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爱的牢笼

2018-04-24 16:56:28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刘艳芳

  曾经在朱军的《艺术人生》中,被一个词深深触动,那就是三个嘉宾歌手对着自己的母亲不约而同说出来的,父母的爱有时候也是一个"爱的牢笼"。

  歌手郑钧说,当他要读大学时,他选了一个最远的大学,选择去杭州,在离开家的时候,所有离家的学生都在哭,只有他在笑,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自由了。

  歌手满江说,他离开家的时候,是跳上自行车,哼着小曲走的,租了一个简易的棚子,但是,他觉得很好,因为终于离开家了。

  歌手王珏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虽然没有这么叛逆的举动,但他还是表达了对母亲的不理解甚至埋怨。

  就像郑钧最后唱歌时说的,其实,每个父母在自己的心中都对孩子是溺爱的,只是他们表达的方式和我们愿意接受的方式也许有很大的区别,也许因为溺爱,他们的爱让年少的我们感到那份难以承受的厚重。

  大学以前,我从来都是每天放学就回家,学校和家的距离很近,那时候,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能在学校寄宿,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走出父母的眼睛,才能远离他们对我的唠叨,那时候,我想,要是他们不每天看着我,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大学的时候,我尽可能的少回家,但每次回家,母亲总要做我最喜欢的菜,即使我回家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吃饭了,母亲也要叫父亲出去买我喜欢吃的菜,她的话很简单,因为儿子喜欢吃。

  大学毕业,我从南方到了北方。远离了父母,我才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想他们,我几乎每天给他们打一个电话,虽然时间很短。我开始写信,在此之前,我没有写过一封信。母亲在回信中说,自己的眼睛不太好,信是父亲的写的,自己只是要他在信中稍上了她的话,而她的话还是像平常一样琐碎:北方天冷,自己要记得加衣服,有什么困难就及时的打电话回来,晚上不要看书太晚,要多注意身体……那一刻,我的眼泪将信模糊了,我以为,我终于逃脱了父母的眼睛,但是,我知道,他们始终在看着我,他们在电视上看着我所在城市的天气变化,看着我寄回去的信与照片,看着我的房间,看着我曾经的一切。即使,哪一天,我真的从她眼前消失,但我还是陷落在他们的心里。

  最终,我还是回来了,从这里出发,又回到了这里,因为,爱是我的起点,同时也是我的终点。母亲对我说,你不应该回来,外面的世界很大。其实,这里和那里都属于这一个世界,压根就没有外面的世界和这里的世界的分别,我不想当年华老去,才来感受这已经明白的爱。

  三位歌手深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握着母亲的手,当他们不论是闭着眼睛还是跪在母亲身前或是拥抱着母亲歌唱时,我的心一阵颤栗。我看着身边的母亲,她在不停的抹拭双眼,我对着它说,我爱你,妈妈!以前总认为很矫情的话,竟然就那么自然的说出来了。

  爱的牢笼是宽广的,你永远也飞不到它的边界,既然你永远也看不到它的边界,你又何必执着于这个"牢笼"呢?如果爱真的是一个牢笼,我是永远也走不出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这个牢笼,我恐怕也会失去飞翔的原动力。

  (总工会 蒋华)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