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央媒看湖南】打造指尖上的监督平台

2017-08-21 09:50:3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邹太平 陈晓丽 编辑:李晓玲

  打造指尖上的监督平台

  湖南保靖运用“微信群”助力村级权力监督

  人手一台智能机,人手一个微信号,这在湖南省保靖县的农村已是普遍现象。有微信,自然就会进入微信群。利用这一新载体,保靖县纪委在12个乡镇的177个行政村建立“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让村民、村干部、乡镇干部、纪委干部成为“朋友圈”的朋友,打造指尖上的“大监督”。

  “扶贫资金和扶贫项目,都在微信群全程公开公示。”8月18日,保靖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唐正告诉记者,在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中,该县从专项扶贫资金到低保、危房改造、救灾救济等各项资金,都在“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里全程公示,发挥群众监督作用。今年以来,该县党员、干部违纪问题线索排查涉及扶贫领域53条,立案查处16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6人,正在立案审查4件。

  保障群众对村级事务的参与权、知情权、监督权,“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应运而生

  数据显示,2013—2015年,保靖县纪委共收到反映村干部贪污挪用、优亲厚友等侵害群众切身利益问题的信访件274件,占比57%。信访反映最多的问题,就是对村里大小事务不知情,对村干部意见大。

  “究其原因,村级权力运行不规范,村务公开不真实、不全面、流于形式,监督乏力等是主因,各种不理解和怀疑此起彼伏。”保靖县纪委信访室主任丁波认为。

  在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中,如何保障群众对村级事务的参与权、知情权、监督权,成为了保靖县纪委的一个研究课题。

  复兴镇蓬桂村是保靖县纪委的对口扶贫村,该县第一个“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首先在这里产生。

  “为什么村民都不知情,低保名单就评出来了?”2016年3月25日,“蓬桂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刚刚诞生不久,该村勤廉监督员杨秀举看到该村务公示栏张贴了一份低保调整名单,当面询问村党支部书记腾建玉。

  腾建玉回应他,村里开会研究了。杨秀举认为,按正常程序来讲,村“两委”开会讨论低保的评定,作为村勤廉监督员,他要全程列席,否则就是违规。

  杨秀举就在“蓬桂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发起了讨论,并“@”了镇纪委书记,群里顿时炸开了锅。第二天,镇纪委就对蓬桂村党支部书记进行了提醒谈话,并要求村里按规定流程重新审议。

  杨秀举全程监督,还通过微信群,进行现场直播。结果公布后,低保户名单没有变动,却获得了微信群里110多位村民的点赞。

  “微信群一建起来,就受到群众的欢迎。”保靖县纪委副书记周韬说,群众如果遇到一些村级权力运行不规范的问题、雁过拔毛的问题,或有政策要咨询,都会在微信群发声。

  “一村一群”“一户一人”,群众广泛深入参与监督

  经过前期的试点,2016年10月,保靖县纪委全面推广“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严管村官微权力,倒逼基层党员、干部主动履职主动作为。

  按照“一村一群”“一户一人”的原则,在全县12个乡镇建立了177个“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两万余人进群,辐射人口10余万人。同时,县纪委将12个乡镇划分为6个片区,由6名纪委常委负责,村民、村干部、镇干部、县纪委同在一个监督微信群。

  今年5月,在保靖县脱贫攻坚精准识别再一次“回头看”的过程中,“鸭坝村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内一村民自称体弱多病,应当在“回头看”过程中纳入建档立卡户。负责监督群管理的鸭坝村勤廉监督员田茂辉看到信息后,将其信息收集上报复兴镇纪委。经镇纪委调查发现,该村民因在距鸭坝村较近的花垣县城内购有商品房,不符合建档立卡条件。

  “原来他城里都有房子,还在村里哭穷,真不像话!”这一信息于本村监督群内公布后,不光打消了当事人“歪脑筋”,也让不少有疑惑的村民们释怀。

  “本次村里的低保评议怎么没在群里公示啊?”8月7日晚,“碗米坡镇首八峒村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内有人提出疑问。该村勤廉监督员发现村党支部书记田宏书没有在群内及时回应,于是给他发出私信,督促其及时将低保评议内容在群内公示。

  针对村级事务繁杂的实际,保靖县纪委与相关职能部门多次调研和座谈,对村级权力进行了认真梳理,厘清了村“两委”的权力清单,共4大类29条事项。

  为做到监督有据可依,保靖县制作了村级权力运行流程图,将29项权力在村一级的运行进行了规范。同时,强制性要求村“两委”必须按照29项权力规范运行的要求依规履职尽责。“通过把村级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既为群众办事提供了指南,更为村干部行使职权划定了‘红线’,便于群众监督。”唐正介绍,村勤廉监督员必须全程列席监督村级权力的决策过程,监督的情况以台账形式上报乡镇纪委,异议事项及时反馈给村“两委”。

  “村里开会,群里也在开会!”清水坪镇马王村勤廉监督员彭云军说,自从有了这个监督微信群,村里大会小会,他都会到群里晒一晒。

  在村民“眼皮子底下”用权,倒逼党员、干部履职不松懈

  “像低保评议这种事,放以前村主要干部开个会就定了,现在除了在村务公开栏里公示,还要放到微信群里‘晒一晒’,接受全村人的监督。”碗米坡镇亚渔村党支部书记彭秀国告诉记者,在村民们的“眼皮子底下”用权,村干部们从开始的不适应慢慢变为一种习惯。

  村务两公开,使更多的村民了解村务情况,保障了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成为继传统纸质公开外的“给群众一个明白,还干部一个清白”的新途径。

  “过去,村务公开效果不明显,流于形式,基层监督乏力。”有着多年基层纪检经验的阳朝乡纪委书记杨再旺介绍说,张贴的纸质材料或被撕掉,或经受不住日晒雨淋损坏掉;公示内容和批次增多时,就懒于公开或公开时限不能保障;农村“空心村”现象多,大量外出务工的青壮年无法及时知晓村务动态情况。

  “随着新兴媒体的崛起,微信逐渐成为政府与群众沟通交流的新平台。更新观念,加快信息化步伐,运用监督微信群助力村级权力监督,能够极大地降低反腐败工作的成本。”湘西州政协副主席、保靖县委书记卢向荣表示,在践行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过程中,“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借用“互联网+监督”的思路,摸索出了一条新的路径和模式。

  今年1至7月,保靖县纪委共收到反映村干部贪污挪用、优亲厚友等侵害群众切身利益问题的信访件94件,占比73.44%,较去年同比下降了30.88%;立案查处基层党员、干部26人,占比47.27%,较去年同比下降了23.6%。唐正认为,“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在其中起到了“抓早抓小”的作用。

  “发挥好这个平台的监督作用,可以倒逼党员、干部,特别是纪委干部,进一步转变作风,俯身走进群众中。”湘西州委常委、州纪委书记邓为民深有感触地说,如果对群众反映的问题线索处理不及时,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得不到有力打击,那就会影响纪检监察机关执纪监督的公信力。

  截至目前,通过“村级权力监督微信群”,该县纪检监察机关收到群众反映的问题线索74条,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7人,诫勉谈话7人,提醒谈话37人。(本报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陈晓丽)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