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岁失足少年有了个检察官姐姐

来源:红网 作者:周凌如 编辑:李晓玲 2019-03-18 10:24:19
时刻新闻
—分享—

17岁失足少年有了个检察官姐姐

误入歧途盗窃手机,检察官帮他找工作,并化身姐姐前往看望

红网时刻3月18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周凌如)法庭之上,17岁少年小浩(化名)嚎啕大哭,泪水一滴接着一滴,落在了检察官何丹的心里。

小浩父母不在身边,只有一个舅舅管着他,结果走上了盗窃的歧途。如何帮助小浩真正回归社会?何丹想了很多办法,在一次次和小浩及其舅舅谈话后,她决定帮小浩找份工作,培养一门养活自己的本领。

对于17岁的小浩来说,他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小浩奔走在无边的黑暗里,逐渐变得麻木。直到一双手握住他,小浩恍然“梦醒”,开始嚎啕大哭。那一刻,是在天心区法院的庭审现场,握住他的手的人,是天心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何丹。而他的眼泪,也落进了何丹心里。

3月15日,何丹特地从长沙来到娄底看望小浩。那个希望拥有稳定工作和生活的少年,如今在一家餐厅工作,开始学着看书,他开始期待,将来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小餐厅。

17岁少年的泪,让她放心不下

3月12日,是小浩离开看守所的日子。

在此之前,何丹做了一个决定,再去一趟看守所。因为,17岁的小浩在庭审时落下的眼泪,让她放心不下。

在案发两三年前,小浩开始在外漂泊,没有父母关爱,靠着曾经学过厨,自己打点零工过活,一直没有比较稳定的经济来源。在结交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后,小浩开始学着流连网吧,也曾去过酒吧。因为经济状况拮据,小浩与两个朋友决定一起在网吧里偷手机。被抓后,小浩无力赔偿,也没有取得谅解。

当时承办这起案件的检察官是何丹。在何丹的印象中,这个孩子尽管认罪态度好,却丧失了应有的朝气和活力,完全没有积极的状态。

可当何丹与案件的审判员在法庭上对小浩进行法庭教育,鼓励他学会自立自强时,小浩眼中的颓唐开始破碎。“他留给我的印象很突出,他哭得很厉害,说自己很后悔,强烈表现出他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关爱,也希望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以养活自己。”

“像小浩这样的孩子主观恶性并不强,如果不关爱他,他可能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是会做出偏离社会正轨的行为。”何丹将小浩的眼泪与愿望记在了心里。“我从看守所了解到他一直表现很好,小浩要释放了,我想帮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是这需要先征询他自己的意见。”

脱下检察官制服,她当起姐姐

在与小浩的交流中,何丹了解到,小浩有一个舅舅,舅舅对他一直很关心。“小浩很渴望能与亲人在一起,在看守所的日子,舅舅也来看望过他,想要帮他在娄底老家找个工作。”

小浩舅舅的想法与何丹不谋而合。

在与小浩交流后,何丹多次主动与小浩的舅舅通电话。“我要确认小浩的舅舅会在他释放当天去接他,也一定会帮小浩找个工作。”

3月15日,何丹早早踏上从长沙前往娄底的路程,此时,小浩已经在一家餐厅工作了两天,“虽然他舅舅说,已经找到了工作,但是我们只是在电话里沟通,我还是想落实这件事。”

小浩工作的地方是他舅舅朋友的餐厅,平时住在餐厅的员工宿舍里,餐厅老板娘热情大方,这让何丹稍稍放下心来。

为了保护小浩的信息,这一次,何丹脱下了检察官制服,以小浩姐姐的身份与老板娘沟通,希望平时能多关照指点他。“法律对于未成年人的前科劣迹是保护的,除司法机关要了解相关的情况外,一般情况下对于其他人都是要保密的。”

小浩的变化也让何丹欣慰。“他告诉我现在在看书,之前打工的时候没目标,每天浑浑噩噩。以后他希望有自己的餐厅,有了这个目标后,小浩工作开始变得格外认真。”

“之后我也会继续和小浩联系,关心他的情况。但是不会太频繁,太频繁反而会打扰他的正常生活。”

最大目标是帮他们重回社会

“现在我们实行的是捕诉监防一体化,也就是在检察院这块,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阶段都是我一个人负责。”何丹是院里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专家。按照这种机制,从接手案件时,她能对未成年嫌犯有所了解,也能有针对性的进行帮扶。

除了帮忙找工作,对于有一些失足未成年人,何丹还会像家长一样,帮助他们回归校园。

“他们大部分是16到18周岁,理论上应该在学校里读书,有人也有很强烈的回到校园读书的意愿。他们这个年龄段应该有接受教育的机会,他们虽然曾经涉嫌犯罪,如果因此失去接受教育的机会,过早的进入社会,对他们自己不好,也可能会成为社会上不稳定的因素。”何丹表示。

何丹介绍,这个机制还包括社会调查等方面,她会向专门的机构申请做社会调查,对失足未成年人进行全方位的调查了解,再根据最后的报告来制定有针对性的具体帮教方案。“最大的目标是帮助他们重新回归社会。不论是就学就业,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们会专门给他制定一个连贯的帮教方式,其中还包括反复的和家长沟通。”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