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老县委大院:搬还是不搬,这是一个问题

来源:新华网 作者:周劼人 刘景洋 编辑:王娉娉 2013-12-04 14:20:22
时刻新闻
—分享—

  新华网北京12月4日新媒体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周劼人 刘景洋)直到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助理肖永根在县委大院里拍了桌子,湖南省茶陵县才十分“勉强”地答应了湖南卫视《县委大院》节目组的拍摄要求。

  这里,曾经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唯一一次夜宿县城的地方。茶陵县委大院的四栋两层砖木办公楼,建成至今60多年,只小修过两次,被称作“湘东最美办公楼”。

  “这年头怎么宣传好人好事都那么难啊!”摄制组深深地感慨。

  《县委大院》是《湖南新闻联播》刚刚拍摄、制作完成并播放的11期特别报道,反映了湖南蓝山、石门、茶陵、岳阳县、龙山、双牌、绥宁、溆浦等十几个县的县委机关,几十年如一日坚守老县委大院,不新造豪华办公楼的情况。

  “一听就是个好创意。”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杨壮还记得,当他第一次听同事聂雄谈起这个创意时的激动之情。聂雄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茶陵县“湘东最美办公楼”的故事,就萌生了拍摄一套专题片的想法。

  他的灵光一现马上得到了领导们的支持。“湖南卫视虽然这十多年在电视娱乐领域做了很多探索,但‘新闻立台’的理念从未有半点动摇。”湖南卫视常务副总监李浩说。

  说干就干。但紧接着在选题调研阶段,记者们就在不少县发现阻力和争议都不小。

  有委婉推辞的——“你们不采访这个事情,或是采访了但不播,我们都觉得很好。”

  有直接拒绝的——“我不接受采访,县委不搬是出于现实情况的考虑,我们不想被报道变得太高尚。”

  吃了“闭门羹”的记者这才发现,让老百姓觉得亲近、安心的“县委大院”背后,却另有一番现实的考量和微妙的官场生态。

  一组在衡东调研的记者听到老百姓的传言,说县委大院的新址都选好了,钱也有了着落,可记者一来,镜头一对,老院子成了新典型,搬进崭新办公楼的计划就要泡汤了。县委书记总不能为了自己的“面子”,就不顾其他干部享受实惠的“里子”吧。另一组记者听到的理由更合情合理、更摆得上台面:一个地方的区域发展,往往要通过行政中心的搬迁来带动,大院一搬,不仅县城扩容,GDP更会上窜。记者总不能因为报道,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吧?

  更有记者了解到,如今在一些地方建县委大院都不用自己出钱,只要愿意搬,地产商就会出钱建好。这免费的午餐,为什么不吃呢?

  就在记者犹豫这个选题还是否成立时,不少县委书记却给了肯定的答复——大院不会搬。

  不会搬的理由是什么呢?

  衡东县委书记程少平说:不搬不仅因为中央规定“5年内不准新建楼堂馆所”是高压线,还因为许多干部包括老同志都是县委大院的“护院派”,他们认为比起一些地方的群众住处来说,县委大院的房子还是坚固宽敞多了,没有到非搬不可的地步,钱要花在更该花的地方。

  作为湘北富裕县的临澧,多次有财力有条件搬迁或新建县委大院。但今年4月份才上任的县委书记杨琦明却说:“不会考虑新修县委办公楼,因为县人民医院今年马上要扩建,急需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

  “我们总觉得‘砸碎了窗户,要更换玻璃’,才能拉动GDP发展;但事实上如果没有人‘打破窗户’,那么‘更换窗户’的钱就可以去‘买新衣服’,这同样会带动‘做衣服’和‘卖衣服’两个行当的发展,只不过受益人不是官员干部,而是人民群众了。”作为核心策划团队成员,湖南新闻联播负责人李越胜道破了“拉动GDP说”的荒谬之处。

  而在地产商愿意出钱建新楼的新邵县,县委书记伍备战也说出了实话:我们也动心过,机关搬迁能改善办公环境,不过有老同志反对说,这也会使县城房价上涨,建房款是省下了,以后出让土地也有更多收入了,但这一切都会让老百姓掏高额的购房款来买单,所以还是不搬了。

  面对镜头,石门县委书记董岚说得更直接,“如果县委大院建得很豪华的话,感觉改革的成果先让干部享受了”这句话可能让一些坐拥豪华办公室的官员心里不舒服,但道出了老百姓的心声。

  就这样,这些地方的县委大院在一片争议声中,最终不搬了;记者们的选题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求证中,最终做成了片子;片子播出了、上网了,在微博上、网站上引发了过千万的点击和数百万的相关讨论。

  “县委大院绝不是越破旧越好,只是它和老百姓的那种距离感,越短越好。”一位工作人员在采访手记里这样写道。

  “长沙县的县委大院从1996年使用至今18年没挪窝,但这个湖南首富县的财政收入已昂首迈过了两百亿元雄关,所以县委老大院不都是老少边穷一族,更不是封闭落后加保守的代名词。”一篇长微博这样感叹道。

  网友@相遇如风写道:没有高大台阶、没有电子监控、没有武警守门,或许这样更能找到一种历史厚重感和现实归属感,重拾起那份党和人民血浓于水的亲情与真情。

  网民@water0502更直言:这些看似“寒碜”的最美大院,究竟“寒碜”了谁?的确,红砖房、木板楼,石灰墙……这些老旧古朴的大院和当地日新月异的经济发展、焕然一新的城市面貌、日益改善的百姓生活形成鲜明对比,却也与一些地方动辄花几千万甚至上亿巨资,把政府大楼打造成“地标式”豪华建筑形成天壤之别。

  在肖永根“把桌子拍遍”的坚持下,几天后,茶陵县的有关领导终于平息争议,同意了《县委大院》的采访。

  “我们不能责怪一些干部面对镜头的种种担忧,因为这都是‘县委大院’这个‘隐喻’里最真实的组成部分。”节目组的一位负责人说。

  走进茶陵县委大院的记者们,最终选择把片子的结尾定格在了镌刻于墙的、毛主席的那句话上——“日子好过了,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要丢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