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省州县三级部门联动16年追凶  凤凰“2001.9.16”强奸杀人焚尸案告破

2017-07-17 11:34:54 来源:红网 作者:欧阳仕君 谭群周 向奎 编辑:康晓乔 实习生 李毅丰

尘封多年的卷宗。

抓捕组远赴杭州抓捕龙某金。

犯罪嫌疑人龙某金指认作案现场。

  红网湘西站7月17日讯(通讯员 欧阳仕君 谭群周 记者向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01年9月16日,凤凰县千工坪乡发生一起强奸杀人焚尸案,两名花季少女被害。纯朴的苗乡顿时蒙上阴影。侦破过程中,“案中案”耽误了破案黄金时间,更导致警民关系紧张。此案不破,村民不服,警方不甘。16年持续不断的努力,省州县三级部门联动,抽丝剥茧,顺藤摸瓜,真凶龙某金终落法网。

  两男两女赶边边场 两名男子不见了

  2001年9月16日,离家不足1000米,小琼和小莺的尸体被发现。她们的头骨被砸扁,面目全非,胸部以上被稻草焚烧,15岁的小琼阴道内还提取到男人的精液。

  强奸!杀人!焚尸!毛骨悚然的消息炸响了千工坪乡亥冲村——一个偏僻、纯朴的凤凰苗乡。

  案发前一天,小琼和大她四岁的小莺结伴到凤凰县山江镇街上赶边边场(“赶边边场”是湘西苗家青年男女求爱的一种方式)。

  当天下午,两名青年男子随同她们回到亥冲。一路上,人们见到这四人说说笑笑。到了村口,两名男子留下,两名女孩回家吃饭。晚饭后,两名女孩叫来玩得好的邻家姐妹,一起前往村口看望两名男子。

  嬉笑一番,邻家姐妹陆续回家,小琼和小莺带着两个男子来到“帮家彩”(苗语地名)。这是半山腰的一块小坪场,上面有突出的石块,既能遮阳,也能遮雨,平常是村民劳作歇息的地方。

  小琼和小莺一夜未归。第二天一大早,她们的尸体在“帮家彩”附近发现,现场惨不忍睹。散布在她们四周的青石块,血迹斑斑。

  宁静的小山寨惊慌了。报案。恶性杀人,两条命案,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几乎全体出动。尸检及其他现场工作做了七八个小时。下午4时许,民警撤离,带走了几十块带血的青石块,也带走了大家的呼声:把昨天进村的两名男青年抓住。这两人是谁,来自哪里,没人知道。案发后,他们消失了。

  一人马上染了头发 一人外出打工

  沿着两名男青年进村的路线,民警逐步开展调查。数天后,他们的身份被锁定。

  一个叫阿雄,18岁,一个叫阿朗,17岁。他们均是山江镇人。待到警方进一步接近他们的时候,发现一人将原先染过的黄发又染回黑色,另一人则到浙江打工了。村民简单的判断和种种迹象都表明:阿雄和阿朗极有嫌疑。很快,兵分两路,两人同时归案。

  经审讯,他们对与两名受害人赶边边场供认不讳。审讯中,他们对两名受害人的死亡现场描述得分毫不差。

  死亡前在一起,死亡后见过现场,并且没有报案,还有逃避警方追踪的嫌疑。人们开始传说:凶手就是阿雄和阿朗。

  警方仍在等待最后的关键证据:受害人小琼下体内提取的精斑。当时,精斑正送往省公安厅检验。随后送检的还有阿雄与阿朗的血液。

  DNA检测技术彼时还是一门新兴的生物技术。案发后三个月,检测结果送达凤凰公安局:阿雄与阿朗的DNA与从案发现场提取精斑的DNA——不符。

  阿朗和阿雄的犯罪嫌疑,被警方排除。凶手另有其人,两名男青年不是凶手。

  村民坚决不信,群情汹涌。一种论调在村头寨尾流传:公安收了黑钱,放掉了真凶。

  受害人的家属对上门开展工作的民警直言不讳:“我要是有钱,就送给你们,你们就不会放掉凶手了。”警方联系村委会,村干部说:“凶手都抓到了,你们又放掉,还调查什么?”人们对入村调查的民警冷眼相待,避之不及。

  在警方内部,阿朗和阿雄的口供当时也存在争议。阿朗和阿雄供述:当晚与两名受害人来到“帮家彩”后,大约午夜零点左右,突然一个蒙面人冒了出来,并赶走了他们。第二天晨光微露,他们重返现场,却见到了两名女孩已经被害。

  太突然,太离奇,他们认为没法向死者的亲人和当地人解释,担心惹来横祸,决定一走了之。

  阿朗和阿雄的口供匪夷所思,就像说书一样,但DNA不会说谎,警方开始围绕他们的口供重新开展侦查工作。

  案件迷雾笼罩 真凶仍未现身

  专案组通过对现场、案发时间和作案人等情况分析,并结合阿朗、阿雄的口供,得出结论:该案犯罪嫌疑人非常熟悉现场环境,应是附近村寨的村民。

  3年内,专案组连续走访周围十几个村寨、上千户村民,摸排出符合作案条件的人员上千人,仍旧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重启命案:村不漏户 户不漏人

  2017年3月14日,湘西州公安局和凤凰县公安局召开“2001·9·16”千工坪强奸杀人焚尸案攻坚会,重启命案侦查程序,重新组建专案组。

  专案组经过大量的基础摸排工作,发现千工坪乡的龙某金(男,1975年出生)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专案组民警立即对龙某金的情况进行分析研判,发现其正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某工厂内打工。5月16日,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领导到凤凰县公安局指导该案侦破工作,并指示立即对犯罪嫌疑人龙某金开展抓捕工作。5月17日,由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州公安局刑侦支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等部门民警组成的抓捕组立即赶往浙江开展抓捕工作。5月19日中午,抓捕组民警在杭州市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在杭州市萧山区一家钢构厂将犯罪嫌疑人龙某金一举抓获。

  真凶的忏悔:一生就做错这一件事

  第一眼见到龙某金,抓捕组成员、凤凰县刑侦大队教导员龙建兵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犯罪嫌疑人。他穿着脏污的工服,带着头盔,拿着一把焊枪,蹲在钢构厂一个角落工作。叫他站起来,他动作迟滞。看上去,他身材矮小,面相敦厚,眼神混浊,一个地道的进城务工农民形象。

  通过DNA鉴定,犯罪嫌疑人龙某金的DNA与从受害人小琼的阴道分泌物提取的DNA完全一致。

  在公安局的审讯中,龙某金说:“我一生就做错了这一件事。”

  据专案组了解,龙某金有兄弟二人,平常寡言少语,但并非多事之人。犯案时,他26岁,已经成婚,并育有一子。犯案后,又生下一女。目前,儿子已辍学打工,女儿在念初中,成绩优秀。因为负案在身,在外打工这许多年,龙某金从不敢与外人斗气、打架,曾有安徽工友无理打他,有人帮他报警他不同意;之前工厂拖欠他的工资,他离职后,厂方打电话叫他领回工薪,他不敢去。

  审讯他时,最初龙某金绝不开口,凤凰县公安局专门派出会苗语的刑警做他的思想工作,收效甚微。直至民警将事前拍下的他女儿的视频放给他看,他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龙某金交代了其强奸杀害小琼、小莺的犯罪事实:当天深夜,他发现“帮家彩”坡上有男男女女在玩耍,随即将两个男的赶走,随后对其中一个女孩进行猥亵,但遭到反抗。这个女孩袭击了他的下体,并警告他,“我要报公安抓你。”他恼羞成怒,拾起了地上的石块砸下,强奸、杀人。

  因为迷信,他害怕被害人死后报复,又用稻草焚烧尸体,希望她们认不出他,找不到他。

  2017年6月2日,检察院认为龙某金强奸、杀人、焚尸确凿无误,批准对其逮捕,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消息传到村里,村民难以置信。7月4日,龙某金被民警带去指认现场时,“帮家彩”附近的茅草比当年茂盛了许多。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这里少有人问津。山风吹向萧条的山谷,草木呜咽不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