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1元冰棒已难寻,“网红”冰淇淋拉高价

2018-06-25 09:48:48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黄亚苹 编辑:高芹

  成本上涨电商挤压,多个品牌冷饮涨价 发朋友圈能获赞的高颜值产品受青睐

  6月24日,在河西麦德龙卖场内,消费者正在选购冰淇淋。 记者 黄亚苹 摄

  夏至以来,长沙最高气温一度飙升至35℃。在许多“老口子”心中,0.5元一支的白糖、绿豆冰棍是降温、解渴神器。然而,长沙“满哥”李先生却发现,1元以下一支的冰棒已经难见踪影,“连糯米糍都涨价到1.5元了。”

  6月24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长沙市场发现,随着物流、人力成本的上升,曾经的“廉价”冰棍早已被4元左右的主流零售产品取代。此外,将游客、观影者等作为重点对象的商场,推出金箔、薰衣草等高颜值冰淇淋。

  【市场】

  廉价雪糕难觅踪影,多个品牌产品纷纷涨价

  “盒装绿色心情3.5元、广式蛋筒3元、旋风杯5元,一元一支的冰棍基本没有了。”6月24日,在长沙彩金食品店选购冰淇淋的李女士抱怨,原本想天转热后批发点冰棍在家吃,却发现曾经每支卖0.5元、1元的“廉价”雪糕难觅踪影。

  记者在毛家桥街彬格百货超市看到,该店出售的苦咖啡、脆宝等30款雪糕产品,从价格上来看,售价低于3元的产品不超过10种,主流的三色杯、巧乐兹零售价4元。“便宜的冰棒买的人很少,特别是标注了含牛奶、巧克力的。现在人也讲究了,知道进嘴的东西太便宜不好。”店铺老板说。

  在“廉价”冷饮悄然退市之时,还有不少品牌的雪糕零售价也在上涨。去年单价8元的梦龙,今年在超市、便利店的售价多在9.5元至10元左右,奶提子、四个圈、脆宝的价格也上涨了0.5元。

  【行业】

  成本上涨电商挤压,传统冰批生意优势削弱

  “商业用电一元一度,必须24小时开着,一台300升的冰箱一个月电费都要200-300元,根本没钱赚。”说起冰棍涨价,长沙学宫街内一小卖部老板显得有些无奈。她介绍,从去年冬天开始,很多冰棒的批发价都上涨,如以前拿货价0.7元一支的老冰棒,现在都要0.85元,若算上电费,卖1元可能还亏钱。

  在相隔仅百米的另一家夫妻店内,冰柜被一分为二,一半出售巧乐兹、苦咖啡等冰棍,另一半则摆放了速冻水饺、汤圆等,“一天零售额100多元,没钱赚。”门店老板如是说。

  “现在冰批生意很难做。”在长沙经营近20年冰批生意的易女士告诉记者,2010年,做冰批还算很赚钱的行业,批发店最多时向马厂、河西大学城、汽车南站等百余家门店供货,月流水五六十万元,“现在消费者可以网购冰淇淋,冰批没了价格优势,很多做冰批的都转行了。”

  易女士介绍,冰棍涨价、冰批店老板转行,一方面是人力、物流等成本上涨挤压企业利润,二是在消费者个性化需求下,新品牌、新产品相继入市,当便利店、精品店替代了传统的量贩式卖场,新品牌上柜成本也会增加。

  【趋势】

  拍照好看易获点赞,“网红”冰淇淋成新宠

  与1元雪糕难觅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各种高颜值价贵冰淇淋在市场上愈发活跃。记者以“冰淇淋”为关键词在淘宝网检索发现,一款“果堡”牌冰淇淋被列入推荐榜单中。这款主打低脂、无添加的“网红”冰淇淋,主要以菠萝、南瓜等果皮做盛放容器,目前在“果堡水果冰淇淋品牌店”售价为6种口味168元。“看抖音来买的”、“颜值很高”……在评论区,还有不少消费者留下此类评论。

  此外,在青木抹茶甜品店中,一款售价为38元的“金箔冰淇淋”也成为门店的推荐单品。据一名长期进店消费的姚小姐介绍,拍照好看、发朋友圈能获得很多点赞是她购买上述冰淇淋的主要原因。而这些高颜值产品也较易达到消费者之间“二次传播”的效果。

  【观察】

  网购雪糕百元起送,抬高价格分摊物流成本

  虽然网购雪糕“看起来很美”也很方便,但冷运物流成本也颇可观。记者了解到,为了降低发货成本,网上不少商家对雪糕、冰淇淋的单笔消费额进行限制,如设置起送金额、包邮最低消费。

  三湘都市报记者对10个提供远途配送的淘宝、天猫商家统计发现,其中9家店配送至长沙的费用从10元到100元不等,每单平均运费为32.7元。此外,多数商家对最低消费金额、数量、地域等做出限制。

  据统计,若将高昂的运费平摊至每支冰棍上,那么冰棍的最终成交价相较初始零售价上浮10%-25%不等。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毛利率较高的产品才适合网购,从社交平台上引流的消费者在好奇心驱使下也能接受较高价格,“现在普通零售店也开始做简单批发,平价冷饮承担不了高昂的冷链物流成本。”

  ■记者 黄亚苹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