
  
  能留下青山绿水,就是双牌最好的发展“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