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怪才”的铁血与柔情

2018-05-04 14:37:54 来源:红网 作者:张敏 周赢正 编辑:马丽红

  红网时刻通讯员 张敏 周赢正 报道

吐鲁番市实验中学援疆校长工作室授牌仪式现场,湖南省第八批援疆工作队总领队、吐鲁番市委副书记颜海林给彭荣宏授牌。

吐鲁番实验中学援疆教师座谈会现场。

  “怪才”的第一次援疆教师座谈会

  “放心,我和大家站在同一战线,有困难大家一起克服,有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不要怕,有什么好怕的咯!”这是“怪才”在首次援疆教师座谈会上特别暖心的话。也是进疆以来,第一次让大家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

  “怪才”的第一次学校全体教职工大会

  “教育是慢活,要有耐心,不要急于求成——不退步就是进步的开始,不要急于求大成——小进步也是成功。就像煮饭一样,火候到了,饭自然会熟,如果老去揭锅盖,反而变成夹生饭,功到自然成嘛!”

  “我提议今后学校工会成立教工子弟托管室,安排专人看管老师们的小孩,场所可以放在体育馆,让孩子们玩一些篮球足球等器材,让孩子们玩得开心,安全有保障,老师们也能安心工作。”

  “啪啪啪……”(会场多次响起掌声)

  “头一次觉得开会也可以这么舒适,刷机狂的我居然能在这么久的会议上不看手机,奇迹!”

  “这位校长讲话太有意思了,瞬间觉得老师也是可以在课堂上“玩”得很嗨森的!”

  “同样的苦差事,怎么听他说就觉得那么轻松那么舒服呢?不去都对不住自己!哈哈……”

  这是在散会的路上听到的高频话语。近两个小时的会议,给人的感觉是有新意、有温度,很暖心,大家墙都不扶就服他!

湖南师大附中和吐鲁番实验中学联校联班结对仪式现场。

  “怪才”的第一次驻村下乡

  “村里的条件不太好,怕您适应不了”

  “怕什么,我也是农村长大的”

  下地干活,盘腿坐炕,学包馄饨,和结亲对象打成一片,见证了领头羊的“劳道”(北疆方言,意思是“非常厉害”);夜灯下教维吾尔族小朋友学国语、解习题、说梦想,这是资深教育工作者的“拿手好戏”;生活习惯的差异,居住环境的简陋,亲戚家斗鸡舍的“鸡犬不宁”,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和结亲对象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惠民政策,帮助亲戚打开心结,解决难题,和结对亲戚结下了深厚的民族情谊,惜别之后,“怪才”写下题为《心近,情融,为什么结亲周会有这种感觉?》的走亲日记,茶余饭后还给我们讲述他的驻村经历,鼓励大家多关心农村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大家感受到的是作为职业教育工作者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怪才”和自己的少数民族亲戚在一起。

  “怪才”的援疆工作模式

  进疆一个星期不到,他就把受援学校的情况摸了个透:学校现行管理模式、实际师资配置、教学教研运行、学生学习生活实际等等,都在他火眼金睛下“现出原形”。用最短的时间向学校提出建设性意见,并用最快的速度落实:高三培优班、补薄班的开班;成立援疆校长工作室和援疆教师工作室,按照援疆前方指挥部领导提出的“系统、精准、共享、实效”的八字要求,实施“组团式”教育援疆,促成湖南师大附中及其下属三所学校与吐鲁番市实验中学实行“联校联班” 新模式,推动两地四校努力实现“目标联、资源联、人才联、机制联”……点点滴滴都让人体会到什么叫高效率,什么叫执行力。幸运从来都与努力结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吐鲁番市实验中学2017年的大丰收真诚的回馈着这位“怪才”和他带领的团队。通过“组团式”教育援疆试点,学校2017届高考开创历史新高,一本上线率33%,二本上线率77.8%。广大援疆老师欣喜之余,心存感激!

“怪才”看望慰问援疆老师。

  “怪才”和团队同事相处的点滴

  工作上十足的铁血爷们,生活中却处处显柔情。

  “超哥,你回去咯,不要有什么担忧,这边的事情我会协调好。放心回去,家里人现在离不开你!”在得知援友家属患重病后,各种汇报各种协调,即使实际操作中会有很多的麻烦,也没有让援友耽搁回家,回到最需要他的爱人身边。

  “欧阳,血糖高没什么的,注意饮食、适当药物控制,没事的!”我们都在为血糖突然查出偏高的援友忧虑,并无意识的制造紧张氛围时,“怪才”用轻松的言语、真诚的交流,给援友减压力、树自信、找办法。后来大家才知道, 其实“怪才”自己血糖有时也高。

  “哭什么咯?男子汉不要动不动就哭的嘞。”“你换手表了嘞!昨天不是带的是黑色的吗?今天怎么变成蓝色了的嘞?”“肯定是你昨天表现很好,你妈妈奖励的!”“今天要是不哭,表现好点,妈妈是不是还要买一个?凑成一个红黄蓝,好不好?”当妈妈正在为起床耍赖皮哭闹的小孩犯愁时,“怪才”不按套路的“聊天”、耐心的安慰,伤心小男孩的“不是”“是”“妈妈,可以吗”到天真烂漫的笑声,瞬间温暖了整个车厢。

吐鲁番职业技术学院援疆植树活动现场。

  “怪才”个人的酸甜苦辣

  组团式教育援疆工作点多面广线长,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需要诊疗且需专人照料的老父亲、操劳贤惠的妻子和盼望爸爸多些陪伴的儿子,谁又曾体会“怪才”的心酸和苦辣。他把对孝顺父母的缺位、对相伴爱妻的缺失、对陪伴儿子的缺席默默留给了自己,却把最阳光的一面呈现给了团队和周围的人。情绪是可以传染的,在团队面前他总是那个时时刻刻将援疆事业放在第一位且“不知疲倦”的工作狂、那个总在设法帮助大家排忧解难的头儿、那个永远笑哈哈没有烦恼的“话唠”。

  不用猜,很多同志等不急了吧?

  借“怪才”将离别都可以描述得百般“缠绵”的美句,请他隆重登场:“援疆路,同事情,聚散皆是缘,芳华永存心!心欲退,情犹在,黄沙伴月更缠绵,红花盛开叶更绿。何愁之有?”

  话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他却靠才华赢得了别人高度的认同和掌声。也许这正是属于这位“怪才”的私人订制。

  他就是援疆前担任湖南师大附中党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兼湖南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校长,现任湖南师大附中党委副书记兼吐鲁番市实验中学副校长的彭荣宏。四十出头,面容清秀,第一次聆听他的讲座就能感觉出他的智慧与才能,乐观和风趣。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丝湖南名校校长的架子,工作务实,问诊精准,高效施策。以“为了明天的你”为办学思路,站在学生发展的角度思考谋划教育教学;以“自主—合作—探究”为模式,大刀阔斧进行课堂教学改革;以“打造带不走的学校行政管理模式”为目标,将自己多年工作经验与吐鲁番实际有效结合,提炼成20万字的经验材料用于学校行政管理、教学教研和班级文化管理等各个方面;以“快乐援疆、快乐生活”为出发点,时刻以饱满的热情和正能量感染身边的人。他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一个组团式教育援疆的领头人;一个“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扎硬寨”的湖南援疆人。

  (作者为湖南援疆队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