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凌晨三点的长沙⑧|城市“单车猎人”的搜车记

来源:红网 作者:徐士洁 黎鑫 编辑:刘威成 2018-07-15 22:15:50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凌晨三点,长沙街头,灯火通明,安静的夜,时常会被偶尔经过的汽车所打扰。

  沿着这些四通八达的道路,蜿蜒进入那些尚有“人气”的地方,各种各样的故事,各种各样的精彩还在不停上演。有成功,有开心,有放纵,有失望,有痛苦,也有坚持,每一个晚上,都在重复。

  他们普通到尘埃里,他们形单影薄,他们守候和坚持,他们看着别人的狂欢,舔舐着自己的悲伤。然而,明天,他们一定会迎着朝阳,执着前行,为生活,为梦想。

  近期,红网时刻新闻持续推出“凌晨三点的长沙”系列稿件,用组图带您走近这些“深夜的灵魂”,倾听他们的故事,感受不一样的人生。

  毕竟,每一个人都是他(她)自己心中的英雄,都有属于自己的传奇。

  相关链接:

  凌晨三点的长沙①|每晚穿城50余公里 只想多卖一点凉面
  凌晨三点的长沙②| 解放西路上,他弯曲的背再也直不了
  凌晨三点的长沙③|既是护士又是保姆 重症监护室里的无言片段
  凌晨三点的长沙④|建筑工邓小林:7000工资高?你来试试
  凌晨三点的长沙⑤|高速收费员:不敢喝水不带手机,经常脸笑到麻木
  凌晨三点的长沙⑥|急诊科90后“总住院”师的28小时
  凌晨三点的长沙⑦|保研大学生酒吧驻唱的AB面

  实习生 徐士洁 红网时刻记者 黎鑫 长沙报道

曾淼,22岁,今年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哈罗共享单车的一名车辆维护员,主要负责天心区哈罗共享单车的修理、转运等工作。他每晚10时开始工作,次日凌晨4点下班。为了方便市民随时随地可以骑上共享单车,他正将一处过多的共享单车转移到拖车上去,然后再运到其他共享单车较少的地方,他一次可以同时推四辆共享单车。

曾淼负责维护的区域有很多小巷子,拖车根本无法开进去拖运共享单车。这就需要他骑着共享单车,按照手机上的定位,找寻已损坏的共享单车,并徒手搬到拖车上去。小巷里,经常有各种流浪狗出没,这对于怕狗的曾淼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一条狗。

简单维修损坏的共享单车是曾淼的主要工作之一。每晚,他找出一些被损坏的共享单车后,能够现场维修的他就现场解决,如果损坏严重,他就得将这些车辆搬上托运车,然后运回仓库进行维修。作为一名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现在对于出现断链条、座椅没了、车架变形等问题的共享单车,他修理起来已经得心应手。

比起修理损坏的共享单车,寻找损坏的共享单车才是更难的。因为,有些共享单车被人丢弃在非常偏僻的地方,手机定位很难找着,比如在车库里面,手机没有网络信号,他就只能到每个角落去寻找。曾淼说,他就像一个“猎人”,每晚穿梭在大街小巷找车。

凌晨2点58分,在南门口的哈罗共享单车停放点,曾淼将散落在各处的共享单车摆放整齐后,大口喝起水来。原本摆放共享单车不是他的工作范围,但他经常把这活儿也干了。

在向东南路上,商贩们为了腾出“接客”空间,经常会将停在他们摊位附近的共享单车丢到一起,堆成一座小山。这是曾淼最难处理的情况,因为,单车交缠在一起后,非常难以取出,而且很容易使车身扭曲变形。

曾淼的性子很急,有什么事情都想尽快解决,如果一天的工作没有完成,他下班了也不会去休息。凌晨4点,困意袭来,他用水清洗下脸,并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

哈罗共享单车的仓库分布在长沙各个角落,曾淼负责区域的损坏车辆需要运到新开铺的仓库内。凌晨4点38分,他将收集来的损坏共享单车取下,换上正常的共享单车,再运去各个停放点。

清晨5点24分,天色微明,租住在万家丽高岭小区的曾淼,终于可以下班回家了。

曾淼一个月的工资5000余元,因生活开销比较大,他只租了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单间。回到出租屋后,曾淼随手将背了一晚的包丢到一旁。

清晨5点37分,疲惫的曾淼还不能倒床睡觉,他必须把兼职维护员白天的工作安排好后,才能休息。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