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过年日记】饺子·年

2018-02-27 09:04:43 来源:红网 作者:何红华 编辑:何红华

  红网时刻郴州记者 何红华

  春节放假已是大年三十,回到老家时,看到村里的空地上停着好些车,旧日熟悉的面孔多了起来,如同约好的一般,不管平日里多么忙碌,离家多远,在这一天,大家伙儿又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奶奶,我们回来了!”第一个冲进家门的是我侄女,幼时多由母亲带在身旁,至今仍然亲昵,“呀,你包饺子了?”

  “是哩,知道你们没时间,我昨天就包好了。”母亲正在准备年夜饭,看到我们回来便放下了手中的活,拉着孙女的手,脸上满是笑意。

  饺子一个个整齐地摆在餐桌上,弯弯地,像月牙,又像笑脸,肚皮上的小褶皱调皮地袒露着。一阵暖意流过,是呀,哪年过年能没有饺子呢?

  对饺子的最初印象已经有些模糊,想来也该是在某年春节前,那会儿平日可舍不得砍上几斤肉来包饺子。那时爷爷奶奶尚在,包饺子的工作由奶奶承担,我则以学习的名义在一旁捣乱,将一个个饺子捏成包子状,犹自志得意满。奶奶一遍遍耐心纠正,无奈冥顽难驯,索性放任不管。爷爷不说话,只在一旁看着笑,那笑温暖和煦如冬阳。现在想来,对一位辛劳了一辈子的老人来说,幸福大抵不过是身体健康,儿孙在侧,眼前还有一顿美味可期的饺子,夫复何求?

  年岁渐长,奶奶已经揉不动面团,母亲接下了和面、擀皮的工作,我与大哥则成了包饺子的主力。我们围坐在小桌前,听母亲说着家长里短,说着陈年旧事和未来打算。一年一年,时光在母亲的低语声中,随着手中的面皮折叠、变形、弯成月牙,也随着母亲的头发由多到少到花白。

  如今,包饺子依旧是过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算我们因工作原因没能提前回来,母亲也会独自做好,只是包饺子的时候她会想起谁?她满肚的话语又会向谁诉说?

  默然无言。老旧房屋矗立,犹有儿时情状在目,虽然前些年进行了修缮,瓦房也被改成了两层平房,然而黯淡的门窗,斑驳的砖墙,还有,饺子的月牙与母亲的白发,依旧记录着时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