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非故事·种子⑥|张立军:满足非洲人民对温饱的期望

来源:红网 作者:郭千千 编辑:肖拓 2019-06-24 22:47:28
时刻新闻
—分享—

QQ??20190617224712.jpg

5.jpg

张立军正在办公。

红网时刻记者 郭千千 长沙报道

难得回国一次,张立军很忙。忙着和家人团聚,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务。百忙之中采访到他,也是风风火火的态势,洪亮的声音让人能够感受到他骨子里的热情与真诚。作为袁氏马达加斯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立军一年有2/3的时间在位于非洲南部的马达加斯加岛上,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11年。

11年来,张立军欣喜地看到了湖南杂交水稻飘香马达加斯加,也见证了杂交水稻在非洲的本地化过程。他迎来送往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农业专家,在此期间,杂交水稻在马达加斯加生根发芽,结出了沉甸甸的稻穗。

初来乍到 困难重重

2007年8月,湖南省农科院凭借在杂交水稻技术方面世界领先的科技优势,获批承担“援马达加斯加杂交水稻示范中心”项目。同年10月,湖南第一批杂交水稻技术专家抵达马达加斯加,张立军便在其中。

4.jpg

当地政府把中国的杂交水稻列为最优先的发展领域,争取实现2024年的粮食自给目标

“刚到这里的时候,什么都不熟悉,又赶上当地的播种季,马上就要开始工作。”张立军说,最开始的一个多月,他和同事住在一间小平房里,没有床,睡觉就在地上放个海绵垫子,上面铺上床单。马达加斯加气候好,不会热或冷,但是老鼠、虫子、蚊子都很多。临时住地没有厕所、没有浴室,也没有电,晚上需要点蜡烛,喝水则用锈铁桶接雨水、用明矾澄清后,再装到干净桶里烧开喝。

“幸好有大使馆和当地农业部支持,才慢慢适应。”在一片“囧”境中,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及马达加斯加农业部给张立军等人提供了帮助。“农业部给我们派车派司机,大使馆则联系当地的企业,帮我们租房子、找车辆。”就这样,杂交水稻的第一批“开拓者”们,在马达加斯加扎下了根。

筛选!5颗被选中的“种子”

1.jpg

杂交水稻杆粗,抗倒伏能力强

生活的艰苦可以克服,让人发愁的是种植杂交水稻遇到的种种难题。

在中国,青蛙喜欢吃害虫,是人类的“好朋友”。而在马达加斯加,有一种青蛙喜欢吃秧苗,反而成了害虫。当地的变色龙喜欢在植物上攀爬,杂交水稻产量高,植株密,许多变色龙便在稻穗上爬行,造成大片水稻植株的倒伏,影响产量。马达加斯加的气候分为旱季和雨季,在雨季,水稻常常因为下暴雨而被淹掉。针对这些情况,专家们因地制宜调整方案,积极寻找解决办法。

“我们筛选出多个杂交水稻品种在马达加斯加进行比较试验,经过11年的试验示范和推广,成功选育审定了5个杂交水稻品种。”张立军介绍,这5个杂交水稻品种,表现出了高产、耐旱、耐淹、抗倒伏、优质等优良特性,并于今年4月首次实现杂交水稻规模化制种成功。

努力!用实力破解“魔稻”传言

“我们的工作中有一个对比环节,同样的两块田,相距50公分,一边种杂交水稻,一边种当地最好的水稻。”张立军告诉记者,一样的环境下,两块田同时播种,当地水稻成熟要160多天,杂交水稻只要120多天。同时,杂交水稻产量高,一穗有200至300多粒,当地水稻一穗才50至60粒。

巨大的差距在马达加斯加引起了广泛讨论,多半农民对杂交水稻表示认可和好奇,也有少数农民因为不理解,认为杂交水稻是“魔稻”。面对这种情况,张立军等人选择加大对杂交水稻的示范、讲解、宣传力度,在高产的事实面前,许多农民慢慢打消了疑虑。

3.jpg

授勋现场。

2010年,马达加斯加农业部部长代表马达加斯加政府向为马国农业作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农业援助专家授勋,授予张立军等人农业骑士勋章。“当时很开心,团队几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原来,在开始执行援外项目时,杂交水稻因为是“外来物种”,不能在马达加斯加的水稻主产区进行推广。经过几年观察,当地政府确定杂交水稻对当地品种没有危害后,才被允许推广。张立军等人被授予农业骑士勋章,证明杂交水稻在马达加斯加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也获得了当地政府的认可。

此后,杂交水稻在马达加斯加逐渐普及。现在,张立军和同事在马达加斯加的餐馆里也常常吃到杂交水稻。“杂交水稻的口感比当地水稻要好一些,餐馆里也卖得贵一点。”有一次,一家餐馆的老板看到张立军是中国人,还竖起大拇指朝他说,“杂交水稻,好”。

坚持!满足人民对温饱的期望

2.jpg

马达加斯加是非洲杂交水稻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的国家

目前,马达加斯加是非洲杂交水稻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的国家,当地已有接近2万公顷田地种植杂交水稻,年增产稻谷6万吨,平均单产比当地品种高出1倍以上。

张立军此次回国,是专程参加首届中非经贸博览会。短暂停留一个月后,他又将赶赴马达加斯加,继续杂交水稻推广工作。今年4月,我国在非洲首次成功实现杂交水稻规模化制种,这批种子将于7月在马达加斯加播种。

“10多年来,杂交水稻在非洲推广面积不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杂交水稻不能留种,种子需要购买。”张立军表示,成功实现杂交水稻在非洲规模化制种后,种子的成本将降低很多。

“在国人对粮食已经没有感觉的时候,马达加斯加大部分的居民能够吃饱饭已经很幸福了。”在杂交水稻国际合作中工作了20多年,张立军去过很多不发达国家,那里的人民对粮食有着极大需求,对温饱则充满着期望。张立军觉得,能用自己的技术和汗水来满足这些期望,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一辈子能够在杂交水稻的领域,和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一起同甘共苦做事,是很有价值的,这比赚钱更有意义。”采访的最后,张立军笑着说。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