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平安在身边】从院长到“和事佬” 长沙望城区李亦三的医患调解之路

2017-07-17 15:18:08 来源:红网 作者:张易 编辑:向宏鑫

  编者按根据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委的统一部署,为全面展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湖南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平安湖南建设成就,为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评选表彰活动营造浓厚氛围,省委政法委组织开展了主题宣传,红网、时刻新闻、湖南长安网(潇湘剑语)联合推出【平安在身边】系列报道。

长沙市望城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常务副主任 李亦三。

李亦三(右三)调解医患纠纷。

  湖南长安网 记者 张易 长沙报道

  “一米多高的鞭炮,噼里啪啦地响,周围好几堆稻草烧着……房子好像都要被整垮。”时任长沙市望城县高塘岭卫生院院长的李亦三仍不能忘记过去医闹的场景。现在,已是长沙市望城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常务副主任的他,五年来主持调处的案件超过200起,无一引发群体性事件,无一例上访。

  暴力医闹成“心结”

  李亦三至今也忘不了那晚一片狼藉的卫生院大厅,以及受伤同事脸上痛苦的表情,而那起事件也成了他的一个心结。

  上世纪90年代的某个晚上,长沙市望城县高塘岭卫生院一楼大厅内,火光四起,烟雾缭绕,钝器的敲击声与医闹者的叫骂声混杂在一起。

  “文闹、武闹都有,大闹大给钱,小闹小给钱,不闹不给钱,”在当时被认定为人民内部矛盾的医患纠纷,只能靠医院自己解决。

  医患纠纷逐渐成为一个备受全社会关注的话题。2012年5月,当长沙市望城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成立时,从医四五十年且担任院长20多年的李亦三,被该中心聘用为常务副主任。在那场医闹的十三年后,退休的李亦三曾经的愿望终于变成现实。

  放弃高薪只为实现心愿

  为何医患关系这么紧张?如何能缓解?李亦三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一定要靠政府,才有力度,有公正的立场处理好医患纠纷!”2000年,时任望城县政协委员的他就曾向政府提案:建议由政府成立第三方医患纠纷调解机构。由于此前没有相关先例,提案搁浅。

  李亦三退休后,被返聘为长沙市望城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常务副主任。他从医多年,有过硬的医学专业知识,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在医调中心工作不到一年,就有好几家民营医院争着高薪聘请他去担任院长,有的甚至开出年薪20万的条件,而医调中心每个月补助只有1800元。

  当他想起自己亲身经历过的那些医闹事件,自己心中那没有解开的“结”,还有“成立第三方医疗纠纷调解机构”的愿望,“20万年薪又算什么”。

  “虽然当医生、做院长也能救治不少病人,在这边,能帮到的是全区几十万医护人员和百姓。”李亦三一一婉拒,选择继续在调解中心工作。

  “和事佬”的“四勤”

  “没想到,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从医者到“和事佬”,在李亦三终于有机会解开他的“心结”。

  “如履薄冰,医患调解工作就是如此。我们是代表政府的第三方机构,工作做不到位的话,会影响群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李亦三坦言,与从医相比,处理医患纠纷更要时刻细心。调解工作不像当院长需要考虑经济效应,但是涉及到的社会群体更多、各类工作更难做,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

  “多动脑、多动腿、多说话,不但找当事人做思想工作,还要找当事人最信任的亲戚朋友做工作。”李亦三说,医患调解是一份技巧性很强的工作,需要付出大量脑力体力,他把调解工作总结为“四勤”——脑勤、体勤、嘴勤、心勤。

  按照规定,如果三次调解没成功即可发放终止调解通知书。可迄今为止,望城区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还没有发放一份通知书。他和同事曾为一个案例跑过不下三十次,甚至花了一个星期陪患者看病。

  2014年的某起患者突发心肌梗塞猝死引起的医疗纠纷,到医院聚集的群众不下40人。李亦三在那天高烧39度,在得到消息后坚持要去调解,面对家人的好心劝阻,他说“冠心病突发心梗猝死是自身因素导致的,医调中心只有我一名专业技术人员,如果我不去讲清楚,怕是要闹得‘下不得地’!”李亦三拿起公文包,直奔医院。

  在5个小时耐心细致的讲说和劝导下,原本情绪激动的患方家属最终放弃60万元赔偿的诉求,以院方补偿6000元结案。“压在我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一年要搞好几次通宵,有的年轻人熬夜都不如我。”调解工作经常需要打“持久战”,李亦三今年虽已69岁, “身体状况还好,没什么大毛病。”李亦三说道。

  将公平公正坚持到底

  以前是医生,现在做调解,能获得老百姓的信任吗?“他们表面不会提,但心里肯定有想法。我们只用调解结果、用事实回应这些质疑。”李亦三介绍,此类问题他们十分注意,“一开口,首先就要与医院撇清关系,有医院高薪请我当院长我都不去,不会乎那点红包钱。”李亦三坚定地说。

  曾有一位患右下肢静脉曲张的病人与院方发生纠纷,聚集了30名闹事者,索要院方赔偿5万元。李亦三与同事上门做工作,裁定该案为院方全责。最终院方给予患方的赔偿金为5000元,其中包括患者多住院4天多的药物费用、患者及1名家属4天的误工费、伙食费、交通费。

  “既然是院方的全责,为什么不能满足患方的诉求赔偿金额?同时也可以作为对院方玩忽职守的一个警醒。”记者向李亦三提出了疑问。

  “医患调解中不能有‘罚’的成分,就算是院方的疏忽,如果罚了,就违反‘公平公正’的原则。”李亦三斩钉截铁地答道。

  该中心成立5年里,累计受理医患纠纷案件308起,李亦三处理的案件超过了200起,调解成功率达92%,无一引发群体性事件,无一例上访,10%的患方主动放弃了诉求。

  今年五月,李亦三为长沙市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进行岗前培训,正在备课的李亦三在他的教案中写道,“作为医患调解员最重要的是素质,同时也是调解的核心,就是坚持公平公正、依法依规,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克服主观意识,不要带有倾向性观点、或情感去看待问题,参与调解。”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