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死人”违法被抓 竟是杀警潜逃29年的逃犯

2018-06-05 17:33:24 来源:红网 作者:朱红梅 方尚仁 编辑:陈纲

民警讯问唐某。

  红网时刻6月5日讯(通讯员 朱红梅 方尚仁)在查证一起普通的违法案件时,长沙铁路公安处民警发现眼前的嫌疑人“柳某”居然户口已被注销。经进一步核查,当地人称,“柳某都死了几年了,我亲眼看到他被送进坟墓的。难不成他死而复生了?”面对抵死咬定自己就是“柳某”的嫌疑人,长铁警方层层抽丝剥茧,最终调查发现:“柳某”真名“唐某”,现年57岁。1989年,时年28岁的他在海口市杀害一名警察后,一直冒用“柳某”的身份,在全国各地潜逃了29年。6月4日,唐某已由海口警方带回当地受审。据海口警方介绍,当年办理本案的民警都已经退休,案卷也已经落上厚厚的灰尘,但追查杀警凶手唐某的工作一直没停止。

  嫌疑人违法被抓,竟“死亡”多年

  5月26日,长沙铁路公安处长沙站派出所民警抓获一名扰乱公共秩序的中年男子。经查,男子自称“柳某”,现年51岁,湖北黄梅县黄梅镇人,并持有该人身份证。在准备对其行政处罚的时候,民警与湖北警方核查其身份,却被告知“柳某”已死亡,户口被注销。随后,民警与“柳某”所在的居委会干部联系,对方却称:“柳某是我们这里的居民没错,但你们是拍美剧‘死亡归来’吧?这人是我亲眼看到送进坟墓埋掉的!”

  民警随即对“柳某”进一步审查。“柳某”对所持身份证的信息倒背如流,但当民警问及其家庭成员等信息时,他却神色慌张答不上来;民警让其说几句“湖北黄梅”话,男子却称离开家乡很久,不会说了。但不管怎么样,男子死死咬定自己就是“柳某”本人。

  “柳某”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案件调查顿时陷入了僵局。

  层层突破,竟系杀警潜逃29年的凶手

  “柳某”如此强硬地掩饰自己的身份,肯定有内情。根据“柳某”说话的口音,细心的民警又发现其有较重的湖南娄底地区口音,不时又夹杂着东北腔调。民警判断应该是湖南娄底籍人员,在东北呆过一段时间。于是民警通过查询全国所有娄底籍在逃人员信息,对其照片进行逐一比对。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重重排查,办案民警最终筛查出一个名叫唐某的在逃人员,在黑龙江生活过10多年,1989年因在海口涉嫌杀害一名警察被上网通缉。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29年,但仔细观察照片,唐某与眼前的这位“柳某”仍有几分神似之处,唐某逐渐映入了民警眼帘……

  通过与海口警方取得联系,办案民警进一步确定,“柳某”极可能就是“唐某”。获得了充分证据后,民警再次对其进行突击审讯,在诸多事实面前及强大的心理攻势下,本来拒不承认真实身份“柳某”,终于顶不住“压力”,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对1989年在海口涉嫌杀害警察的事实供认不讳。

  从教师到杀警逃犯

  唐某,1962年出生于湖南双峰县,8岁时因父母离异,母亲将他寄养在黑龙江鹤岗的姨妈家。1981年,在中国放开高考后的第二年,唐某考上了黑龙江一所大学的艺术系,毕业后成为了一名音乐老师,并在当地结婚生子。

  1989年,唐某已是6岁孩子的父亲,因为琐事与妻子吵架后离婚,随即辞职下海来到海南捞金。刚到海口的唐某并没有找到发财的商机,却和一帮东北老乡经常混在一起,靠在街头设赌博骗局谋利。5月的一天,当他们再次在海口宾馆门口设局时,被一名便衣民警制止。唐某等人随之暴力抗法,其中唐某手持板砖将民警打伤在地。在发现民警躺在地上不动后,唐某一伙人四散逃离。

  随后,唐某通过电视和报纸,知道被自己抗法的警察殉职,从此走上畏罪潜逃之路。1991年,逃到广州的唐某,知道自己躲躲藏藏的日子不是尽头,必须要有合法身份掩盖。随后,他托人找到了一张“柳某”的临时身份证,觉得出生于1968年的柳某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就把“柳某”的整套身份信息背了下来,从此以“柳某”的身份自居。29年来,他流窜在广东、福建、安徽、浙江等20多个省市,靠打工维持生计,经常住在黑旅社、大街边,桥底下,直到被民警发现并识破身份。

  “我这一生都是失败的”

  逃跑的29年里,唐某自称“从来没有真正开心的时候,随时都觉得心里有个沉重的包袱。”并曾多次吸毒,以逃避罪责感。他也很是小心谨慎,从不去热闹的地方。就算有时被人欺负,也忍气吞声。他再也不敢回黑龙江,虽然也很想见见前妻,特别是儿子。“可是我回去能干什么呢?我犯下了这么大的事,我回去不是害他们吗?”

  唐某坦言,29年来,自己就像孤魂野鬼,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从来不敢相信任何人,不敢对人说任何心里话。2013年,当得知已经快90岁的母亲在长沙养老后,唐某来到了长沙。他数次都想回去和母亲相认,可是“我这个不孝之子又能给母亲带来什么呢?”见到自己后,家人如果不报警,又涉及包庇、窝藏罪,岂不是连累了家人?如果报警,自己就是死路一条。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忍住和母亲相见的打算。

  6月4日,当海口当地警方带来其妻子和儿子的照片,让唐某辨认。看了十几分钟,唐某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满是陌生地摇摇头:“认不得了。最后一次见到他,我儿子才6岁,现在他已经35岁了。”

  唐某说,“我这一生都是失败的。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亲人,最对不起的是被害的民警。”29年前的一时冲动,到如今两鬓斑白,唐某流下了满是悔恨的泪水。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