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浏阳古乐上榜国家“非遗”名录 与山东曲阜孔庙古乐齐名

2014-07-18 17:05:33 来源:红网 作者:梁露 袁村平 编辑:邓瑶
  与山东曲阜孔庙古乐齐名,却一度成为绝响
  
  历经20余年抢救,浏阳古乐可望获新生
  
  编者按:浏阳古乐一度成为绝响,尘封在时间之海。但有一群人对这套成就于清道光年间,与山东曲阜孔庙古乐齐名的祭祀孔子专用古乐念念不忘。经过20余年的抢救挖掘整理,形成40万字资料,录制音像资料100多分钟,并极力保证活态传承,最终让浏阳古乐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申遗背后的艰辛,应与外人道。
  
  红网浏阳站7月18日讯(分站记者 梁露 袁村平)
  
  沉寂多年后,浏阳古乐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
  
  7月16日,《关于公示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推荐项目名单的公告》出现在文化部办公厅网站。《公告》宣告,浏阳文庙祭孔音乐(亦称浏阳古乐)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几代浏阳人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因历史原因,自1948年之后,浏阳古乐再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整套古乐器封存在省博物馆,古乐传承人也所剩寥寥。为挽救古乐,浏阳几代人耗费心血,历时20余年,搜集整理文字音像资料、培养传承人,终于在今年得偿所愿。
  
  辉煌古乐落寞,挽救难关重重
  
  浏阳古乐曾身负盛名,有“国乐古礼在浏阳”之誉,与山东曲阜孔庙古乐齐名。
  
  浏阳古乐名声大震于道光年间。当时的浏阳文人邱之稑对照汉书,仿制出全套古乐器,经过他几十年的言传身教,浏阳祀孔的春秋二季典礼,便都按照古乐旧规举行。
  
  曾国藩听后曾赞叹不已,并赠送浏阳礼乐局“雅淡和平”、“精深正乐”匾额两块,其子激动之余将古乐推荐给了皇帝。而袁世凯“登基”时也想用古乐。但解放之后,浏阳古乐逐渐衰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浏阳古乐遭到了重大打击。”原市文化馆馆长唐柱子告诉记者,当时浏阳古乐一度被认为是封建残留,遭到彻底反对,尤其是文革期间,被批判破坏得一塌糊涂。
  
  作为传承两千多年的文化遗产,浏阳的文化人深切地明白浏阳古乐保存下来的价值。上世纪80年代,开始有文化人着手进行浏阳古乐的抢救挖掘整理工作。
  
  但说挽救,又谈何容易。礼乐局早已解散,祭孔活动中断多时,古乐器多被损毁,余下的封存在省博物馆。而那些颇具造诣的乐师、舞生也相继谢世,亲历者越来越少。恢复古乐,难关重重。
  
  重现古乐风采,赴孔子故乡取经
  
  不过,有心人没有轻言放弃。
  
  其中便有高如德。高如德是80年代浏阳文化馆音乐专干,他翻阅典籍,写下一本关于浏阳古乐的书,将古乐乐器的情况都记录了下来。
  
  但光靠一本书无法还原古乐乐器。“大约十年前,我们想去省博物馆察看古乐乐器,却吃了闭门羹。”唐柱子说,馆长没有接见他们,“后来我们仔细考虑,即使看到了古乐器凭直观的感觉,乐器的尺寸、形状、种类也无法复制下来,不能如实还原。”
  
  于是,一群人开始了对古乐乐器资料漫长的寻觅之旅。
  
  唐柱子和同事到山东曲阜考察学习当地孔子文化是如何恢复的,慢慢积累经验。后又经多方打听,得知一位在长沙的浏阳老乡,从事花鼓戏作曲多年,存有当时的古乐录音。于是,唐柱子赶忙前往长沙,“当时获得的文字资料差不多有20多万字,还有当时的录音,极为珍贵。”
  
  唐柱子还与两位浏阳古乐活态传承人刘百祥和邱少求成了“忘年交”。在整理古乐资料过程中,有时候为了确认某一个字,也要立马跑一趟邱老家中请教。
  
  多年努力之下,浏阳古乐的文字资料和音像资料日趋丰富。
  
  几经重大挫折冲刺非遗终成功
  
  2009年,长沙市推荐浏阳古乐申报第三批国家级名录,遗憾落榜。
  
  “主要原因是古乐已经多年没有演奏过了,而且没有合适的传承人,而'活态传承'是非常重要的。”这次申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失败,给唐柱子等人很大的打击。
  
  遭遇这次失败后,浏阳古乐的整理工作再次遭遇重大挫折。去年12月,浏阳文庙祭孔音乐仅存的两位活态传承人之一的刘百祥离世。
  
  “悲痛之余,尽是焦急,保护浏阳古乐这件事情刻不容缓,必须抓紧时间做好。”唐柱子说。
  
  终于,在综合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市文体广电局继续深挖,调查挖掘整理出浏阳文庙祭孔古乐资料40万字,录音资料、录像资料100多分钟。上千张的礼、歌、乐、舞等图片资料详细记录了历史上浏阳文庙恢弘的祭孔活动,编辑出版了《浏阳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丛书·浏阳文庙古乐卷》,重新录制了羽龠舞、干戚舞,为活态传承及再现当年的祭孔盛况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
  
  今年4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著名音乐学家田青教授专程考察调研了浏阳文庙祭孔古乐。
  
  经过数月等待,16日,浏阳文庙祭孔音乐进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向社会公示。(感谢唐柱子与王娜娜对本文的帮助。)
  
  古乐传承
  
  “最大的挑战,是古乐器的恢复”
  
  “浏阳古乐申遗成功,对整个浏阳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昨天下午,浏阳文庙祭孔古乐传承人邱少求得知喜讯后很是高兴。
  
  高兴之余,邱少求冷静地说,“虽然申报成功了,但是恢复和发展挑战很大。”
  
  最大的挑战是古乐器的恢复。邱少求曾受长沙市文化馆邀请去省博物馆参观古乐器,发现保存不好。“形式还在,但不一定能用。”
  
  古乐器的恢复工作除了乐器仿制,更重要的是复制后的定音。“如首席定音乐器凤箫,有六阳律、六阴律十二律吕,后来清代浏阳器乐大师邱之求扩大为二十四律吕,而且每个月一个调,十二个月十二个调,要定准,非常讲究。”
  
  值得庆幸的是,邱少求已经整理出古乐简谱、工尺谱和律音谱,上面详细记录了古乐器的知识。
  
  “其次是人。”邱老所说的人,一是指熟悉古乐的人,可惜胡长秋和刘百祥先后去世,“我一个人能力有限,但会尽力去做。”
  
  二是古乐表演人才。邱老多次到文化馆给工作人员讲课,“他们以前看不懂资料,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经过我讲课之后,有一定效果。”
  
  浏阳古乐简介
  
  浏阳文庙祭孔古乐又称“浏阳古乐”,是清道光年间至解放前夕,浏阳文庙祭祀孔子的专用古乐。它融乐、舞、歌、礼于一体,历史上曾名动天下是我国民间现存最完整的古代祭孔仪式音乐遗产。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