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改革开放40年】汨罗武夷山村:家家住联排别墅 生产生活享受五星级服务

2018-07-14 13:32:58 来源:红网 作者:周逸峰 王宇晨 杨艳 陈杰 编辑:徐丹

  红网时刻记者 周逸峰 王宇晨 杨艳 摄影 陈杰 岳阳报道

  豆腐、番茄炒蛋、几条小鱼,湖南汨罗武夷山村68岁的村民谢吉根坐在自家别墅窗前,就着三个小菜,抿着小酒。下午5点,窗外的夕阳明亮又温柔。

  这是7月的一天。看到谢老太太的笑容,“大管家”——武夷山村党总支书记王启辉觉得,自己这10年的付出和辛苦是值得的。

  汨罗江畔,屈子祠边,这个小山村的存在超出你所有的想象:房子是高颜值的联排别墅,配套是县城小区的标配,垃圾分类、雨污分流、天然气入户、摄像头覆盖6.2平方公里每个角落,有法律服务中心、有社团志愿者,甚至,连暑假无人看管的孩子,村里都有“安排”,由助学社老师点对点帮教。这是谢老太太“做梦都没想到的生活”,也是武夷山村村民心中高质量生活的探索。

  方寸之间,皆是幸福。

  美丽乡村,三分靠建设,七分靠治理。武夷山村,从发轫之初便将特色村庄建设全方位纳入精准治理范畴,下精细功夫进行创新服务,逐步打造乡村生产、生活、生态的有机融合,实现着每个人心中幸福的模样,也绘制出乡村振兴的经典范本。

武夷山村集中建房示范点,一百多栋别墅全部统一设计、统一配套、统一管理。

  联排别墅里的美好生活

  2017年以前,这里不叫武夷山村,由南至北分为南托村、北托村和茶木村,三个村,一个比一个穷。

  原来的南托村共363户1147人,这里曾流传着“有女不嫁八十托(南托村的老地名),三块泥砖架口锅,三个禾蔸煮顿饭,还怪媳妇烧得多”的说法。人穷村里也穷,村部建在南托小学,通村公路2.8公里需硬化,争取了村级公路项目资金,却因集体经济积累为零而迟迟无法开工。

  而一公里开外,是灯火辉煌的汨罗市城区,村民们倍感失落。

  “必须让村里富裕起来。”自感力不从心的村支书周根华主动提出,腾出位置,选拔能带着乡亲们致富的能人。这时,大家把目光投向王启辉。

  从犹豫到停薪留职,再到不负重托,王启辉用了一年时间。王启辉有着丰富的园林工作经验,经营过公司。他的定位很清晰:做好服务,让村里和千米之外的城区一样,住得更舒适,生活更有品质。

  修路,是他要做的首要大事。为弥补硬化公路资金不足,他与上级部门联系,筹资修通了通村公路。宽阔平坦的水泥路把全村11个小组联成一体。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村民没有集资一分钱。

  首战告捷后,王启辉愈战愈勇。他很清楚,除了修路,需要完善的公共设施还很多,但在农村,大家住得散,点多面广,公共设施难以配套。

  2014年,南托村征地拆迁。一个大胆的想法从他脑海里蹦了出来:将大家聚起来,这样既能集约土地,共享基础设施,还可以让村民统一建房。

  想法很快得到了村支两委的通过,在王启辉的积极争取下,南托村被定为农村集中建房示范点,规划面积78亩,选在湿地公园旁,村部用争取来的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王启辉请来专家,对集中建房点规划设计,完成雨污分流,弱电入地,实现统一规划设计、统一配套建设、统一景观式样、统一外墙装饰、统一建设管理。事无巨细的王启辉甚至考虑到了村民们家庭人员结构特征,参与设计出三种不同的户型。

  村民选了户型,还想选邻居。王启辉便跟做作业一样,将各家各户的需求、家庭情况分类整理。最终,村民都相中了自己的“地盘”。

  一切都按最理想的模式开展。265户南托村村民按照村规民约,拆除旧房,把旧宅基地退回村集体后,入驻新村集中建房,每户节约成本6万元左右。一来一去,村里共腾退宅基地459亩,全部进行复垦复绿,流转土地近1000亩。

  “其实老百姓是很容易满足的,只要你公平、公正和用心。”王启辉说。在此次集中建房中,村里并不负责修建,由老百姓自己购买材料建造、装修,既规避了腐败与猜疑,也让村民享受一砖一瓦建房的辛勤与成就,更加珍惜幸福生活。

  作为王启辉的“铁杆粉丝”,村民杨培放第一个动土开建。2015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杨培放一家入住装修豪华的别墅,村民们纷纷参观,文艺队还排了戏,热闹了半天。“阡陌相通,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描写,在这里得到了完美呈现。

  村民服务中心的五星级服务

  拔地而起的别墅群,让邻村艳羡不已。2017年,合村政策给了北托村和茶木村机遇。恰逢换届,两个村支书主动让贤,王启辉高票当选。在征集民意后,合并后的村庄取名武夷山村,源自三个村村民对村里一座名为武夷山庙的认同感。三村合一,合人合心。在新村支两委的带领下,大家一心探索,开辟了武夷山村发展的“新路径”。

  路修通了,房子建好了,武夷山村人的精气神提振起来了。看着渐渐过上好日子的村民,王启辉开始思考更贴心的服务。

  首先是村部搬迁。在规划南托片区别墅群的同时,村里着手建设村部,并取名“村民服务中心”。这栋大楼,让5439名村民享受到了五星级的服务,也让197名党员真正发挥着先锋模范作用。组建由联村干部、村干部兼职的便民服务队伍,代办计生、低保、医保、城乡居民社保等服务;投入80多万元,在村居、路口等重要地段安装90个摄像头,5个专人负责“网格化管理”,构建治安“天罗地网”。

  点子远不止这些。

  2017年,岳阳开展“刹人情歪风、治婚丧陋习、树文明新风”专项工作调度会,王启辉敏锐地察觉到移风易俗新政即将带来的变化,开始布局殡葬改革,在全村推行火化壁葬。考虑到土葬传统思想深入人心,村里并没有急于冒进,而是找来退休老党员、老干部开会,让他们带着舞狮队、军鼓队、花鼓戏队,宣传移风易俗。4天时间,村里600多座土坟搬迁,为全村节约土地200多亩。同时,王启辉带着村干部四处考察,比对各地陵园。

  武夷山村决定建一个壁葬式生态公墓。2017年11月,占地十九亩的公墓陵园正式落成投入使用,9000个壁穴可让整个村子150年无忧。依山傍水,绿树成荫,环境优美的陵园不用花一分钱,老人们都很满意,全村984位老人全部签订火葬申请书。

  “人多、地少”是武夷山村的现状,虽是农民,但又无土地可耕,怎么办?

  善于思变的王启辉想到了一个办法,按照土地流转经营承包政策,将群众手中的土地集中流转承包出去,培养5家种养大户,再聘请村里富余劳动力做园林绿化工人。53岁的周超良便是其中一员,有着10多年园林绿化经验的他,每个月可赚4000元以上。汨罗市园林工人80%以上来自武夷山村,去年全村人均年收入1.5万元以上。

  如今,如何带动产业发展,如何管理好集体资产,如何将集体经济做大做强,是摆在武夷山村面前的又一件大事。按照规划,武夷山村将依托G240快车道加速经济发展,G240快车道以西发展高效农业,G240以东重点发展农村电子商务、货运物流、康养保健等多元产业,形成新的城乡融合示范区。最近,村干部们又计划去湖北考察龙虾养殖技术,如果合适,茶木片区将成为集垂钓、观光、餐饮等“一条龙服务”的特色龙虾城。

  “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不仅腰包鼓了,村里还经常开展文艺活动,用一个时髦词来说,就是‘幸福指数’越来越高了。”说起这几年的改变,姜湘利乐得合不拢嘴。2016年她住进新家,经营一家可回收垃圾超市,这也是村里推行垃圾分类的创新举措。姜湘利说,村民们尤其是小孩子经常光顾她的超市,环保意识可强了。

武夷山村推行垃圾分类,姜湘利家开的超市,同时也是可回收物置换点。村民可将塑料瓶等可回收垃圾,拿到超市里来换酱油、醋、盐等日用品,大家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

老年协会、助学社、环保协会……大到全村发展的大事,小到家长里短,村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享受“五星级服务”。

  “党建+社团”,乡村社会治理的新模式

  互助,也是武夷山村自治的重要特色。

  今年高考,刘鑫宇考取了639分,村里张贴了光荣榜,以资鼓励。但17岁的刘鑫宇没有出去“嗨”,而是转身加入了村里的助学社,和杨雄、刘香泽等退休老师一起,为村里学生建立帮教台账,义务为孩子们辅导功课。

  像助学社这样的社团,武夷山村加起来有8个。老年协会、红白理事会、助学社、广场舞蹈队、退伍军人协会、军鼓队、环保协会……大到全村经济发展,小到家长里短,覆盖了各个年龄层次和职业特点,由村部负责提供场地和资金。

  “所有社团都是义务参加,由村委会建档立卡,统一管理,各有章程。”起初,王启辉想通过社团,引导村民开展舞蹈健身,远离麻将,老有所乐。渐渐地,他发现了社团的奥妙所在。

  合村后的武夷山村有5400人,60岁以上的老人达900人。老年协会是新村成立后的首个协会组织,69岁的杨培华是协会负责人,为了落实“刹人情歪风、治婚丧陋习”政策,村委联合老年协会组成村红白理事会,表决通过红白喜事新规,规劝农村铺张浪费、大操大办。新政推行,杨培华和老人们分组分片,到办宴东家“说理”。老人家的方法很简单,直接算经济账,村民们看明白后,渐渐自觉不办酒席了。

  退役军人多,村里便采取“党支部+退役军人之家”的模式,由退役军人、党总支副书记杨秋红带领145名退役军人成立退役军人之家,按年龄分组,其乐融融。

  “有了社团,大家互帮互助,政策普及变得容易得多,而且一些小矛盾,也可以就地化解。”王启辉说,最近村里又在筹划成立一个“舞龙会”,准备在过年时举行舞龙大赛,让老百姓锻炼身体的同时,找回年味,“最关键的是,让从外地赶回家过年的年轻人,在团圆时不沉迷于喝酒打牌。”

垃圾分类、雨污分流、天然气入户、网格化管理……住在武夷山村,就像住在城市小区,配套一应俱全。

  “王启辉的点子一个接一个,而且一个个都得到了落实,完全颠覆了我们村干部们的惯有思维。”原北托村村支书杨秋红有着30年村干部的工作经验,三村合并后他是村主任,杨秋红说,腾出位置,是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大骄傲。

  “基层党支部不是一下就能配优配强的,而是像炼钢一样,不断打造,不断推举能人。”原茶木村村支书刘托夫现任专职副书记,他说,王启辉年轻有为,思路清晰,善抓机遇,敢闯敢试,“最重要的是,他带领一个团队用心为老百姓想事,公正为老百姓办事。”

  王启辉带着武夷山村打造的“党支部+社团”模式,正是创新农村社会治理的一种重要形式。在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专家陆福兴看来,武夷山村正在构建一个有组织规则的乡村社会治理模式,村规民约和协会章程增强了村民们的契约精神。而村民们,也正在通过参加文化活动、志愿服务等不同形式,加入到村庄的管理中来。

  “村落是农耕文明的细胞,要在土地上‘长’出的村庄里建设社会组织,这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农村社区社会组织这个新事物非常值得期待,它必将为农村社会治理带来新气象,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新贡献。”陆福兴说,通过这种有效整合,形成了党员、党组织和民间组织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充分发挥了这一领域党组织推动发展、服务群众、凝聚人心、促进和谐的作用,也让武夷山村成功实现了精准治理与服务。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