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时刻释案|一场14年的逃亡与抓捕

2018-10-11 20:28:05 来源:红网 作者:郭薇灿 编辑:陈雪骅

在看守所接受采访的杨铭一直低头流着泪。

14年里,杨铭的照片一直夹在李啸的笔记本里。

  红网时刻记者 郭薇灿 通讯员 沈庆红 长沙报道

  命运似乎跟杨铭开了个玩笑。

  14年前,为了给朋友出头,他将劝架的保安罗大伟刺伤致死。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杨铭畏惧而逃。14年间,他隐姓埋名,四处躲藏,在餐厅端过盘子,在工地搬过砖,送过外卖,不敢与亲人联系,更不敢奢望团圆的日子有家庭的温暖。

  14年后,在海口一处城中村里,还在睡觉的杨铭被警方包围,民警的一句家乡话,让杨铭的表情从惊讶到崩溃,也为他的逃亡路划下了句号。

  巧合的是,杨铭杀人与被抓,都是9月28日。

  14年前的命案

  时间追溯到14年前。

  2004年9月28日,时值传统佳节——中秋。当日晚,杨铭(男,湖南湘阴人,1983年出生)应朋友邀请,前往长沙市雨花区某酒店殴打报复他人,将劝架的保安罗大伟刺伤致死。

  案发后,时任雨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中队长杨毅军,带领中队民警李啸、卢筱康等人通过几天几夜的连续作战,把涉案人员逐个抓捕到案,但唯独持刀杀人的杨铭脱逃后一直下落不明。

  殊不知,此时的杨铭早已逃之夭夭。案发当晚,得知受害人已经死亡,杨铭心里极度害怕,“反正被抓就是死刑,不如铤而走险,逃跑。”当日晚上,杨铭便南下广州,开始了他的逃亡路,隐姓埋名消失在警方的视线里。

  经过海量的调查走访和摸排工作,侦查员发现杨铭家庭关系十分复杂。杨有两个亲姐姐,父母离异后均重组家庭,父亲新组的家庭里又有两个继子(张刚、张亮)。2004年案发前,杨铭一直跟着二姐生活,在其盒饭店里帮忙。聪明,讲义气,爱出头,是他留给身边人的印象。

  案发后,杨铭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无任何讯息,从不和父母、家人联系。由于当时侦查条件十分有限,警方的侦查工作无法推进。

  14年间的逃亡

  背负着命案,杨铭这一逃就是14年整。

  14年间,当年的中队长杨毅军已经成为雨花刑侦的领头人,现任刑侦大队大队长,当年的主办侦查员李啸、卢筱康也从普通侦查员成长为雨花刑侦大队的中坚骨干,分别担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和中队长。

  只是14年前这起命案的关键嫌疑人杨铭,就像一块石头一直压在他们心里。李啸甚至把杨铭的照片一直夹在笔记本里,提醒自己还有一个“欠债”没还。

  尽管毫无音讯,但侦查员没放弃任何可做的工作,多次前往其湘阴生父家和望城生母家中进行摸排和收集信息。每逢中秋和杨铭父母生日的时候,必定会逐一摸排一次,伪装成杨铭近亲属的“网友”,十多年来默默搜集情况。

  而为了躲避警方抓捕,一直在逃亡的杨铭日子也不好过。案发后,从广州到阳江,辗转几地,直到海口,才算勉强稳定下来。

  期间,为了生存,他在餐馆做服务员,洗碗端菜,当过跑腿员送过外卖,也在工地搬砖,只是每一份工作他都不敢做久,也不敢与家人有任何的联系。

  14年后的解脱

  2018年9月24,又是一年中秋节。

  李啸再一次对杨铭及其近亲属情况分析研判,发现杨铭父亲再婚后,随继母一起迁来的张刚、张亮两兄弟中,张亮的身份证号码突然注销了。身份证号码注销,原因无非是死亡或重号,是否意味着张刚也有过两个身份证号码?

  刑侦民警进一步侦查发现,张亮在户口原籍的村里又办了一张新的二代身份证,并且同户成员还有一个多年前已被注销的“张刚”身份证号码。匪夷所思的是,“张刚”这张被注销的身份证号码2012年以后居然被外地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发现这个疑点后,李啸迅速调取了当时的“张刚”照片,经过仔细对比,发现这个“张刚”并非本人,却和杨铭十分相似。

  而且,这个“张刚”十分可疑,没有任何生活轨迹,仅仅在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的时候,才出现其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侦查员围绕“张刚”社会关系进行研判,发现一个叫伍素雅的女人,同户里面有一个五岁的小孩,且小孩姓伍,但该女并没有结婚史,这更加引起侦查员怀疑,或许这就是找到杨铭的重要节点。

  9月25日大早,卢筱康与同事赶乘最早的飞机前往海口。经现场侦查,发现伍素雅所住的地方是城中村,情况十分复杂,且他们都是当地老居民。为避免打草惊蛇,侦查员决定不贸然行动。伍素雅有一个5岁的儿子,而附近有一个幼儿园,侦查员大胆推测伍素雅儿子应该在这里上学,因此决定在幼儿园进行蹲守。

  蹲守的第三天,见到伍素雅送儿子上幼儿园后,侦查员一直跟随至家门口,终于发现了“张刚”十分像14年前杀人逃跑的杨铭,也随之证实了之前所有的推测。侦查员随即与海口市刑侦支队取得联系,请求支援。

  9月28日11时许,在逃整整14年的杨铭被抓获归案。此时的张铭,已是一位5岁小女孩的父亲,在海口安家落户。原以为14年过后,警方早已淡忘这起案件,却不想还是落入法网。“因为我的冲动,伤害了很多人,包括受害者和他的家人,也包括我的家人。”而9月28日这一天,对于杨铭来说,是开始,也是结束。

  (除民警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