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会访谈丨袁延文:大力发展家庭农场 助推湖南农业驶入高质量发展“快车道”

来源:红网 作者:王义正 何青 编辑:向宏鑫 2019-03-15 10:17:59
时刻新闻
—分享—

????_20195090053.jpg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农业农村厅党组书记、厅长袁延文。

红网时刻记者 王义正 何青 北京报道

家庭农场是现代农业三大新型经营主体之一,对保障粮食生产,推动现代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实现乡村振兴战略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培育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性服务,发展各种形式规模经营。”近年来,湖南通过大力实施“百企千社万户”现代农业发展工程,在政策、资金、项目上予以倾斜,湖南家庭农场呈现出“井喷”式发展形势。

湖南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培育家庭农场?目前,湖南家庭农场的发展现状如何?怎样才能让家庭农场发展的路子更阔、前景更好?针对这些话题,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农业农村厅党组书记、厅长袁延文接受了红网时刻记者的专访。

家庭农场是适合湖南农业特点的方式

过去五年,湖南省财政整合资金5.68亿元,用于“万户”家庭农场工程的实施,在“万户”家庭农场工程的引导下,带动全省家庭农场主自发投资达218.7亿元,形成了种植、养殖、种养结合、休闲观光等特色鲜明、结构合理、类型多样的家庭农场格局。

在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和政府工作报告中均鲜明提出,要优先发展农业农村,但农业农村的发展必须因地制宜,选择科学高效、适合当地的路径。

袁延文认为,就目前湖南的农业生产条件、生产力水平而言,家庭农场是最适合湖南的。

“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全省50%的流转土地中,30亩到100亩以内的占到了80%,正好是我们所说的家庭农场。”袁延文告诉红网时刻记者,目前,湖南省家庭农场认定数已达到3.98万户。

“鱼米之乡”盛名之下的三湘大地上,家庭农场遍地开花,已成为湖南农业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事实上,家庭农场概念首次提出的时间并不算久远,源自2013年的中央一号文件。

湖南家庭农场的迅速发展除了湖南省委省政府的积极响应,在政策、资金、项目上的倾斜引导,也不离开家庭农场的“先天优势”。

“组织形式上更容易激发生产积极性,成本投入和风险相对更小。”袁延文举例说,一个人到城市务工5年、10年,有了一定积蓄,开阔了视野,回乡创业的话,家庭农场是首选。而且家庭农场冠以“家庭”二字,参与成员的生产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与生俱来,无需刻意激发。

此外,袁延文还指出,从长远来看,家庭农场的模式有利于减轻社会就业压力和保护生态环境,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需要明确法律地位 加大扶持力度

虽然家庭农场在湖南乃至全国蓬勃发展,数量日益增多,规模越来越大,但在发展中仍然面临一些问题和困难。

“比如,法律地位还未明确,政策扶持力度还不够大,风险防控能力比较弱。”袁延文在工作中注意到,由于是新兴事物,在发展认识、定位等方面还不是十分清晰,缺乏针对性强的扶持政策,家庭农场的发展仍需精心呵护。

“家庭农场”的概念提出虽已7年,但仍处于起步阶段,2014年原农业部下发的《关于促进家庭农场发展的指导意见》从促进土地流转、加大扶持力度等方面进行了规定,引导探索家庭农场管理制度。从国家层面来看,近几年相关政策性文件中涉及家庭农场的条款逐渐增多,但文件对家庭农场的规定都是政策性质的,目前尚未出台专门的法律规定。

“家庭农场的主体地位未明确,会导致在注册登记、征缴赋税、土地流转、融资担保等方面缺乏必要的法律依据,合法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护。”袁延文说。

除法律地位外,袁延文还发现,从中央到地方,对家庭农场的扶持力度小于其他类型的经营主体,同时,扶持范围大部分限于粮食种植类家庭农场,其他类型家庭农场在土地流转、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水电配置、人才引进等方面,没有项目支撑,一些种养大户等对组建家庭农场持观望态度。

袁延文说:“比如财政应当对家庭农场农田基本建设和基础设施以及一些农机装备给予更多的支持,在烘干设施、冷藏设施等方面,还可以进一步予以支持和引导。”

此外,家庭农场本质上还是农户和家庭,由于农业回报周期长,自然灾害和市场风险时常影响生产经营效益,特别是病虫害的爆发、洪涝灾害和农产品价格的市场波动等都会使家庭农场造成难以承受的损失。

袁延文指出:“目前农业保险险种单一,且赔付率低,农业投入风险已成为制约家庭农场发展的最大瓶颈。”

按照“精细化”要求 加快推进家庭农场发展

“首先要加快立法工作,明确家庭农场的地位,为家庭农场发展提供有效的法律支撑和保障。”袁延文在全国两会上就提出了制定《家庭农场法》的建议,“这样可以从法律层面明确家庭农场的市场主体地位,明确认定标准、注册登记、政策扶持等,将为家庭农场发展提供有效的法律支撑和保障。”

针对扶持力度不够的问题,袁延文认为,需要从政策导向上进行强化。水利、道路和电力等农业生产基础设施需要进一步完善,为农业机械化提供便利,对家庭农场购买农业机械设备提供一定的资金扶持,鼓励农业机械化生产。

袁延文同时指出,湖南的地形结构和农业生产条件无法像北方平原地区那样实现大规模机械化生产。

袁延文告诉红网时刻记者,经过多方考察,湖南最终决定推广日韩和台湾地区的农业种植方式。“因为湖南的地形结构和作物种类等,和他们最像,而他们有着发达的农业生产技术,就是进行精细化生产。”

家庭农场正是袁延文所说的精细化农业的重要表现形式。

“比如有的家庭农场只种某一种蔬菜或水果,专业化和精细化的生产,能够保证品质从而创造品牌。”袁延文说,这也同时要求在农业机械研发方面需要研发更多小型化、精细化,适合家庭农场的农用机械。

过去几年里,湖南为家庭农场主进行了大量的专业培训,从生产技术、产品包装、品牌打造方面都给予指导和引导。组织家庭农场主前往国内和日本、韩国的先进的家庭农场参观学习,对湖南的家庭农场建设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此外,袁延文认为,家庭农场体量较小风险能力弱,需要在税收方面给予一定优惠,扩大农业保险范围,适当提高理财标准,强化金融服务,打通融资渠道,为家庭农场发展创造更加宽松利好的环境。

湖南是农业大省,大力发展家庭农场建设不失为推动湖南农业的重要手段。“要打造一批国家、省级家庭农场示范点,带动更多的家庭农场发展,为湖南农业高质量发展、实现乡村振兴提供有力支撑。”袁延文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