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最美奋斗者丨张孝骞:“协和”泰斗,“湘雅”轩辕

来源:红网 作者: 姜心玥 编辑:徐丹 2019-10-10 19:47:22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70年风雨兼程,70年沧桑巨变,回首新中国的非凡历程,无数奋斗者兢兢业业,立足平凡岗位,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社会和谐、人民幸福贡献着自己的力量。9月25日,全国“最美奋斗者”名单出炉,湖南16个名字闪耀其中,他们是时代风云的见证者,祖国发展的开创者、建设者,也是湖南人民的骄傲、潇湘大地的荣光。即日起,红网特别推出“最美奋斗者”系列报道,展现不同岁月里,三湘儿女埋头苦干、锐意进取的追梦身影。

红网时刻记者 姜心玥 整理报道

“我们诊治病人就要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态度,一定要认真仔细,避免误诊漏诊延误病情。病人以性命相托,我们怎能不诚惶诚恐?”这是张孝骞对待病人的态度,他把这种态度传授给他的学生,书写在医学界里,镌刻进人们心中。

2019年9月25日,张孝骞被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在他逝世后的32年里,从来没有被人忘记。

截短的听诊器,泛黄的“小本本”

在北京协和医院有一个被截短的听诊器。

由于听诊器的管子比通常的听诊器短半截,张孝骞总是得弯着腰听,几乎要趴在病人身上。张孝骞说:“我耳朵不好了,短点才能听得清楚些。”原来,那是耄耋之年的张孝骞为了听诊的准确性而自制的。

张孝骞一生并没有留下鸿篇巨制,但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倒是积累了很多。巴掌大小的笔记本,几十册,整齐地码在协和医院院史馆一张老木桌上,里头密密麻麻地记满了病人的姓名、年龄、病案号、病情、初步诊断等,纸张已然泛黄。对疾病个体性的认识,使张孝骞格外重视临床第一手资料,于是他养成坚持用“小本本”记录疑难病例的习惯,总数达56本。即使他到晚年,在右眼出现视网膜色素变性、左眼患白内障的情况下,为了能记录他的“小本本”,对患者负责,他每次查房时都要通过扩瞳提升视力。

张孝骞的学生鲁重美在《难忘一事——回忆我的导师张孝骞教授》中回忆到:整理张老的遗物时,我又见到了那些我所熟悉的小本本,那是张老亲手记下的一些复杂、疑难病例,多附有随访结果及有关文献的出处……新旧卡片参差码放,泛黄的、褪色的、毛边的旧卡片是老人早年从医生涯的艰辛写照,而更多的新卡片却展示了老人永不满足、不断向医学领域冲刺的不倦精神。只有科学的天平才能平衡——一头是不起眼的小本本和几盒外表破旧不堪的文献卡片,一头是协和泰斗、医学巨匠。

全面了解症状,无止境的学习

“在患者面前,我们永远是个小学生。”对患者的态度,张孝骞的座右铭是“戒,慎,恐,惧”,这是他将心比心的思考,也是60余年从医的经验之谈。

“每一个病例都是一个研究课题”,这是张孝骞的一句名言。他严细成风,善于用科学的态度对待每一个病例,精琢细磨,反复推敲,博览群书,精深钻研,然后才提出诊断意见。

20世纪60年代中期,马寅初夫人来协和医院就诊。她有一个奇怪的症状:得了感冒就发生休克,在这之前,她曾到别的医院求诊,经麝香草酚浊度试验,结果是高度不正常,因而被诊断为肝炎。张孝骞检查后,怀疑不是肝炎。

早在30年代,张孝骞就曾抢救过马夫人,她当时因为难产引起大出血。张孝骞把30年前的这段历史与这次的症状联系起来,诊断为席汉综合征。30年前临产大出血,引起脑垂体坏死导致脑垂体功能减退,造成甲状腺、肾上腺等内分泌不足和反应激应的缺陷,故病人受到紧急感染时就会发生休克。她的血清麝香草酚浊度试验所表现出的不正常,正是甲状腺功能减退、血脂质增加的结果,于是,张孝骞给了她替代治疗——服用甲状腺片和肾上腺皮质激素,病情很快好转。

张孝骞之所以能纠正误诊,除了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医学知识以外,无一不是从病人的实际出发,全面、历史地了解病人的症状和体征,他主张的学习,不是埋头读书,他告诫学生,不要做“看书的郎中”,而是要去观察患者病情的变化,注重临床细节问题的发现和解决。

“协和”泰斗,“湘雅”轩辕

张孝骞,1897年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在校期间,他特别重视数理化和外语的学习,希望以后能考上工业学校,实现工业救国的理想。可他的祖父说:“疾病也是一种灾祸啊。所谓贫病交加,生灵涂炭,才真是百姓的绝境。”这一席话,让他选择了从医,并以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进湘雅医学院第一班学习。

卢沟桥事变后,张孝骞不愿待在沦陷区给日本伤兵看病,毅然放弃协和医学院优厚舒适的条件,全家轻装南下,回到长沙,回到湘雅医学院。好景不长,1937年11月24日,长沙城遭敌机轰炸。接着,南京陷落,武汉告急。为了保存这所已具规模、历史悠久的医学院,张孝骞率领全院师生,携带必要的仪器设备、图书,长途跋涉,迁到贵阳继续办学。直到1945年,湘雅人员才分批先后回到长沙。

张孝骞不仅在促进湘雅发展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是协和的泰斗。1948年,张孝骞辞去湘雅医学院院长职务,绕道上海、天津,回到了北京协和医学院,积极投入复校与开诊工作。他从美国请回张学德等内科专家,并把内科分成消化、心肾、传染、血液、呼吸等专业组,促成了内科学分支学科的专业化,开始了全面的科研工作。

早年,张孝骞曾多次游学美国,做出了引起全美医学界关注的成果,但他都婉拒了“留下来”的邀请。怀着抱国之志,医者之心,成就了一代医学泰斗。

2017年12月28日,协和医院召开了纪念张孝骞诞辰120周年大会,张孝骞已然成为了精神符号,被世人铭记,激励和鞭策着当代医学人。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湖南频道首页