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每个村民都是监督者

——永州市零陵区实行“村务监督月例会”掠影
2018-05-06 09:25:13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张斌 陈卓韬 编辑:徐丹

  湖南日报记者 张斌 通讯员 陈卓韬

  “黄春波,实际养鸡70只,却上报了100只,有村民代表提出质疑,经过村务监督委员会现场清点,取消了他600元的以奖代扶款……”

  近日,永州市零陵区桴江村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卜文林告诉记者,正是监督委员会在村务监督月例会上的较真碰硬,才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

  自2017年以来,零陵区委按照“党建引领、民主监督”的思路,在16个乡镇街道、334个村(居委会、社区)推行村务监督月例会制度全覆盖,探索村级权责改革,着力破解基层“微腐败”难题。

  “微腐败”也会导致“大祸害”

  前几年,基层信访总量居高不下的现象,引起了零陵区纪委的高度警觉。

  “‘微腐败’也会导致‘大祸害’,要解剖麻雀。”2017年5月,零陵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周润润结合乡镇纪委标准化建设开展调研。

  在凼底乡桴江村,原村秘书卜柏元采取签订虚假合同和编造虚假结算单的方式,骗取国家扶贫资金设立“小金库”,用于村务开支,并用重复报账的手段,非法占有扶贫资金7万多元。

  2017年3月20日,桴江村探索村务监督月例会上,卜柏元的事暴露在群众眼里。同年9月19日,卜柏元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根子在于村干部监督缺位,村民对村务点不破、看不透、管不着。”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张小丽表示,根据这次调研结果,零陵区纪委剖析村级财务治理难点及其成因,提出推广凼底乡桴江村村务监督月例会的建议。

  “坚持党建引领、民主监督,见人、见事、见钱、见物。”零陵区委书记唐烨表示,自2017年7月起,全区推广凼底乡桴江村村务监督月例会制度,用刚性制度规范村级权力,采取“清单化”管理,形成一项工作、一张图表和一次告知制度。

  变“为民做主”为“请民做主”

  “宋家洲水淹面积拨款,包不包括7组在内?”

  “包括的话,我就没有其他意见了。”

  这是4月17日,零陵区七里店老埠头村开展3月份村务监督月例会的一个场景。

  “原来收支一年清算一次,现在个个月公开公示,老百姓放心了,干部也更有信心了。”老埠头村党总支书胡朝晖介绍。

  在老埠头村,“月例会”中的监督者首选是“老人”,原离任老支书罗波云当选为村监委主任。其次是“能人”,致富能力强的贺荣耀当选村监委员。最后是对村干部“有意见的人”,敢讲直话的李联明当选村监委员。

  桴江村昔日的“上访户”韩石桥,在今年3月村务监督委员会补选中,当选为村务监督委员会委员。“参与监督后,老百姓清楚了,我本人一点意见也没有了。”韩石桥说。

  据了解,零陵区确定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每月补助200元,委员补助100元,村监委成员兼村纪检员,不是党员的兼村风民风监督员。“村务监督月例会最大的不同,就是让村民自己做主。”七里店街道党工委书记蒋文军表示。

  据介绍,零陵区对“月例会”会议时间、参会人员、会议流程、会议议程进行明确固定,同时按“区公布到乡、乡公布到村、村公布到户”三级公示制度,实现公开栏可看、手机可见、网上可查,确保群众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月例会’做到了群众事事参与,人人知晓。每一笔账都是党支部书记、村主任、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三签字’,支部、村委、监委会‘三盖章’。”石山脚街道党工委书记陈贵林说。

  “月月清”就会“届届清”

  数据显示,2017年7月以来,零陵区通过村务监督月例会,共议事8700余项次,已妥善解决8300项次,正在解决400项次。

  “‘月例会’就是希望群众讲实话出实效。”周润润表示。

  据悉,“月例会”每月5日至10日召开,各村务监督员对收集意见、提出建议、督促落实以及回复反馈等,均在《工作手册》上登记,签名负责,做到监督有记录、有答复、有反馈。村务监督月例会上,群众提出来的每一项要求,村支两委都列出了工作台账,明确责任人和工作时限,限期解决答复。

  桴江村党支部书记唐有喜告诉记者,在去年7月的月例会上,村务监督委员会对造价54000元的光伏发电站绿化工程进行了否决,原因是华而不实,后来这笔钱用作引水渠的建设。

  “月例会”架起了干群沟通的桥梁,形成了务实管用的长效机制,驻村干部对村情民意也更加了解。2017年1月至7月,全区村级涉纪信访量为88件,2017年8月至2018年2月为44件,下降了50%。仅2018年一季度,该区农村“微腐败”案件发生率就下降了25%。

  “‘月月清’就会‘年年清’,‘年年清’就会‘届届清’。”现场观摩零陵区石烟塘村3月份村务监督村月例会后,省纪委常委黄立峰肯定说。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