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怀念父母(外三首)

2018-02-27 10:27:19 来源:红网 作者:李超辉 编辑:何红华

  作者:李超辉

  一直怀念

  我那苦命的父母呵

  不知他们在天庭

  活得可好……

 

  父亲呵

  您的脑萎缩是否已好呢

  您的心脏还好吗

  您是否一直有劣质香烟可抽呀

  您是否有我们家乡那沁人心脾的

  倒缸酒品尝噢

  您当年的老花镜哈

  我恍惚记不得置放哪里

  应该 应该还在最左边的墙角吧

  在那里 安静地躺着

  灰尘满框

 

  那晚

  月光如水

  心亦如水

  您托梦给我啦

  要我仔细找找您的挚爱之物

  找找那支您挚爱的秃头毛笔

  大头的

  笔杆很壮硕

  在哪里

  在哪里

 

  我依稀记得

  是放您敞亮的纸房子里了罢

  还紧靠您的右手

  您那双青筋暴突的右手

  您那把纸钱抓得很紧很紧的右手

 

  我的母亲呢

  我那勤劳的农村老妪

  您的双眼是否透亮如镜

  您的眼珠还在吗

  您眼前的黑是否不再是黑

  层峦叠嶂

  您空洞的眼眶

  是否尝含泪水

  您眼前的儿子是否发质优异

  您的双脚

  可否健步如飞

  您应该不用常年躺在床上了吧

  快快出去走走走走呀

  您看吧看那外面的柏油马路上

  已经有公共汽车以及小轿车了

  飞驰电掣

  天空还有看起来很小很小的飞机

  您不必

  老是躺在床上了

  那些木板不想常年被您压着

  您可以用您用残损的双脚

  一步一挪啦

  一瘸一拐啦

 

  我们家也不再欠别人钱了

  话说旧时的超支款也免了

  我那20岁的亲叔

  也没有从未谋面

  他没有被村人活活打死

  他没有被人丢弃在红薯窖里

  您和我的爷爷奶奶没有被人驱赶

  我们家的房子

  没有被充公

  我的姑姑们没有送人

  我的亲叔

  他活得很顽强

  疯狂生长

  我们家依然没有去领抚恤金

  那点钱

  能换回骨血吗

  能买来亲情吗

  叔叔的照片

  我找不到一张

  你们在天堂

  一个双眼已瞎

  一个双腿已残

  一个双手已捆

  你们都是一家人

  你们可否认识呀

  如果你们认识

  请帮我把叔叔背上的绳索

  解开解开

  解开罢

  好让你们

  手牵着手

  一起回家

  当年温柔一棍

  送叔叔

  去天堂的那伙人啊

  和你们是否和睦相处呀

  我们和他们本来没有仇恨

  都是村人

  都是族人

  都是亲人

  请你们带着叔叔

  请他们喝一餐倒缸酒罢

  我们原谅他们

  毕竟毕竟

  他们零落在天堂

  活得相当窘迫

 

  ……那时光

  走了

  吾父母

  走了

  往事并不如烟

  那么清晰

  清晰如常

  清晰如昨

  清晰如您

  梦你如常

 

    一颗太阳坠落下去的时候

  曾经以为呵护你的梦想是我的企盼

  曾经以为现代的太阳仍能温暖恋人的目光

  曾经以为你就是古代那朵穿隙而出的白莲

  曾经以为《诗经》中回游的鱼

  可以让我一一拥有一一许可

 

  这一切因为拈花而笑而显现

  这一切因为背身而去而隐没

  这一切因为固执的泪而不绝于耳

  望着你我遗失于荒野

 

  不该爱你不敢恨你不愿指责你

  太阳的光芒揉进草丛和露珠

  就是另外一种纯情和颜色

 

  山的那边有海这是经验

  海的那边有伊人这也许是幻觉

  单词和单词之间有着窗口呢

  你掂起脚尖再度抚看我的眼睛——

  不幸被爱情撞伤

  立于低地

  最好的方式不是就地疗伤

  而是慢慢陈旧

  慢慢僵化直到将药方投个黑夜

 

  你终于走了

  太阳的姿色镌刻成烟成雾

  我想我也该重新长出一种思想

 

  抑或 撕破太阳的内衣

  看看我的爱情

  到底蜷伏于哪一层

  之后抚摸爱情

  一刀一刀地镂刻

 

  害怕冰冷

  有你在我身边我感觉温暖

  你离我而去我顿觉冰凉

  紫色的大风和白色的空气

  凝聚于我

  ——为你写过两首情诗之后

  心就枯萎了不再有力量

  我不敢说你见异思迁

  如果你要离开我

  如果你真真实实背叛了你的诺言

  那么——冰冷不再是一种自然

 

  冰冷成了你我相融的屏障

  凄切寒蝉黑暗长亭急雨昏暗

  恋恋不舍你的冰冷

  红湿晓看

  泪落沙滩!

 

  倒挂窗帘静室中的温情走散

  你和我不再一样

  我不说你的冷漠和冰霜

  你应该知道

  我再难向你倾诉衷肠!

 

  要怪就怪暗恋

  我们都不提各自的心伤

  太阳照样旋转

  我有我的爱人

  你有你的新欢

  害怕冰冷

  我们共同将誓言和理想埋葬

 

  一种过程

  几回回在你心中走过

  几回回和你默默对坐

  几回回说爱情擦肩而过

  我都以为你对我是一种失落

 

  有一种过程我早就不是很懂

  有一种过程你我都看得很重

  故事伤痕累累生生灭灭

  我背负的是一身的困惑和一生的惶恐

 

  读你不知从何说起爱你现在都毫无边际

  我不再想起这种爱情的过程:

  倒不如把你深深掩埋于心底

 

  几回回的爱恋几回回的声音

  几回回叩问你无言的门扉

  几回回攀缘你满院的柳树常青——

  我不得不说你在我心底

  是一袭变幻不定的魔影

 

  够了一切都够了

  我截断这种过程的延续

  就等于将你交付发霉的记忆

  假如有一天

  你我重新走在一起

  过程和瞬间归结于天意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