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现场“把脉”“支招” 湖南水利专家组助力抗洪一线

2017-07-14 20:38:12 来源:红网 作者:刘娜 张英 刘勇 王琳 吴媚 周旋 编辑:陈雪骅

7月5日凌晨,长沙合丰垸采用大型吊车吊混凝土块堵口。

湘阴沙田垸堤坝多处跌窝,现场军民采用砂石袋压堤脚。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刘娜 张英 通讯员 刘勇 王琳 吴媚 周旋 长沙报道

  7月13日,洞庭湖全线和湘资沅澧等河道湖泊站点水位全部降到警戒线以下,湖南抗御超历史暴雨洪水取得决定性胜利。

  从6月22日开始,历时20多天,三湘四水重归安澜。回望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益阳市赫山区资水干堤小河口抢险、湘阴县沙田垸抢险、长沙市浏阳河竹沙桥泵站抢险,堪称其中惊心动魄的三场大战。

  这三场大战最终均告捷。胜利的背后,有一批默默无闻的水利专家,他们受省防指指派,如同战场上的军师,凭借自己的经验和专业技术,向险而行,制定抢险方略,提供“锦囊妙计”,成为决定胜负的至重砝码之一。相信科学,依靠专家,也正是此次抗洪抢险取得胜利的关键所在。

  “小河口”最危险:专家组星夜兼程,搭乘摩托车赶赴现场

  7月3日深夜,益阳市赫山区资水干堤小河口段出现重大管涌,有溃堤危险。如果资水干堤溃堤,比垸内民房高3米左右的洪水就会一泻而下,危及垸内兰溪镇5万多人,同时威胁到烂泥湖垸内赫山、湘阴、望城等区县数十万群众安全!

  “管涌最大直径达到了1米多,涌出的水柱有三四米高,是这轮超历史暴雨洪水灾害中最危险的险情。”回忆起当时的现场,省水电设计院副总工程师林飞依然印象深刻。

  当晚,省水利厅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厅长钟再群正在湘阴县沙田垸与专家组一同为抗洪抢险出谋划策,他接到省防指指挥长、副省长杨光荣的电话,要求省水利厅专家组立刻赴一线指挥抢险,第一时间专家组集结,即刻星夜兼程赶赴小河口现场。

  从湘阴到益阳,车在资水大堤上疾驶一段时间后,专家组发现,往来参与抢险的车辆和撤离转移的群众将狭窄的堤岸挤得水泄不通,车只能慢慢往前挪。为尽快赶到现场,专家组成员立即下车,选择步行进入。小跑了六七公里后,路遇老乡骑摩托车。为加快进度赶到出险点,专家组成员冒险改乘“摩的”,行至离出险点约1公里处,摩托车都无法前行了,他们跑步抵达现场。

  可喜的是,在专家组抵达之前,益阳市水务局水利专家谢冬明一行已经提出了一套抢险方案,做了积极的抢险准备。7月3日23时,有着1996年益阳市资阳区土地河抢险经验的谢冬明,看到大堤错位塌陷的那一刻,大喊:“机会来了!” 大堤错位塌陷,在一定程度上把管涌口子堵小了,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了!专家们集体会商,拿出了“在里面主攻导滤,在外面堵漏、压浸,加高加固堤身”这个“三管齐下”的抢险方案。

  7月4日凌晨2时,在省水利专家组到达现场时,兰溪镇受威胁的群众已紧急撤离,由部队和武警等集结成的1000余人抢险队正在争分夺秒的抢险处险。“万一没有抢住,溃堤了要立马堵口!”在极为紧张的氛围中,最严重后果的应对方案也悄悄酝酿着。

  勘察现场险情后,省水利专家与当地抢险指挥人员交换意见,进行紧急会商,并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优化抢险方案。

  “快,一定要快!回填强度一定要上去!”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陈志江认为,“抢险队员们已经很累了,单靠人力抢险是不够的,要加快进度,机器作业是关键。”省水利厅洞工局专家向朝晖与陈志江的意见不谋而合。他们建议采用推土机将堤后砂砾石快速压住管涌点,形成2.5米高的压浸平台;对大堤外坡加培黏土防渗铺盖,下沉堤段用砂石夹黏土加高夯实,尽快恢复堤上抢险通道,增加机器作业。

  方案既定,迅速行动。堤坝塌陷处、堤脚管涌处、救援队伍中,水利专家们不停往返,察看险情、提供技术指导,没有一刻停歇。实在饿了就吃几口干粮,困了就席地打个盹。随着天空露出鱼肚白,管涌出水量减少,险情也得到了初步控制。

  资水河中,几艘大型运砂船停靠在大堤边,通过传送带源源不断地将砂石送入垸内;堤岸上,满载黄土的卡车排成“长龙”,挖掘机、铲车轰轰作业;垸内,抢险队员们填装沙袋、垒放压实,在管涌穿孔形成的冲刷带旁垒起了高高的围堰。

  直至7月4日18时,在确认塌陷的堤段基本恢复原有高程,堤外迎水坡搭建起3米高的防渗体,垸内的砂石导滤体安全垒起后,通宵达旦的水利专家们久久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管涌口只有清水出流,意味着险情控制住了,60余万群众的家园保住了!

  “沙田垸”最难熬:不能关闸,只能“扛住”

  接连暴雨,湘阴县沙田垸水位不断上涨。7月2日8时,沙田垸水位达38.07米,超历史最高水位0.71米。随着高洪水位持续浸泡,渗漏等险情频出。危急时刻,省水利厅派出专家组奔赴一线,指导当地排险处险。

  沙田垸内有3万群众,更让人揪心的是,垸外的柳林河连着湘江,如果沙田垸溃堤,几百米外的湘江水就会倒灌进来,可能殃及上百万人生命财产安全。

  7月3日11时,由省水电设计院副总工程师林飞带队的专家组,火速赶赴现场。22时,省水利厅两位厅领导也连夜赶至现场。

  7月3日17时,省水文局总工程师李广源带队,并调动益阳市、岳阳市水文监测力量到达现场,测量柳林河闸口上下水位,监测下泄流量,进行水情分析。

  根据《湖南省水文应急预案》,省水文局启动一级应急预案。洪水不断刷新高度,作为抗洪中的“情报先锋”,省水文局现场专家每小时实测一次流量,每半小时向省防指报告实时水情数据。

  最初是遥控船测流量,但因信号不稳定,测不到相关数据。为了测到宝贵的高洪流量,水文监测人员奋不顾身,涉险开橡皮艇到河道中及时测量洪水流量。专家组成员宁斌武告诉记者:“队员拖着专业的ADCP流速仪,每两到三个小时在一百多米宽的柳林河两岸间来回穿行,白天还好,晚上视线不好,非常危险。为了保证安全,队员们都穿上了救生衣。”

  根据水文情报,省水利厅总工程师张振全和专家们通过精密计算,会商后得出结论,柳林河上游的闸门不能关,否则会严重影响益阳;由于柳林河来流达72立方米/秒,下游乔口闸也不能关闭,只能往湘江强排水,所以,沙田垸只能“扛着”。专家们认为,沙田垸虽然险象环生,但已经扛了3天,只要再扛3天,湘江水位降低,问题就好办了。

  看着像筛子一样的渗漏口,现场有人信心不足:“大堤首建于明清时期,且堤身单薄,能否守住?”

  “必须守,马上守!”专家们上堤会诊后给出的意见很坚决。专家组认定,在三天时间之内,三峡已经控制泄洪,洞庭湖城陵矶出湖流量增大,湘江上游又没有大暴雨来水,其水位必然迅速下降,柳林河的水位也就会跟着下降,沙田垸就安全了。

  按照专家组意见,早已集结待命的军民迅速分头行动,调运筑板土、铲运砂石、运送沙包……经过几日的鏖战,险情终于渐渐得到控制。

  6日,沙田垸水位退至保证水位36米,7日中午,水位进一步下降。一度只有0.06米就漫堤的河水,终于汇入湘江往下游流去。

  “水位转退,且退速较快的情况下,容易发生堤身外崩,要格外注意!”专家组提醒,要加强外堤面保护,避免退水时把外堤冲走,造成垮塌。按照专家意见,现场抢险人员马上将防渗体外侧反滤层从1层增加到4层,并做了下游关闸预案以降低流速。

  9日,及至沙田垸退出警戒水位,专家组才安心的撤回。

  “竹沙桥”最突然:发生在省城的险情,修改方案除险

  7月4日6时,因连续降雨和长时间高水位运行,长沙市浏阳河大堤竹沙桥泵站自排闸闸门突然垮塌,导致浏阳河河水往合丰垸内倒灌,流量不少于50立方米/秒。22.6平方公里的长沙市雨花区合丰垸内,居住人口达30万人,突然面临严重威胁!

  险情发生后,长沙市和雨花区防指迅速启动了应急预案,市区政府组织力量有序开展抢险工作,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倒灌流量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合丰垸告急!

  4日18时,省水电设计院接到派出专家组支援抢险的命令,该院副总工程师、研究员级高工曾更才和另外两位高工张拥军、胡堃,来不及吃晚饭,就同省水利厅两位厅领导一起赶往险情现场。

  回想起当天抢险时的争分夺秒,曾更才仍抑制不住激动和紧张。“相对堤防出险,涵闸闸门直接垮塌的险情虽很单一,但太突然,险情同样危急,而且如此大尺寸的涵闸孔口闸门失事,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未曾遇到过,封堵难度特别大。”曾更才说。

  19时,专家组一行赶到现场。此时,长沙市市长陈文浩和市里多位领导已经在此指挥抢险多时,专家组听完情况简要通报后,便直接看现场、定方案。

  竹沙桥泵站自排闸共有2孔,每孔孔口尺寸宽、高分别为3.5米、2.2米,出口防洪铸铁闸门中的一扇门发生垮塌破坏,面对这样的突发险情,长沙市此前主要采用了涵闸闸门除险常规的抢险方法,即用钢管扎成网格置于倒灌闸口前面,再采用铁丝网包扎棉被和砂石抛投于钢管网架前,以堵住倒灌孔口。由于倒灌闸口处及附近流速很高,抛投材料难以稳定,不能根除险情。

  专家组根据现场情况,提出了在闸口前抛投大型混凝块封堵为主的修改方案,用吊车将混凝土块吊到闸口附近的位置,实施精准抛投。“根据初步测算闸口附近的流量、流速,堵口用混凝土块重量宜在5吨以上,这样才能确保石块抛投下去不会被倒灌水流冲走。”曾更才说。险情没排除,现场领导和专家着急得一口饭也吃不下。

  堵口材料基本到位后,开始抛投,此时已近深夜。为能达到精准抛投效果,尽可能减少抛投混凝土块数量,现场水利专家们采用强光手电指示抛投位置,用对讲机指挥、引导吊车起落。所有的领导一直守候在现场,就看混凝土块抛投下去能否有效,由于事先测算到位,混凝土抛投的效果较好。抛了四五块以后,情况比较理想,大家心里也有了底。

  7月5日凌晨4时左右,倒灌闸口前立轴漩涡基本消失,表明混凝土块抛投封堵基本完成,随后继续进行后续铁丝网包扎棉被、编织袋砂袋等材料的抛填工作。专家组还特别提醒,由于两个闸孔的隔墙厚只有一米多,要提防后续抛投物封堵倒灌闸口时对另一扇铸铁闸门造成新的险情,所以一直盯守现场对后续抛投物及抛投要求进行了现场指导。

  至7月5日上午10时左右,自排闸出口处水流比较平稳,垸内自排闸进口处基本上也没有冒泡的迹象,这时专家组确定险情已经解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