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她如晨光熹微,无尽芬芳 无尽美好

2017-05-19 09:36:38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王杏芬 编辑:李子璇

缪伯英自幼随父识字,聪颖好学,在校时品学兼优。图为1913年缪伯英在平江启明学校学习时留影。

缪伯英在北京期间经常去杨开慧的家,向杨昌济先生请教,在那里认识了北大学生何孟雄、邓中夏等人,共同的理想追求,使他们很快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与同志。图为缪伯英与何孟雄、李却非在北京的合影。

  编者的话

  缪伯英,一个有些陌生,但决不应遗忘的名字。 5月12日,《青春· 缪伯英》一书发布会在长沙举行。一段尘封已久的青春故事,呈现于读者面前。

  缪伯英是由李大钊介绍入党的中共第一位女共产党员,湖南第一位女工部长,杨开慧的同乡和密友。在白色恐怖中,她坚持地下工作积劳成疾,英年早逝。不久,她的丈夫,湖南炎陵人何孟雄也英勇就义,为龙华二十四烈士之一。令人慨叹的是,这对英雄夫妻的尸骨不知散落何方,他们的两个孩子也至今音信杳无,生死不明。

  斯人已去,音容宛在,精神永存。“悦读”特别刊发图书中珍贵的老照片和图书作者、编辑的感言,向英雄致敬。

  王杏芬

  去年下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陆青明先生,闲聊时他发起了一个提问: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女共产党员是谁?有人说不知道,有人说是杨开慧,而我脑海里跳出来的名字则是向警予……后来,有一个朋友答对了,他说是缪伯英,因为这位朋友是从事党史工作的。

  我讲这个小故事,意在说明,缪伯英同志不仅是湖南人,并且是长沙县人,地理距离与我们如此之近的一位伟大的女性革命先驱,除了专门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学者和专家外,为什么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呢?这就是宣传介入的力度不够!

  后来才得知,有些人一直在努力。他们默默地工作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身旁的革命先驱不被尘封,为了让革命先驱的精神和事迹鞭策更多的后来者,以此唤醒当代人信仰的力量。

  回家以后,我遍查资料,发现除了很少的新闻和网帖,没有一本有关缪伯英的文学专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缺失。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女党员,其丈夫何孟雄又为著名的龙华二十四烈士之一,这里面肯定有、也一定能挖掘出许多感动世人、激励青年的革命故事。基于此,我开始创作长篇报告文学《青春·缪伯英》。

  缪伯英去世时,尚未满30周岁。在斟酌书名的时候,“青春”这个字眼不由分说跃入我的脑际。不仅因为年龄让缪伯英永远定格在了青春岁月里,最重要的是,她短暂的一生充满了革命者昂扬的活力。无论影像,还是精神,都如晨光熹微,无尽芬芳、无尽美好。

  写作过程,也是升华写作者本身的过程。大时代背景下的红色英雄群像,不为物质所动,不为名利所惑,坚定地追求革命真理、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不惜为认定的主义和事业献出宝贵的青春和生命。我浸润在年轻的革命先驱者们给我带来的崇高境界里,并久久地,被他们谱写的那一曲曲壮丽的青春之歌而感动。

  我试图用可读性强的革命故事,传递红色情怀,唤醒信仰力量,并希望通过此书的创作,向公众传达:中国共产党由建党之初的50多位党员,发展到如今拥有八千万党员的大党,这个历史巨变证明,中国共产党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政党,是守得住朴素的无私的政党,也是能获取人民最可靠、最永久支持的政党。(作者系《湖南报告文学》杂志副主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