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沙望城星城派出所:让每一个日子都能幸福平安

来源:红网 作者:郭薇灿 肖依诺 覃亚林 编辑:王津 2019-09-12 22:40:14
时刻新闻
—分享—

未标题-15.jpg

星城派出所部分民警、辅警。

红网时刻记者 郭薇灿 实习生 肖依诺 通讯员 覃亚林 长沙报道

在湖南长沙,雷锋的家乡望城,有这样一个派出所,他们将“雷锋精神”和新时代“枫桥经验”有机结合在一起,以身体力行做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凝聚成了独特的“星城派出所”力量。

他们中间,有坚持6年实行“早点名”制度的所长钟兴伟;有风雨无阻,每天用脚步丈量辖区平安的祥叔;有扎根司法矛盾纠纷调解室的老冯......

他们,只是星城派出所里全体民警的缩影,尽管故事很平凡,却深得老百姓的心。他们的梦想很简单,就是身着这蔚蓝色的警服,以青春的名义,定格人生的视野,让每一个生命、每一个日子都能幸福平安。

派出所成立以来,先后荣获全国一级公安派出所、全国公安机关执法示范单位、全省依法办事示范窗口等荣誉称号。2014年5月7日,时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来所视察工作,并确定星城派出所为公安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所长钟兴伟为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联系民警。

未标题-17.jpg

民警陈伏祥在学生上下学期间进行护学。

用脚步丈量平安的祥叔

“祥叔,你来了!”街边的居民们有如看到自己的亲人,个个笑着招手。

今年53岁的陈伏祥,2003年1月从部队转业到长沙市公安局望城分局,开启了社区民警生涯。13年来,他每天都会用步行的方式在管辖区域进行检查,88家宾馆、9家网吧、15家KTV、7个幼儿园……这些数据,对他而言如数家珍。随行的年轻民警们都看在眼里:“祥叔巡逻只走路,风雨无阻,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开车。他说:“走路可以边走边看,看到哪里有问题,就随时提醒,也可以和居民拉拉家常,掌握情况。”为了处理好每一件琐碎又重要的百姓之事,陈伏祥说:“我不善言辞,但面对群众,要多讲心里话,多讲实在话,多讲公道话。”话说多了,有时一起纠纷解决完,陈伏祥的嗓子已经哑到让同事听不清楚。

辖区的东马重建地是望城最大的重建地,共有80栋房子,人员聚集,刚建起来的时候,盗窃案频发,重建地的安全防范一直是社区民警陈伏祥的“心病”,人多、房子多、隐患也多。为了治好这一“心病”,老陈想了很多法子,他充分调动辖区退休的老党员、治安积极分子的积极性,成立了一支义务巡防队伍,每天晚上八点在重建地内巡逻,周边群众纷纷表示安全了许多。

唐某,是陈伏祥“一对一”管理帮教人员,也是星城派出所成功督促戒毒的典例之一。2006年时,他因为寻求玩乐接触了K粉,年底被派出所拘留,开始了漫长的社区戒毒之旅。期间,负责他的“祥叔”对其非常严格,从劝诫监督,到看着他一路走上正轨、家庭美满。13年里,为了防止复吸,唐某每个月都要按时去派出所进行尿检,陈伏祥也隔三岔五去他家中走访,问问近况,拉拉家常。唐某说,在他这里,陈伏祥早已从监督者变成了老朋友,“这也是一段长长的缘分,不然我也不会遇上祥叔这个‘冤家’啦!”

“有困难,找祥叔”已经成为社区群众、街道干部不言而喻的“秘密”。社区老百姓评价,陈伏祥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群众信得过他,把他当家里人,许多疑难纠纷,只要他一到场,很快就平息了。而用他自己的话说,“群众认可你,什么话都好说。”如今虽然年龄大了,身体没以前好,但步巡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只是左手腕上多了一块测心率的手表。

未标题-16.jpg

星城派出所“警民之家”,用于接待来所办事的老百姓们。

民警老冯的调解经

司法矛盾纠纷调解室,是星城派出所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有效实现司法调解与公安行政调解无缝对接的典型范本。自2014年成立以来,已成为该所的一块金字招牌,而民警冯建明更是调解室里的头号名牌。

今年7月,星城派出所司法矛盾调解室接到市民王先生的求助。三个月前,其驾驶的车辆与他人车辆发生刮擦,双方下车发生口角,引起肢体冲突。当时,王先生身体未有明显伤痕,在交警对事故进行定责后,并未报警处理。但随后几天,王先生感到左手疼痛,且很大地影响到了工作,于是他联系对方,申请第三方进行调解,但多次调解无果。

7月12日上午,王先生在朋友介绍下来到了星城派出所司法矛盾调解室申请调解。“调解要有条不紊,掌握节奏。”冯建明分别向两方了解情况后,先用公安身份立威,告知双方行为已经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现场对错误行为进行了教育。再自然地切换为调解身份,把话说到当事人的心里,兼顾情理、顺水推舟。只用了两三个小时,就让双方相互道歉,握手言和:事故产生的医疗费用由各自承担,王先生将得到误工、营养等赔偿费用。

“调处任何一起矛盾纠纷,首先要用真心去和当事人交流,换取当事人的信任,然后再做到公平公正,只有这样才能成功。”说起自己的调解心得,冯建明这样认为。因此,每一起纠纷他都做到认真对待,并通过对当事人细心沟通,了解事件的细微处,把握纠纷的关键点,灵活运用法律、法规政策,于情、于理、于法做调解工作,在一件接着一件的矛盾化解过程中,赢得了广大群众的广泛赞誉。

今年2月2日,星城派出所接到警情,某项目工地上有人阻工闹事。民警立即赶赴现场了解到,项目方与农民工之间因劳务工资产生纠纷,矛盾一触即发。通过民警冯建明、司法调解员严克强、司法书记员邓媚的反复工作与多方沟通后,历时近20余小时的调解,项目方当场将工资发放到每一位民工的手上。

星城派出所辖区内的工地密度远超长沙城区。农民工多,民警要处理的劳资纠纷也就不少。尤其在年关岁末,民工讨要工资纠纷频发,为了让民工回家过个好年,冯建明带着调解员严克强与书记员邓媚废寝忘食、不分昼夜,成功帮助106名民工讨要工资近一百万元。

“谢谢冯嗲,有时间来我家吃饭!”看着民工兄弟憨厚的笑容和竖起的大拇指,冯建明明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他们不知道,冯建明曾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2015年12月,他被检查出患有癌症。“一腔热血被猛地浇熄了,很不甘心,我还有很多事想做,所以一定要战胜病魔。”无尽的手术、吃药、化疗……庆幸在2018年8月,冯建明康复归来。但他到所的第一件事就是主动请缨从事调解工作。自他接手以来,司法驻所矛盾调解室成功率达98%以上。

把每件小事做到极致

星城派出所现有民警14人,辅警38人。每天上午9点。只要没请假或出差,无论职务高低,所有民警都必须到所“早点名”,否则必罚。

这项制度,与派出所辖区警情有关。派出所的辖区地处城乡结合部,有“三多”:工地多、小区多、外来人口多,治安状况复杂。为避免在大量的警务中出现遗漏,2013年起,派出所首创“早点名”制度。

如今,这个制度已经坚持了6年。早会很简练,时间15分钟。一是工作交接,前一天值班的民警向接班同事交代工作;二是每个人汇报自己前一天的工作完成情况,以及新一天的工作部署;三是思想工作,增强团队凝聚力。

一开始有人不理解,“随时有可能出警,怎么能在固定的时间把大家集中在一个地方开会呢?”但钟兴伟认为,正因为辖区警情复杂,民警经受的考验比一般派出所要多,为了严肃纪律,早点名的制度相当重要。“民警每天做了什么,做得怎么样,派出所领导都要了如指掌,这样民警就会严格要求自己。”钟兴伟说,虽然辖区情况复杂,但这么多年来,派出所所有事务都做到了100%的完结率,他们从未接到过群众投诉,更没有警员违规违例事件发生。

不仅如此,传承雷锋精神,把小事做到极致,也成了派出所成员共同的座右铭。

2018年6月6日,民警马晓毅正在派出所值班,接到一起报警称,有位老人在铁路桥下躺了好几天。他立即赶往现场,铁路桥旁是在建工地,因为雨水冲刷导致路面泥泞不堪,一位80多岁的老人蜷缩着,穿着单薄,嘴唇泛白,身体直打冷颤。民警试图和老人交流,但虚弱的老人无法回应,马晓毅赶紧到铁路桥附近的商店里买了粥、水等食物,让老人恢复一些体力。“我来背您吧!”随后,马晓毅小心翼翼地将老人背在身上,刚没走几步,一双鞋就陷入了泥泞里,拔也拔不出来。他果断脱了鞋,赤着脚缓慢前行。短短300多米的路程,马晓毅花了十多分钟,才将老人顺利送到警车上。

经民警多方打听,最终,他们将迷路的老人送回了家人身边。原来,老人有轻微的老年痴呆,马晓毅临走前还不忘对其家人进行嘱咐,“不要让老人经历蚀骨的孤寂,让老人能够安享晚年。”

在2016年寒冬,一个风雨交加的凌晨。陈伏祥正在所里值班,接到了一起求助电话:某个公交车站调度室里来了一个老人,浑身湿透、腿脚不便,赖着不愿意走。陈伏祥急忙赶到,看老人瑟缩个不停,他立马脱下制服裹住对方。老人委屈地诉说,自己之前被公交车撞了,想来找负责人赔偿,所以大晚上冒着雨一瘸一拐地来到了这里。经过耐心安抚,老人终于平静下来,陈伏祥将老人安顿在了附近的宾馆,第二天老人离开时,他悄悄地往老人的衣袋里放了200元钱。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