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湖南拟定中小学生课后服务通知 每生每课时不超5元

来源:红网 作者:吴和健 编辑:李丽 2019-01-10 10:05:31
时刻新闻
—分享—

  孩子“三点半放学难题”怎么破

  湖南拟定中小学生课后服务通知,每生每课时不超5元;现向家长征求意见

  下午三点半,孩子放学了;下午五点半,家长才下班。这个尴尬的“时间差”,让家长们疲于奔命。

  “三点半难题”如何解决?近日,省发改委和教育厅拟定中小学生课后服务通知,明确全省公办小学和初中开展课后服务,每个学生每课时不超过5元,每天最多按2课时收费。可安排学生写作业、阅读,还能开展体育、艺术、观影等活动。

  可问题来了,学校能提供怎样的课后服务,孩子是继续留在教室写作业,还是能拓展才艺,全面发展?对此,记者采访了家长、学校等,听听他们的声音。

  潇湘晨报记者 吴和健 长沙报道

  孩子放学后去哪,一直是困扰不少家长的难题。近日,记者从省发改委官网获悉,为解决中小学校下午放学时间与家长下班时间不匹配的问题,支持各地推进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规范收费行为,省发改委和教育厅拟定《关于中小学课后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知),并面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建议。记者注意到,通知不仅拟定了课后服务的收费标准、服务内容,还明确要求学校不得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并以自愿参加为原则。

  每个学生每课时不超过5元

  通知明确,全省各城市(不包括县城、镇)公办小学和初中开展课后服务,可以向自愿参加并签订课后服务协议的学生家长适当收取服务费用。具体收费标准由各市州根据各地实际,在每生每课时不超过5元的标准范围内(一天最多按2课时收费),根据提供课后服务的具体内容,按照质价相符的原则制定试行标准。课后服务收费原则上以一学期为周期,多退少补。对低保户家庭的学生实行免费。

  课后服务必须坚持家长自愿原则,中小学开展课后服务工作,需在每学期初主动向家长告知开展课后服务的服务时间、服务方式、服务内容、安全措施、收费事项、费用开支等工作方案,并报同级教育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方可收费。严禁学校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时间安排在每周一至周五(节假日除外)下午放学后,具体服务内容主要包括安排学生完成作业、自主阅读、开展体育、艺术、科普、娱乐游戏、拓展训练、观看儿童适宜影片、开展社团及兴趣小组活动;对个别学习困难的学生提供免费辅导帮助。

  费用须建立专账,收支向家长公示

  通知要求,开展课后服务收取的费用,各学校具体开支范围以教育主管部门审核同意的方案为准,必须建立专账,专款专用,专项用于课后服务工作方面的开支。每学期末学校要向家长公示课后服务费的收支情况。此外,有条件的地区财政应加大投入,为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确不具备条件的地区可根据课后服务性质,采取财政补贴、适当收取费用等方式筹措经费,坚持公益导向,不得营利。发改部门要立足当地实际合理制定试行收费标准,并在试行一段时间后,根据实际发生的成本,在开展成本测算的基础上核定正式收费标准,督促学校做好收费前的政策宣传和收费公示工作。教育部门要规范课后服务行为,指导学校具体做好课后服务工作,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学校应建立健全课后服务制度,不得擅自增加收费项目,提高收费标准、扩大收费范围,并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和发改、教育部门的检查。

  该项收费的标准为试行标准,自2019年春季开学时试行,试行期两年。试行期满前6个月,由各地教育部门向同级发改部门申请核定正式收费标准。

  同时,省发改委和教育厅还拟定了《湖南省教育收费公示制度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也一并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建议并于2019年1月11日前反馈至省发改委价格收费处邮箱:hnfwjgc@163.com。

  连线校长

  建立校外教育兼职教师资源库

  不单是家长,学校也在努力解决“三点半难题”。长沙市第十一届、十二届政协委员,芙蓉区燕山二小校长熊伟红对此深有感触,并在第十二届长沙市政协会议召开期间,提交了《开展校内课后服务,解决3:30放学难题》的提案。

  记者注意到,熊伟红的提案中,对目前学校、家长、托管机构和校外辅导机构的状况进行了详细调研。熊伟红说,为给学生减负而3点半放学的初衷,事实上未达到真正效果,除部分家庭请老人帮忙接孩子,不少学生放学后只得去托管班“寄居”,而学校老师在学生放学后,因要忙着备课、批改作业、培优辅差等工作,也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承担学生放学后的管理。熊伟红在提案中表示,“3点半难题”的解决需从政策方面入手,并希望通过“学校教育退场、社会教育入场”的方式填补学生课后放学的管理空白,加大扶持力度。她建议,课外活动辅导的师资力量由以下几个部分的人员组成,比如校内音、体、美、科技教师,符合学校开展活动需求的专业团体、体育俱乐部、少年宫、科技馆、音乐家美术家协会等校外机构的专家、教授、教师及教练员。“具有专业特长的人才,例如运动员、教练员、艺术家,或符合条件的志愿者等。”熊伟红说,各县区可以合理统筹资源,建立校外教育兼职教师资源库,鼓励各城区建立学区和区域特色联盟,实现资源共享。

  熊伟红还建议,允许学校和校外特色培训机构合作。经物价审核、教育局审批,家长支付一定的费用,通过学校这一层面,有针对性择优选取特色培训机构,把音、体、美、科技、棋类等兴趣班引入到学校,丰富3:30、4:30课程,让家长放心。同时,建议增加社区服务功能,建立社区托管站等。记者吴和健

  家长声音

  价格合理,希望课程能丰富且专业

  对于雨花区上班的周女士来说,由于孩子在岳麓区上学,她只能把孩子放在校外的托管中心。一个月要2000多元,主要是帮忙接孩子,监督孩子写作业,还管一顿晚饭。周女士说,以前家里有老人帮忙接送,而且学校还开办了兴趣班,放学后孩子可以留在学校,“我给孩子报了两个兴趣班,从周一到周四,孩子放学后可以学象棋和篮球,当时每个兴趣班每学期要800多元”。

  她认为,如果此次通知能真正实施到位,不仅能减轻家长负担,还能让孩子学到更多东西。“每课时不超过5元的价格,还是能够接受的,比学校之前办的兴趣班还便宜,比托管中心就更划算了,而且孩子待在学校肯定更安全。”周女士说,除了价钱便宜,她也希望课外服务课程能更丰富,挖掘孩子的兴趣,或者开设一些比较有特色的兴趣班。“希望选择能多一点,足球、篮球、围棋或者音乐。”

  “而且希望兴趣班能请专业的老师来教孩子。”周女士说,有些学校可能会请任课老师兼任,可能并不专业,“对于家长来说,还是希望孩子能够从这些课外服务中真正学到东西”。不过,她也认为,学校不要再给孩子上常规课程,“孩子本来就上了一天的课,如果课外服务还要上语文数学的话,压力太大了”。

  市民唐女士也深有感触,自己下午5点半下班,赶到学校至少半小时,家里老人年岁已高,本身就行动不便,更别说接送小孩,“只能送托管”。“如果放学后,孩子能继续待在学校,还能培养兴趣,当然最好。”唐女士说,相比托管中心,学校更安全,价钱也合适,“如果有老师监督写作业,孩子肯定积极很多,家长也省心”。

  市民刘先生说,虽然自己希望孩子放学后能留在学校,但“对于老师来说,压力有点大”。“每课时5元,价格不高,我们愿意出钱,但不知道老师愿不愿意,他们也应该有相应补偿。”刘先生说。

  托管机构

  是否受影响暂时还未知

  “家长没时间接送,学校也不可能打包,只能送托管。”对此,岳麓区望月湖小区一托管机构工作人员坦言,校外托管机构的存在是现实的需求。至于目前校外辅导机构的遍地开花,该工作人员也表示是托管的“升级版”。

  对于此次文件的出台,该工作人员表示暂时不知情。至于未来是否会受影响,托管机构是否会改善服务,他表示还得看情况再说。

  他山之石

  邀请家长志愿者参与

  课后服务究竟该开设什么课程,是让孩子继续在教室内写作业,还是通过各种兴趣班和活动,让孩子全面发展?不如一起看看其他地方是如何解决的。

  在上海,不少学校通过与志愿团体和家委会合作或者购买第三方服务等方式,丰富课后服务。比如,嘉定区绿地小学,邀请家长志愿者对孩子进行阅读指导,还成立京剧票友圈、学生瑜伽工作室等,不仅发挥了家长的才艺,还拓展了学生才艺。还有小学购买第三方服务机构,邀请校外的专业人士或机构给孩子上兴趣班。

  此外,四川成都成华区除了向社区购买服务,还邀请青少年学生校外活动中心、民办校外教育机构参与其中,组织学生开展各种素质教育活动,做到“学校教育退场、社区教育进场”。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