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互联网+监督”紧盯扶贫领域

2017-10-12 10:37:58 来源:红网 作者:王欢 编辑:李晓玲

  “互联网+监督”紧盯扶贫领域

  麻阳探索打造“互联网+监督”升级版,加强对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

版权所有

近日,麻阳县纪委信息中心工作人员处理“互联网+监督”平台问题线索。供图/麻阳县纪委

  2017年8月9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在《麻阳县豪侠坪村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存在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汇报》上作出重要批示,强调“麻阳‘互联网+监督’应该在扶贫领域得到有效体现”。

  早在2016年1月份,麻阳便通过“互联网+监督”平台反腐,监督民生资金去向,打击微腐败等,被媒体广泛报道。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麻阳模式”成效如何?

  记者日前前往麻阳,实地调查“互联网+监督”在扶贫领域的新实践和新探索。

  潇湘晨报记者 王欢 麻阳报道

  2017年2月,对于麻阳县谭家寨乡楠木桥村的村民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该村村民通过设立在镇政府的“互联网+监督”终端查询机,举报村委会委员谭宏武侵占他人钱物的问题。谭家寨乡纪委初步核查,乡党委决定对谭宏武的违纪问题予以立案审查。5月20日,审查结束,麻阳县纪委对谭宏武建议给予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

  “互联网+监督”,让怀化麻阳成为精准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的范本。计划在2018年摘掉贫困县“帽子”的麻阳县,把“互联网+”运用到反腐监督之中。他们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打造了“互联网+纪检监察”大监督平台,监督民生资金去向,实现钱公开、事公开、人公开和办事结果公开,变“纸上公开、墙上公开”为“指上公开”、“掌上公开”,让群众明白、干部清白,通过大公开实现大监督,通过大数据捕捉微腐败,取得了初步成效。

  与此同时,随着脱贫工作进入深水区,如何在新形势下创新科技监督模式,成为麻阳思考的新问题。

  大数据“碰撞”后自动报警

  这个平台是怎么发挥作用的?9月26日,麻阳县纪委副书记张寿文给记者现场演示。监督平台的核心部分,由两个数据库组成,一个是人员信息库,里面有8万多条数据,包括去世人员、公职人员、村干部、买房购车人员、门面业主等;另一个是民生资金库,目前积累了90多万条数据,“麻阳县有100多项民生资金,如财政局发放的扶贫资金、民政局发放的低保、住建局发放的农村危房改造补贴等等。每一笔资金的发放时间、金额、对象,都记录数据库中。”

  把这两个数据库进行对比,会出现什么结果?平台技术人员欧阳小华打开平台,勾选“去世人员”和“农村低保”两个子数据库,滑动鼠标,点击“对比”功能。“通过对比,可识别出上述两个子数据库中重合的部分,即:有人已经去世了,但还在领农村低保。”

  平台的“震慑”作用,让不少干部主动前来交代问题。周尚森是麻阳县石羊哨乡政府的一名干部,几年前,他利用国家干部身份,帮其父母办理了农村低保。2016年4月,他主动向乡纪委负责人反映并取消了其父母的低保资格。

  据了解,这种对比查询,平台能自动完成,并可随意更换关键词组合。比如“买房买车人员”+“廉租房补贴”、“公职人员”+“危房改造补助”。每一次对比,都能找出许多疑点:有人有房有车却还在享受廉租房补贴;有人既拿国家工资,又领取贫困人员才能享受的危房改造补助。发现这些疑点后,平台会自动报警,成为纪委追查的线索。

  借鉴麻阳的经验,怀化市于去年启动“互联网+监督”工作平台,截至2017年7月10日,对有关责任人问责处理242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7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4352.24万余元,733人主动到纪检监察机关交代相关问题,退赔资金658.91万元。

  精准识别,从“结果”到“过程”

  平台的一个重要作用,解决扶贫资金监管缺位的问题。围绕扶贫项目“钱从哪里来,花到哪里去,干了什么事,效果怎么样,有没有问题”为主线,麻阳县由县扶贫办牵头,将乡、镇、村委单位编制资金项目全部导入平台系统;发改、住建、农业、民政等相关单位根据职责,将扶贫项目在施工前、施工中和竣工后的照片及信息于规定时间内进行公示;对拟发放的资金,上传至平台进行扫描“体检”,发现问题及时复查复核并纠正,由此实现对资金和项目来源、去向、过程、效果、问题、投诉等信息的全面公开、全面监督。

  2016年7月,麻阳江口墟镇大禾田村村民通过终端查询机发现,该村村民彭祖保、彭武等7户不属于地质灾害户,却领取了国家地质灾害搬迁补助款5万元,于是通过平台向县纪委举报。后经纪委调查,情况属实,为国家追回了共计35万元的地质灾害搬迁补助款,同时,对大禾田村党支部书记彭祖坤、村委会主任陈际权等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麻阳县扶贫办主任向杰对此颇有感触,他说:“平台的分析比对功能对扶贫工作帮助很大,特别是在精准识别贫困户问题上,解决了以前人工采集不全、不准的问题;在前期扶贫资金、项目的拨付上,平台提供筛选、预警功能。”他话锋一转,“但是,我们的平台有没有可能更智能一些,不是通过群众查询终端机举报,而是从整个监管链条上,一开始就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据了解,平台运行以来,麻阳县清退不符合条件贫困人口5500人,挽回易地搬迁、失地少地农民养老保险等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

  但这些基于“结果”的监管,让麻阳多少有些“被动”。有没有更“主动”的版本?

  探索“互联网+监督”升级版

  现在看来,麻阳县豪侠坪村易地扶贫搬迁案是一个提醒,把麻阳一直纠结的问题摆到了台面上。

  2017年9月,怀化市纪委、麻阳县纪委查处了麻阳县大桥江乡豪侠坪村原村支部书记龙绪祥等人弄虚作假、非法占有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房的问题,给予17名责任人员纪律处分或组织处理,其中处级干部3人,科级干部9人。

  经查,豪侠坪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项目存在违规购买或相互转让建房指标建房、挪用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征地补偿29.40万元、易地扶贫搬迁建房项目工程竣工验收不到位等问题。这给麻阳乃至怀化的“教训”是,“由于农村住房没有房产证登记手续,造成目前平台对于村民私下交易建房指标、住房监管出现空白”,张寿文说,“这些情况,作为每个月需要在村里工作22天的扶贫队长来说,哪个村民建了新房、搞了装修,应该清楚。”基于此,接下来,麻阳的“互联网+”将加大对村扶贫工作队的监管、执纪和问责。

  “我们以‘扶贫村’为核心,将‘扶贫工作队’与‘扶贫资金’、‘扶贫项目’、‘贫困户’等作为并列板块,统一进行公示。扶贫工作队队员每天撰写工作日志及拍摄扶贫实地照片,并通过手机APP上传到平台,平台系统自动进行汇总、评价,没有上传扶贫日志和扶贫实地照片,当月驻村出勤少于22天、住村少于15天的,平台自动预警,纪检监察机关复查复核、问责追责。”

  在此基础上,麻阳加大力度做细村级财务公开,解决公开不精准精细的问题。张寿文形容这种“精细”:“(精细)到每一张发票”。

  “破”字当头,互联互通。麻阳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易勇说,麻阳下定决心,坚持“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不断试错,不断完善、优化平台,确保平台“全网通”、“村村通”,共同把信息采集推入良性轨道,“随着平台的一系列后期工作完成,对于扶贫领域的监督、执纪、问责,麻阳的科技翅膀还要更硬,将来也要飞得更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