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湖南频道 > 正文

【恢复高考40年】长沙市一中:风雨40年 芳华依旧

2017-06-06 19:44:32 来源:红网 作者:陈彦兵 编辑:刘飞越 实习编辑 李丽

1977年高考前夕,长沙市一中校园里,考生坐在大礼堂聆听高考动员。

1977年高考结束,考生走出考场。

80年代初期,长沙市一中校园平面图。

80年代,长沙市一中食堂内,摆放着八个学生入座的老方桌。

5月30日,今年81岁的老校长马清泽来到长沙市一中,故地重游。

图书馆前,历经过1977年高考的那株高大的皂荚树依旧挺拔。

校园内,五根麻石圆柱一字排开,篆、隶、楷、行、草五种文体,将1912年至今,一中校园里五个时期宗旨镌刻于石柱之上。

  时刻新闻记者 陈彦兵 长沙报道

  1977年,恢复高考,全国570万出生不同、生份迥异、年龄悬殊的考生涌进考场,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命运悄然改变。

  高考前夕,长沙市第一中学的校园里,一栋苏联式双合面第教学楼窗明几净,木地板上纤尘不染。校园北侧,青瓦水泥涂墙的大礼堂内,穿着草鞋、布鞋的考生齐聚一堂,积极响应高考动员。

  “风华正茂,恰同学少年!”八十一岁的老校长马清泽回忆道。在那个长沙市区被划分为南区和北区的年代,这场突如其来的高考,让整个一中校园即意外又惊喜,也让组织监考队伍,成了重中之重。

  1977年12月,学校负责监考的周兰老师清楚记得:“那时,每间考场都是双排座布置,单人入座,每间教室不到三十名考生,配备两名副监考,一名主监考,教室外的巡视员来自南区、北区教育部门。”

  “那个年代的高考,虽远不如今天戒备森严,但也都严格保密,试卷被运送到学校后,由专人在专门办公室看管,所有的试卷袋密封皮上都印有“绝密”字样,闲杂人等一律不能靠近。”老校长马清泽介绍。

  那一年,来自长沙市周边的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应届高中毕业生等纷纷报名,无数在困顿与迷茫中苦苦求索的青年,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高考这天,校园上空的老校钟敲响,考生开始作答。

  语文试卷上作文题《心中有话对党说》,让大多数沉着冷静的考生袒露心声。

  “久违了,考场!我下放到农村多年,这些年来,我读了很多书,我看到近现代的中国受尽屈辱,我们国家的富强必须靠知识!”考场上,在“心中有话对党说”的命题作文里,知青张立明恨不得写尽他近十年的苦盼……

  最终,分高学优的他成功挤过独木桥,成为27万幸运儿之一,通过高考叩开了大学的校门,人生就此转变。

  “那个年代,普遍认为舞弊是自取其辱,考场如战场,几乎没有学生愿意徇私舞弊。” 84岁周兰回忆起40年前的考场,一如她曾教书育人般坚毅笃定。

  风雨四十载光阴度过,“教”与“学”构成了一中校园里变动不息的基因链。

  这座民国肇造,弘扬“须多数具完全普通知识之国民为之中坚,方足以巩固国基”的校园,已迎来她的百岁诞辰,四十年来,她早已跨越“近以谋教育之改良,远以为人才之储备”峥嵘岁月,正朝“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奔去。

  麓山巍巍,湘水滔滔。沿着水流的方向,我们看到,如今一中校园里书声朗朗,树木葱茏。

  “你看,当年酒杯大小的银杏,如今已有冲天之势,欲与天公誓比高。”老校长望着当年自己种下的银杏,嘴角升起一抹自豪。

  四十年来,那栋苏联式双合面的第一教学楼、四合院图书馆早已不在,大小礼堂也不再有穿着草鞋、布鞋的学生开动员会,食堂里再找不到八个学生固定入座的老方桌……整座校园,只有那棵高大皂荚仍旧挺拔,半亩方塘青翠如故。

  校门往左移步三十,曾经杂物房已演变成幽静的“滴翠廊”。进门一座齐腰深巨石,“惜时”二字镌刻于上,廊内清净优雅,廊外古风韵存,图书馆、逸夫楼早已重修落地。

  四十年的浅吟低唱,峰回路转,熔铸了这座校园的华丽又朴实,高蹈又缠绵的性格。

  校园北侧,五根麻石圆柱一字排开。篆、隶、楷、行、草五种文体,将1912年至今,一中校园里五个时期宗旨镌刻于石柱之上,从“公勇勤朴”到“服务社会国家之智能”,从“健全身体、高尚品格”到“爱国爱民,以天下家国为己任”,精简深刻,鞭辟入里。

  立夏时节,海桐花开之际,来此地抚一曲古琴,能听见百年前,毛泽东用一块银元前来报名的故事,也能看见每年秋季,来自全国各大名牌高校的橄榄枝纷至沓来的景象,他们把“惟楚有材”的断语,从《左传》的竹简上搬回至宁静的校园。

  历史沉淀,现实鼓舞,极目楚天舒。四十年来,这一座书声缭绕的校园,拥抱过一届又一届学子抱负,也抚慰一年又一年桃李开落的惆怅。纵使风雨变幻,但“公勇勤朴”的校训,逸夫楼里“一以贯之自强不息,中流砥柱其命维新”的精神依旧在流传,这也许就是百年一中的灵魂所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