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张发财携新书亮相长沙:嬉笑怒骂间读懂历史

2017-11-13 21:37:16 来源:红网 作者:杨艳 谢一帆 编辑:刘威成

11月11日,梅溪书院《人五人六》分享会现场。

11月12日,boolink书店《人五人六》分享会现场。

岳麓书社出版的新书《人五人六》。

  红网时刻11月13日讯(记者 杨艳 通讯员 谢一帆)不会写书的设计师,不是好段子手。这句调侃的话,很适合“不务正业”的张发财。11月12日,他携新作《人五人六》作客长沙,不同于他著名的微博历史小段子,他用一篇一篇两三千字的精炼文章,使众多的历史人物跃然纸上。光从“只尝胆,不卧薪”“关于唐伯虎的美丽误会”“李白的剑术”“偷懒的‘图片编辑’王元翰”这些篇章标题便可以看出,这是一本有趣的书。

  “有趣是很重要的事情,有趣的语言、有趣地阅读,其实阅读的最终目的,也是最大的目的,就是让人心情舒畅、开心。”张发财职业是一名设计师,在业内小有名气,但他一年起码有8个月都在看书写作,只有4个月在做设计,这个“不务正业”的设计师接连写了5本事关历史的书:《一个都不正经》《大家都很二》《历史就这七八样》《十三不靠》和新鲜出炉的《人五人六》。

  “别看发财的文字表面风骚放荡,充满各种秀智商的桥段,但这些都是建立在他饱读经典、勤于考证的基础之上。”张发财好友、《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在《人五人六》序言中这样说,他在传统正史里寻找死角,在史学论文网站发现兴奋点,在历史笔记与个人回忆录中考证真伪,在中外史料里构建某种有趣的关联。“能让一脸肃穆的历史偶尔露出些孩童的天真,我看这是件好事。”

  自称历史“扯淡专业户”,却不是真的“扯淡”。脱下轻松搞笑的外衣,张发财的历史文章其实是“言必有据”的严谨作品,每一篇文章皆有所本、皆有出处。“每一篇作品我最少得看十万字的资料才写出来。”现场,面对读者提出“像读了个假历史”的疑惑时,张发财回答,资料要是不够扎实的话,那文章整个就漂起来了,站不住脚。

  “我这都不是野史,都是正史里面的。”张发财说,趣味性在于他在写作中,注重画面感,让历史的人物都可以站起来“演出”,写作经历了从“文字——画面——文字”的过程。以写鉴真东渡为例,张发财分享,“他在论文网上看了三篇论文,将近60多万字的资料。我是从最根本的、最专业的资料出发,然后再给它加工、整理、调侃的,根是没问题。而且我这个编辑也特别认真,在准备出书的时候,他又重新再考证了一遍。”

  这次发布会,张发财还特意请来知名作家谭伯牛担任嘉宾。谭伯牛致力于研究清史,尤为关注太平天国战争及湘、淮军史实,拟新撰湘军史及重要人物传记,著有《战天京》《天下残局》《湘军崛起》等。现场,他向记者透露了之所以和张发财成为好朋友是因为两人都有共同的爱好,“都喜欢宅家里,还喜欢在历史的海洋神游”。

  “作为一个古籍出版社,尤其讲到历史这方面,岳麓书社的校对编辑标准比较严。我少年时代了解湖南的历史,看的书主要就是由这家出版社出的。”同样在岳麓书社出过书的谭伯牛表示,“张发财的书,虽然以通俗历史的面目出现在岳麓社,但它在里面的编辑流程是非常严谨的。除了他自己会把关之外,编辑在这个方面也很认真。”

  “他能把历史写得这么开心,至少我是没有这种能力。”谭伯牛毫不吝啬地夸奖好友,“很多人认为张发财出书无非就是把他发的微博攒成一本书,其实不是这样的。他每本书他自己都有认真的编排。”谭伯牛说,“作为一个书的编排,作者的用意、用心也体现在里面。如果你认真去领会一下,去看一下,你估计能看到一个新的张发财。不局限在东北,不局限在南宁,也不局限在越南的一个张发财。我希望大家能够发现这一点。”

  张发财表示,“写书其实是对历史的真相有兴趣,而历史能满足我的‘窥视欲’。我通过写作能让自己心情愉快一点。说抑郁症有点矫情,但我有点抑郁情绪”,张发财与读者们分享自己的写作心态,“我在写字和做设计的状态中,我心情很平静。如果是这样的话,为我自己的精神和身体考虑,我也得继续这么写下去。”

  当问及岳麓书社出版的新书《人五人六》,为何延续了他每一本书书名都要出现数字的传统时,张发财表示:“以前我的书内容都比较杂,而这一本书是专门写人的。‘人五人六’就是指装腔作势的人,这些历史人物,我真觉得‘人五人六’的。其实只要人都有弱点和缺陷,我是想把这个东西挖出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