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周群林:做有刚度也有温度的执法者

来源:红网 作者:郭薇灿 编辑:杨雁霞 2020-10-15 15:49:24
时刻新闻
—分享—

QQ图片20201015191556.jpg

周群林。

红网时刻记者 郭薇灿 实习生 潘怡 通讯员 唐国军

衡阳常宁市事故处理中队的副队长周群林,不久前获得了“路面神探”的称号。原因是,他只花了几个小时,就侦破了一件逃逸案。

这与他的经验分不开——17年当兵生涯,8年公安岁月,打磨出了他专业、坚定的工作作风,也赋予了他砥砺前行的人生底色。鲜少有人知道,破案时,他刚调任到中队,开始办案不到两个月。

他在事故处理中队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但这位老道执法者的专业、负责,已经完完全全显示了出来。

破案:像当兵一样霸蛮

周群林今年44岁,曾经在部队里当高炮指挥。转业后,于2014年调任到常宁市交警大队,今年5月来到事故处理中队工作,成为副中队长。

在旁人眼里,事故处理中队是交警部门里最“麻烦”的地方,一是案子多,休息时间少。二是破案难,必须得下苦工夫。但周群林不怕,他破案就像当兵,有一股士兵的蛮劲儿。在部队里学到的“有战用我,用我必胜”信念,化为他工作中“安排我处警,逃逸案必破”的执着。

今年6月份,常宁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转来电话,称在辖区某路段发生一起小车与二轮摩托车相撞的交通事故,有两人受伤,肇事小车逃逸。接到报警电话后,正在值班的周群林和同事李向阳立马赶赴现场,进行勘查。

一些群众谎称表示不知情,周群林便耐心做工作,请他们大胆提供线索,不要有任何思想顾虑。在他的开导下,终于有一位目击者反映,“事故大概发生在五点左右,车往常宁市区方向跑了,驾驶人是男的。他驾车逃离现场前,还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

他决定以询问其他过往机动车驾驶人为突破点。六月的傍晚天气闷热,他站了两个多小时,后背的衣服湿得能拧出水。车一辆辆来,他一个个问,在这两个小时里,周群林收获了五十几声“不知道”,十几个冷漠又匆忙的摇头。还有几个人并未停下,踩着油门扬长而去,留下周群林吃了一嘴儿尾气。

“我会车时,好像看见了一辆车车头有碰撞痕迹。”大约询问了70余台机动车后,一位从常宁市区方向过来的机动车驾驶人终于给出了新的答案。

获悉这一线索,周群林立马紧绷了起来。当机立断调取该车行车记录仪,根据这份材料,在短时间内锁定嫌疑车。同事对他说:“周哥,八点了,记得吃晚饭。”周群林直摆手:“人和车还没归案,哪有心思吃饭!”

晚上9点,车主被他传唤到大队接受询问。在大量证据面前,嫌疑车驾驶人对下午发生的交通肇事逃逸事实供认不讳。案子,破了。

新来不到两个月的副队周群林,主办这起案件并成功侦破花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晚上。

定案: 像松一样不动摇

周副队的手机时不时得关机,因为总会有人想要来和他说情。

在案子上,周群林定案铁,定案的时候是铁人,也只定铁案,像棵松,什么人情风都吹不倒,始终顶住各方压力和诱惑,公平公正地划分责任、给案子定性。别人都说,周队看着就像是军人出身,做事刚正。

此次案件一侦破,替肇事者说情的电话接踵而至。嫌疑人被带到大队执法办案区的第一天晚上,周群林接到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委婉地说:“你能不能变通一下,把他改为投案自首?”

“《红楼梦》里有‘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这种事,我做不来。”周群林眉头紧锁,拒绝得很坚定:“我是军人出身,军人的使命是保家卫国,现在转业到交警部门,我的使命就是维护公平公正,不把每一起交通事故办成铁案,我谁都对不起。”

挂了电话,第二天又有几个电话打进来说情。人家堵到了他办公室门口,甚至打起了悲情牌:“常宁只有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人家已是四十多岁的人,再干十多年就可退休了,如果因你不灵活变通而被开除,多于心不忍啊!”他丝毫不为所动,直接说:“要么他判刑进去,要么我渎职进去,二选一,你帮我选吧。”说完便门一关,谁也不见。

说情的人无言以对。最后,周群林把案子定性为交通肇事逃逸,移交给检察院。维护了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也维护了法律尊严。

和朋友喝酒,朋友也说他就是太直,才错过了许多机会。他毫不在意,最常说的话是:“我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案里案外:给肇事者的是刚度,给别人的是温度

案子里案子外,周群林像是两个人。乍一看他长得挺“凶”:一米七的个子,浓眉宽肩,身材敦实,是个狠角色。实际上在交警大队这几年,他的投诉率垫底。人也出了名的随和实在,平时值班属他带的协警最少。工作时,别人都爱和他打交道,他往街边一站,几个家常拉下来,就能把彼此的关系处得像熟人。

在事故处理中队,周群林闲下来的机会少。光受害人家里给他打电话的那天上午,他就出了四次警。

案子结束了,怎么还会有电话来?原来伤者伤势重,病情开销大,每天医药费高达五六千元。刚开始,肇事方还积极去衡阳医院交费,但后来就变得拖拖拉拉,每次伤者家属打电话给他们,得到的答复总是“正在四处凑钱。”

没办法,他们第一下就想到了周警官。

虽然这并不在事故处理民警的职责权力范围内,周群林还是答应了下来。为了帮忙,他挤出时间,一周内,电话打了不下十个。通过询问伤者家属得知,肇事方不积极配合的根源出在伤者病情。伤者情况严重,医生说即使抢救过来也十之八九是植物人。他又去了解了肇事者的家庭情况,确认赔偿金额对方完全负担得起,便把肇事方家属请过来到办公室做思想工作。

以心交心,并讲政策,讲利害关系……周群林把有可能造成的法律后果一条条和肇事方家属讲清楚,“虽然伤者病情不乐观,甚至有可能人财两空,但出于人道主义,只要他还吊着一口气,你就交钱给他治。将心比心,如果伤者是你或你家人,对方不出钱,你内心是什么感受?”肇事方家属被说服了,表示尽最大能力凑钱。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肇事方没有食言,截至伤者抢救无效死亡时,共缴纳医药费、安葬费等各种费用达20余万元。伤者家属很感动,直叹:“周警官肯帮忙,执法有温度。”案子里他刚硬,在案子外,他给百姓的全是温度。

作为一个到任不久的副队,周群林正在事故处理中队初露锋芒。他那朴素、专业又富有人情味的工作作风,来自于内心坚定的信念。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我是军人出身,我今天能做一名人民交通警察,是我的光荣,我要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用我的实际行动回报社会,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来源:红网

作者:郭薇灿

编辑:杨雁霞

本文为湖南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0/10/15/8487116.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