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没丢身份证却被冒名开公司 湘潭男子莫名成“老赖”

来源:红网 作者:周凌如 编辑:马丽红 2019-05-19 11:34:44
时刻新闻
—分享—

没丢身份证却被冒名开公司

湘潭男子莫名成“老赖”,原来是有人用他的身份信息开烟酒行卖假酒侵权

身份证丢失或者出借,很可能会被冒用信息,然而,湘潭的张先生身份证一直在自己那里,依然遭遇了信息被盗用。

去年11月,他的微信钱包和银行卡先后被冻结,才发现自己成为“老赖”。今年3月报警才得知,7年前就有人用他的身份信息开了烟酒行,因为卖冒牌酒侵权被索赔,张先生背锅成了“老赖”,近日生活才重回正轨。

警方提醒,发现自己名下多了公司,立即找工商部门查询并注销,同时可报案。

2018年11月开始,湘潭男子张强(以下均为化名)遭遇了一连串怪事,先是微信钱包被冻结,之后,工资卡被冻结,生活变得极为不便。仔细一查,才知道自己成了“老赖”。

今年3月18日,张强到长沙雨花区报了警,经过公安机关侦查,他才知道:早在2012年,他的身份证信息就被一个名叫王浩的江西男子冒用,经营了一家烟酒商行。2017年,这个烟酒行还因卖假酒,被泸州老窖告了,法院判定烟酒行赔偿4.5万。公安机关介入后,王浩经传唤主动投案,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5月14日法院终结对张强的执行程序,他的生活重回正轨。

身份证除了照片其他信息都被冒用

去年11月8日,张强的微信支付的账号被冻结了。没多久,他的一张储蓄卡也被冻结,这张卡是他的工资卡。这给他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张强前往银行查证,发现自己的账号竟是被法院冻结的。张强继续前往法院打听,更蒙了。

“判决书显示我名下的烟酒商行卖冒牌酒,需要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赔偿4万余元,因为一直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对方申请冻结了我的账户余额。”张强奇怪,自己从没经营过烟酒商行。

他立刻前往工商部门查询。“工商部门就将冒充者当年使用的身份证复印件、租赁合同复印件提供给了我。”张强惊讶地发现,冒充者登记的是雨花区某烟酒行,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上面的照片不是他本人,是另外一个男子,但上面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身份证号都跟他本人身份证一致。

“我本人的身份证没有遗失过或者出借过。”发现问题后,张强在长沙报了警。

花100元买假身份证办好烟酒行手续

警方介入后,经过派出所传唤,江西男子王浩主动投案。

事情要从2012年说起,当时,王浩来长沙跟人合伙做生意,开了一家烟酒行。王浩担心自己是外地人在长沙办理工商登记证和烟草专卖证不容易,于是想自己伪造一个湖南人的身份。

很快,王浩通过路边小广告找了人,对方称100元就可以买一张假身份证。王浩拿着一张一寸照片来到长沙市中心医院门口,“对方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子,我把照片给她后,先交付了50元定金”。王浩称,该女子的效率很快,次日就通知他前去拿身份证。

“我知道是违法的,但是为了办理烟草专卖证也没有办法。”王浩从该女子手中拿过办好的假身份证,上面的照片是他本人,其他信息都是张强的。

2012年10月至2012年12月期间,王浩使用该假身份证,冒充张强为其经营的烟酒商行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等证件。

2016年,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发现该烟酒行正在销售侵犯其商标权的假酒,在固定其销售证据后,将其告上法庭。

2017年1月,该案在长沙开庭审理。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判决书显示,庭审当日,被告烟酒行经法院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最终,法院认定该案为侵害商标权纠纷,判决烟酒行赔偿泸州老窖45000元。该笔赔偿金则由经营者张强支付。

烟酒行一直没有进行赔偿,2018年10月,泸州老窖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之后,张强的微信、工资卡先后被冻结。

张强报案后,事情查清楚了。几天前,法院下达了执行裁定书,决定终结对他的执行程序,张强的生活回到了正轨。

提醒

发现被冒名开公司,立即联系工商部门

5月18日,记者在“天眼查”等APP上仍能查询到该烟酒行的信息,张强依旧是经营者。

被冒名开了烟酒商行,张强多年未察觉,直到出现侵权官司。对于这起官司,王浩其实是知情的。“2017年烟酒商行被他人起诉到法院,我们2016年就退股也退出经营了。”王浩没想到因为他使用的假身份证,最终让张强背了黑锅。

一旦发现自己名下有注册的公司,应立即到工商部门查询企业注册登记情况,可申请工商管理部门注销有关登记,与此同时在查询登记资料时发现他人有冒用或虚假的身份证明的,应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使用人的刑事责任。

潇湘晨报记者 周凌如 长沙报道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