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改革开放40年】“红星”闪耀,“三湘第一村”改革掘金记

2018-08-11 08:37:41 来源:红网 作者:胡芳 编辑:李丽

红星商圈,德思勤城市广场。

  红网时刻记者 胡芳 长沙报道

  40年前,分田到户拉开农村改革大幕。人均不足0.4亩土地,红星人一穷二白。红星村领导班子把富余劳动力拉到村办企业,发展集体经济。1996年,红星在湖南省率先成为了“亿元村”,成为名满天下的“三湘第一村”。

  2006年,红星集体经济完成机制改革,2534个村民变成股民。2011年,村民人均年收入达8万元,和20年前比增长了40倍,是当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年收入的11.5倍。

  走集体道路的红星村,既是村,又是企业。1993年,红星村组建红星实业公司,总产值2.7亿元;2006年,村办企业脱胎换骨,摇身成为红星实业集团,这一年,集团总资产9.9亿元。眼下,红星实业集团已是一个总资产超过100亿元的超级企业集团……

  “当年我们埋头苦干,一不小心成了标杆。”罗跃聊起当年红星村一致决定兴办村集体企业的场景,依然很兴奋。作为红星实业集团如今的掌舵手,他见证了红星一路风雨一路歌的改革。

  纵观中国城乡发展,红星的集体经济发展,为中国乡镇迈向城市化发展提供了经典范本。8月8日,红网时刻新闻记者探访红星异军突起的前尘往事,为新起点上改革再出发寻找启示和力量。

  变与不变:赶早起,换思想,发展第三产业

  40年前,长沙城南的红星村还是一个仅有2.8平方公里的田园村落。三千多红星人,人均不足0.4亩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上个世纪80年代,长沙城市化快速发展,红星村很快由远郊变成了近郊,人口多了,村里的“家庭工厂”一个接一个长了出来,凭着自家人办企业、自家人生产,上班在工厂、下班回家种田的地缘优势遍地开花。

  湘粉厂、机电厂、汽修厂、液压厂……一个个村办企业随之涌现,拔节生长。

  在奉行“船小好调头”的年代,时为红星村“村长”的罗跃逐渐看到,这些企业虽然来势喜人,但是规模小、竞争弱,而且生命周期短。如何解决红星村“小打小闹”的市场局面,成了当时的老书记吴建松和罗跃总在思考的事情。

  “红星要在改革的大潮中谋求发展,要顺应邓小平南巡时的重要谈话,大胆解放思想,大胆改革创新。”老书记和罗跃想到了一块儿,他们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沿海发达的地方考察取经,然后,再集体研究如何富起来。

  考察学习回来后,村、组两级召开务虚会,大家各抒己见。“我们可以以村办企业为基础,成立长沙红星实业公司,然后借鉴沿海先进城市搞市场的经验,抓住长沙还没有一家有规模的家具批发市场,抢占这个先机,建设井湾子家具批发城,使红星实业公司有实体。”

红星村原村部正门。

  思想大解放大发展,小解放小发展,不解放难发展……大家经过热烈地分析讨论,一致通过了兴办村集体企业的决策。从此,红星人换思想,赶早起,充分利用107国道纵贯全村的地理优势,抢占黄金码头,发展第三产业,红星村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

  探索与实践:“杀鸡取卵”VS“借鸡生蛋”

  红星的嬗变始于1992年。这一年,红星决定投资500万元建设红星井湾子家具批发城。

  要建实业就要有地。当时,有一块卖了300万元的15亩地,村集体决定要收回。当时的300万,对于一个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老百姓不理解,纷纷质疑、阻挠。在村民看来,卖地是立竿见影能看到成效的。“但是,土地没了,你的生产要素没了,如何谈发展。”罗跃说,建家具城碰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解放思想。

  为了改变过去村民“农耕为生”的思想,老书记和罗跃等班子成员没少费口舌。他们借由“杀鸡取卵”和“借鸡生蛋”两个典故,挨家挨户上门跟村民讲道理,分析利弊。统一思想后,村集体果断地解除了那15亩土地的买卖。

  但是,选了址、有了地远远不够,村集体还需要征用自己村民的土地。这在长沙郊区,又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这回,村民反应更激烈了,“你说要借鸡生蛋,现在,你是要杀了我们的鸡。”班子成员反复解释,“征地,是因为我们要抱团发展,抱团发展就要集约土地,这样才能把产业做大做强。”罗跃如今感慨无限:“市场靠培育,观念靠引导。”老百姓的地就这样顺利地征到了村集体。

  接下来钱从哪里来?500万元的投资在当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村集体的办法是:找单位,找银行,找村民。家具城建好后,村干部又南下深圳、广州、东莞,东往上海、南京、杭州,看家具市场,选营销商家,最终带回了一批有实力的家具经营户。

红星家具批发城开业。

  1994年,红星家具批发城开业,此后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长沙“北有南湖,南有井湾”的专业市场格局从此形成。经过6次提质改造,红星家具批发城现已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单体市场。

  “这是红星人自我突破的第一次有益尝试。”罗跃坦言,红星井湾子家具城的发展让红星人尝到了甜头,也更坚定信心和决心。红星家具批发城不仅带动了村民致富,而且为日后村庄演变为新兴城市拉开了序幕。

  进退与彷徨:摸着石头过河

  红星井湾子家具城步入正轨后,吴建松、罗跃等人又开始考虑,如何寻找一个有竞争力的市场和产业,打造红星品牌,让红星可持续性发展。

  机会很快到来,1996年,湖南省委确定实施长株潭一体化的融城战略。处于长株潭交会枢纽位置的红星村,可谓生逢其时。红星班子成员研究决定,投资2000余万元建设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

  此议一出,顿时一片哗然。当时主要有两个反对声音:“我们祖祖辈辈种田种菜都难以营生,现在花这么多钱搞农副产品大市场,有什么钱可赚。”“搞家具批发市场刚刚好一点,脑子发热,要搞大跃进了,莫抓鸡不成反蚀把米,把老本都丢进去。”

  “自己顶着压力也要给老百姓信心。”罗跃回忆,班子的底气来自当时的大环境,“全国的农批市场正处于从马路市场向集中市场转变的大潮中。”在班子成员的坚持下,红星人再一次统一了思想,1997年,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应运而生。

上个世纪80年代的马路市场。

1997年,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开业。

  然而,市场起步之初,果如一些人所料,经营农副产品,“大做大亏,小做小亏,不做不亏”。建成伊始的红星大市场经营14个月亏损1600多万元,合资单位撤股退资,企业举步维艰。“那段时间,老书记和我每天都往市场跑。看到市场管理人员比经营户多,经营户比顾客多,心里拔凉拔凉的。”

  怎么办?又是一次头脑风暴,班子成员提出“三年三步走”,采取放水养鱼的办法来培育市场。即头三年打基础(免租或补贴),第二个三年求突破(低租或减租),第三个三年大发展(恢复市场租金)。长沙市委市政府,雨花区委区政府同时给予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

  1999年,首届“名优特新农副产品博览交易会”开幕;2002年,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拓展了以农副产品为主题的红星国际会展中心。经过一系列的措施,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起死回生,很快成为湖南省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经过连续19年农博会的接力,红星成为湖南农业产业化的孵化器、晴雨表。

1999年,首届“名优特新农副产品博览交易会”开幕。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模版,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罗跃说,中国改革开放的这个重要方法,就是红星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思想解放,永远是杠杆;改革创新的脚步,红星再也停不下来。

  阵痛与新生:鸡蛋从内部打破

  时间来到2006年,这一年对红星来说,意义重大。也就是在这一年,红星村和红星实业公司完成了体制机制的改革。这一年,红星村2534个村民变成股民。红星迈开了资本经营的新步伐……

  “我们的改革能够取得成功,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平均股权。”罗跃告诉红网时刻新闻记者,不管是当书记的,资历老的,还是对村集体贡献大的,都和刚生下来的婴儿的股份是一样的。在罗跃看来,这尽管不科学,但他认为很必要,“改革原本就要有舍有得。罗跃表示:“力求平均,只为改革取得成功。舍得执政者的既得利益,是为了保证广大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

  “鸡蛋从内部打破是新生。”罗跃说,红星的改革历来都是主动进行,且一直贯穿红星发展的始终。

  早在1995年,红星村推行社区型股份制改革试点,批准成立红星股份合作联社,这是湖南省首家村级股份合作社;2002年,红星逐步进行资产核算,按照股份与股值分离的原则配置股权;2006年,红星改革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将长沙红星实业公司改组成红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实行村企剥离,以加强对村集体经济的管理。自此,红星将9家企业集中起来,按照现代企业管理机制加强管理,全面完成集体经济的改制工作。

红星村村民的股权证明书。

  这一改制,红星实现了4个转变——即村民转变为居民,居民转变为股民,村委转变为社委,集体土地转变为国有土地。

  2010年红星村完成城中村改造试点工作,2011年,红星村最后1065户、2966名农村户籍居民集体转为城市居民户籍,2012年,原红星社区筹建委员会向新成立的4个社区正式移交,红星村完成了历史使命予以改制。

  “但是红星以持股形式把原红星村的2534名村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罗跃说,村改人不散,村撤心仍齐,这在长沙市乃至湖南省都是罕见的。

  样本与示范:快鱼逻辑,逐鹿全球

  进入新世纪,红星村早已是誉满三湘的“亿元村、红旗村、小康村”。这时,罗跃却觉得,必须要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自觉。“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发展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

1996年,红星村率先成为湖南省的“亿元村”。

  红星村领导班子开始大规模调整发展思路,提出了“优一引二上三”的发展战略,即优化一产业,引进二产业,发展三产业。罗跃说:“红星的改革,始终踩在了时代的节拍上,而且是‘快一拍,领着走’,而不是‘慢一拍,跟着走’。”

  时下的红星已经形成了四纵六横的网状发展格局,周边经济效应势头迅猛,一座座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高端商务、金融、酒店、娱乐业等纷纷进军红星,红星商圈,一座现代化的城市由此崛起。

如今的红星商圈,德思勤广场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2014年,罗跃履新,成为红星实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同一年,为了提高长沙城市品位和城市形象,市委市政府决定:用三年的时间,整体搬迁和提质改造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罗跃敏锐地看到,这是红星的又一次发展机会。他马上召集公司董事会议,提出:“借助市场搬迁,红星要拓展发展新天地、打造发展新地标。”于是,他将工作班子成员分成两路人马,紧锣密鼓地擂响了新一轮的发展战鼓。

  一路人马在红星片区外,选址征地,搬迁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拓展红星发展新天地,使之成为三湘百姓的“米袋子”“菜篮子”和“果盘子”。

  罗跃感到,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如果只是简单地搬迁到新址,那就是“穿新鞋走老路”。他认为,搬迁的新市场可借用法国巴黎汉吉斯农产品市场的经验,实现“买全球、卖全球,将国际国内的农产品吸附到这里,再从这里辐射全球,打造成中国农批市场新旗舰、智慧市场新标杆。”为此,罗跃不遗余力奔走,为红星争取了进出口农产品的通关便利,争取将它纳入省市重点民生工程。

  另一路人马对红星商圈进行战略升级,打造红星发展的新地标。在罗跃的心中,一幅红星商圈战略升级为融城核心新地标的宏伟蓝图了然在胸。这张蓝图就是红星牵手著名央企华润集团,投入500亿元实施红星片区城市更新项目。

  “践行十九大精神,推进乡村振兴,红星村一直在‘治理有效’上发力。”罗跃认为,进入新时代,变革中的红星村还要靠着“治理有效”一条道路走到底。

  沉舟侧畔千帆过。伴随着红星现代企业制度的不断完善、创新驱动战略深入实施、产业层次的不断提升,红星正昂首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